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9月退休後,最近再次在海外公開談自己後悔創立阿里巴巴。外界分析,從「別讓李嘉誠跑了」到「別讓潘石屹跑了」,近年來中共控制下的陸媒,時不時發出令企業家們心驚膽顫的喧囂。而中共死保公有制的最新誓言,加上近年「國進民退」的種種異動,不禁令人聯想起60年前在公私合營運動中,從上海高樓上跳下的老闆們——如何平安落地,是老闆們最深沉的思慮。

阿里20周年年會上,馬雲以龐克造型大唱搖滾,令人瞠目。(AFP)
阿里20周年年會上,馬雲以龐克造型大唱搖滾,令人瞠目。(AFP)

馬雲再談後悔創阿里巴巴 或事出有因

11月8日,馬雲在烏克蘭基輔國際經濟論壇上表示,如果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會儘量不把公司做這麼大。阿里增長太快了,他曾想停一停,但發現根本停不下來。馬雲說,自己還是個小人物時,想當了大老闆之後抽抽雪茄、看看電影。當把公司搞大了,自己卻更忙了,還要處理更多問題。所以還是享受小公司的時候。

他說,自己確實後悔過,本該好好享受生活的,但這就是生活。很多人只是不願意承認,每個人都試著去說別人願意聽的東西,但是作為企業家,如果你想當一名顧問導師,請告訴他們生活真相,生活不易。

這是馬雲今年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董事長後,又一次提到後悔創立了阿里巴巴。

在2016年第二十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當主持人問馬雲「人生最大的錯誤是甚麼」時,馬雲說,「你想聽實話嗎,我人生中最大的錯誤是創立了阿里巴巴!」今年9月10日,馬雲55歲生日,也是阿里集團成立20周年,馬雲含淚辭去阿里巴巴董事長職務。

馬雲當時在會上回應,他辭去阿里巴巴董事長,不是「心血來潮,更不是迫於壓力」。但外界質疑在當前「國進民退」、私企老闆頻頻出事的多事之秋,馬雲提前卸任的內幕並不簡單。

如明天系老總肖建華,2017年1月被中共官方帶回大陸後,一直渺無音信。海航董事長王健2018年7月到法國度假時離奇墜亡。王健持有的14.98%股份,全部「捐贈」給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

安邦集團前董事長吳小暉,2018年5月因集資詐騙、利用職務侵佔罪被判處8年徒刑,隨後被沒收857億元人民幣的財產。

除馬雲外,最近還有多名著名民營企業家也紛紛辭去重要職務,包括百度公司創始人李彥宏、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馬化騰。短短數月,中國最有前景、盈利增速最快的四家民營企業老總卸去重要職位,無疑傳遞出「私營企業退場」的氣氛。

潘石屹追隨李嘉誠 清倉中國資產跑路

在中國大陸相當活躍的地產大亨潘石屹,似乎正在清倉中國資產,外界猜測他或許將成為下一個李嘉誠。他的SOHO中國正考慮以80億美元出售國內的辦公大樓,據SOHO中國半年報顯示,目前SOHO中國的非流動資產一共才636.6億港元(約81億美元)。也就是說,如果這80億美元的交易全都順利完成,SOHO 中國將完全清空大陸自持的商辦資產。

潘石屹似乎緊跟有「超人」之稱的香港首富李嘉誠,自從2013年李嘉誠出售了上海的東方匯經中心後,潘石屹就開始了清倉中國資產的步伐。據不完全統計,從2012年開始,SOHO中國出售地產累計金額已經超過了300億元。

2015年9月黨媒新華社微信公號轉載〈別讓李嘉誠跑了〉一文,曾引起軒然大波。儘管目前只有一些大陸財經媒體在談論「別讓潘石屹跑了」,但潘石屹家族應該已在海外鋪好了出路。

據陸媒報道,從2011年開始,潘石屹、張欣夫婦就曾通過家族信託投資了大量海外資產,其收購的固定資產包括了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旁的港務局長途巴士站辦公大樓、曼哈頓公園大道廣場49%的股權,以及聯合巴西財團收購美國通用汽車大廈40%的股權。

2017年8月潘石屹在回應將他和李嘉誠、王健林三個人並列跑路的傳言時,曾否認要「跑路」。不過,遊走在權力刀鋒上的中國企業家們,很多時候是言不由衷。

例如,李嘉誠2013年也曾表明不會公司遷冊,但他的長和系仍於2015年1月遷冊開曼群島,自此不再受香港或中共法令的干預,而是接受英國法律的保護。2011年以來,李嘉誠拋售大陸和香港資產,套現3,000億港元,將資金轉投英國、澳洲等法制完善的民主國家。

無論誰喊「別讓他跑了」,李嘉誠、潘石屹,或其他大大小小的民企老闆們,能跑的,都在跑。

不跑的下場:「新公私合營」國進民退

剛剛結束的中共四中全會決定「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這種表態意味著,令中國民營企業家們人人自危的「國進民退」,再次得到中共背書。收割民企財富的「國進民退」,或者說「公私合營」,早已被歷史證明了是中國企業家們的不歸路。

中國著名律師陳有西2013年11月演講時說,民營企業家都在通往監獄的路上,可謂一語中的。但歷史和現實,其實更殘酷。

1952年私有經濟在國民收入中佔比高達80%,私營企業成為中共收割的對象。歷史如今又在重演。今天民營經濟佔GDP比重超過60%,中共在內、外交困的壓力下,開始推動「國進民退」,為政府、國企和權貴們補充資金和財富。

2019年9月,中共杭州市政府決定「抽調100名機關幹部,進駐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第一批100家重點企業擔任政府事務代表。」消息一出,中國企業家人心惶惶。儘管中共辯解說,政府代表不會干預民企,但類似的言語,60 多年前跳樓的那些上海工商老闆們,也曾聽當時的公方代表們說過。

事實上,中共數年前已經在大力推動黨代表進駐民企。政府或黨代表們進駐民企,摸清底細後,「公私合營」的大收割開始逼近。

跑不掉如何平安落地:馬雲的答案是交出公司

如何平安落地,一直是中共治下的民營企業家們最大的心病。即使是創造了商界奇蹟的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也不例外。

阿里創造出數千億美元的財富,其產品服務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方式,但卻改變不了馬雲面臨的、中國民企老闆逃不掉的選擇題:要錢,還是要命。

2018年10月,阿里巴巴證實馬雲放棄了阿里經營實體(VIE)所有權。

阿里集團和中共黨媒當月都表示,此舉意在減少關鍵人員風險,提高VIE實體股權的穩定性。所謂關鍵人員風險或VIE穩定性,意思是說,如果馬雲出了事,阿里巴巴可能會垮掉,所以馬雲必須把阿里交出來。

這種解釋,暗含殺機,細思極恐。因為馬雲的確是在海航前董事長王健死後,向美國證交所提出要放棄阿里VIE所有權。

2018年7月3日王健在法國離奇墜亡,當年4月他曾主動接受《中國經濟周刊》專訪,公開透露「有人要搶走海航」。

2018年7月27日,阿里巴巴向美國證交會(SEC)提交20-F年報披露,要將阿里VIE股權從馬雲和謝世煌手中,向合夥人形式轉移。簡單點說,VIE結構是中企在海外成立離岸公司、在美國或香港上市,讓離岸公司通過各種協議來間接控制大陸經營實體,中國經營實體就是海外上市公司的VIE實體。

嚴格地說,馬雲必須掌握「境外上市股權+境內經營實體(VIE)所有權」,他的財富才是完整的。

因為VIE目前仍不被中共承認。若中共當局,甚至任何地方政府或法院宣佈VIE非法,馬雲手中數百億美元的阿里股票就會變成廢紙。

而VIE股權至少可以在名義上,保障股東對大陸經營實體的所有權。

所以,馬雲放棄VIE所有權,雖看似並未直接損失上市股份,但的確相當於交出了阿里巴巴。

如何才能平安落地,馬雲的答案是,交出阿里。

老闆們如何「跑路」的選項:是學馬雲 還是李嘉誠

近年來,多家民企巨頭遭當局整肅,明天系、安邦保險、華信能源等民企被中共「接管」。《2017企業家刑事風險分析報告》顯示,2017年被定罪的中國企業家中,民營企業家約佔九成(86.6%)。

風聲鶴唳之下,民營企業家們加快了向海外移民和轉移資產的步伐。不過,很快中共就開始收緊外匯,民企甚至外企連正常經營、利潤匯出都受限,老闆們想跑已經來不及。

像李嘉誠、潘石屹這樣有先見之明的行動派畢竟是少數,更多的老闆們既然跑不掉,就不得不面臨這個極其嚴峻的問題——如何平安落地。

馬雲,這個被無數創業者視為學習楷模的華人首富,就成為觀測中國民企老闆們在中共統治下的真實境遇的風向標。

2017年1月,馬雲到紐約會晤當選總統特朗普,承諾未來五年為美國創造100萬個職位。2018年4月,馬雲威脅說,若中美貿易關係惡化,「那100萬個就業崗位也就沒有了。」

在貿易戰中為中共衝鋒陷陣,只是馬雲向黨主動靠攏的表現之一。為了阿里巴巴,馬雲做了許多,試圖獲得黨的認可。

2010年,他表態「如果國家需要,我隨時可以將支付寶無償獻給國家」。2014年,他說「阿里巴巴應該把自己定位成為一個國家企業」。馬雲曾多次去中共「革命聖地」延安,並稱是在延安做出了「非常了不起和成功的決定」。建立淘寶。

不過,即使馬雲如此高調地向黨表忠心,也未獲中共認可。或者說,無論民企老闆們如何表態,也不會改變在中共眼中的定位,那就是砧板上的魚肉,權貴們圍獵的羔羊。

聰明如馬雲,自然不會不清楚,交出VIE、退休卸任,不一定能從中共權貴們的貪慾和黑手中逃脫。

平民出身的他,如何才能在權貴們群狼環伺的中共統治下,搏出一條生路?

馬雲似乎用行動給出了答案。今年9月中,在阿里20周年年會上,馬雲以龐克造型大唱搖滾,令人瞠目結舌。10月底,馬雲挑戰美國拳王梅威瑟(Floyd Mayweather),放言說「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不服來戰!」。

大陸網絡和媒體稱馬雲有錢任性,放飛自我,但不約而同地迴避了一些事:看似放浪不羈愛自由的馬雲,為何沒有像自己家人那樣,去海外享受真正的自由;為阿里嘔心瀝血拚搏二十年的馬雲,如今為何寧願碰拳王,都不再去碰奮鬥一生的事業。

馬雲在昔日的一些表態中,已道出了自己的處境和結局。

馬雲2013年在接受採訪時說已預知自己的結局,並直言「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事實也是。歷史也是。」

馬雲在退休時曾承諾說,「阿里從來不只屬於馬雲,但馬雲會永遠屬於阿里。」這句話,相信是馬雲的心聲,因為阿里已成為馬雲脖子上的枷鎖。

馬雲可以將資產、家人安置在海外,但他自己卻跑不了。為了家人、財富和一生的事業,馬雲只能成為人質,逃不出中共的手掌心。馬雲有錢,但不能任性,更沒有自由。

馬雲如此,潘石屹也是如此,中國許許多多的成功的企業家們,都是此種處境。

既然不是率性而為,那馬雲這些出格之舉就不一定是其真性情,更可能是在倣傚明朝的唐伯虎,放浪形骸以避禍。

如果身為中國首富的馬雲,都不得不如此委曲求全,那其他大大小小的老闆們,如何才能求得平安?

60多年前,在中國經濟中心上海,每天都有許多工商老闆趁人不備,偷偷登上樓頂,跳樓輕生。時任上海市長陳毅曾天天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實際上他是在問又有多少商人跳樓,言語中對生命的冷漠輕賤,令人不寒而慄。如今中共雖然已經搖身一變本身成了大資本家,但對民營企業的冷漠輕賤一如往昔。

其實中國企業家們並不乏出路,可以學習李嘉誠的勇氣,壯士斷腕,資產能逃則逃,至少人可以先移民,先保住人身自由。但最好的出路,可能還是學習紅頂商人榮毅仁。認清了中共本質的榮毅仁,曾三次要求退黨。

人人都認清中共,脫離中共組織,中共自然就會解體。解除了禍根,此心安處即是吾鄉,中國企業家們就再不用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