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11月11日)的全民「三罷」行動,其中一個主戰場,是高等院校。包括理工大學、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都有防暴警察進入校園範圍,其中在理大及中大,防暴警更在校園內發射催淚彈及追捕抗爭者。教育界人士批評做法罕見,認為警方改變以往政策,欲藉此達到震懾效果。

最先有警員攻入的是香港理工大學(理大)。早上7時多,有抗爭者在紅磡一帶堵路,亦有人在校外紅磡橋往橋下擲椅子作路障。理大校園內有學生和抗爭者聚集,有人在牆上塗鴉,並架設路障和焚燒雜物,之後有防暴警員進入理大校園範圍內,拘捕至少一名抗爭者,並施放催淚彈及布袋彈,抗爭者和學生一度四散,其後防暴警員退回到紅磡站天橋位置。

理大編委表示,校董會學生代表李傲然曾在李嘉誠樓外嘗試與警員理論,其間警員情緒激動,指理大校園為「刑事現場」,並說「現場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不是私人地方」。

到11時,警方再在校外紅磡橋佈防,並再次向校園施放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有人中彈受傷,數人被捕。

理大學生會發聲明,譴責警方破壞校園安寧,並表示警員在行動期間多次指罵學生為「曱由」,其行為及言語極具挑釁性,並且在衝入校園範圍後使用警棍毆打人群。理大學生會強烈譴責警方施以過度暴力滋擾校園範圍,亦對警方無理進入本港各院校私人範圍表示極度憤怒。

校方則表示,早上7時許,懷疑因有人在紅隧堵路,防暴警阻截而追入理大校園,其後已撤離理大校園,校方會向有關方面了解情況。校方表示極度關注事件,並對抗爭者搗亂校園感到遺憾。鑒於交通及校園的情況,及為確保校園師生安全,決定全日停課。

香港大學(港大)亦不能倖免,早上9時多,一批防暴警察進入港大校園範圍,並往黃克競樓方向推進,期間一度向黃克競樓平台舉槍。到11時,再有防暴警察到校外欲進入校園,最終未能成功入內。

而衝突最激烈的是香港中文大學(中大),早上7時多,中大有人群聚集,有抗爭者在中大「二號橋」設置及燃燒路障,並把雜物拋下至吐露港公路上,防暴警察隨即進入「二號橋」,與校內抗爭者對峙,並表示校內人士涉嫌參與非法集結,要求他們立即散去,其後警方發射橡膠子彈及海棉彈,期間一名學生被射中。

至下午1時,警方再發射多發催淚彈、投擲式催淚彈和橡膠子彈,抗爭者以汽油彈還擊。到下午近3時,警方再施放一輪催淚彈後,隨即攻入校園展開追捕,拘捕至少4名抗爭者,抗爭者燃燒雜物作防線。中大宣佈是日停課,而包括上述三間大學在內,全日至少共12間大專院校宣佈停課。

警方進入大學校園執法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警方下午發聲明,指早上有暴徒於紅隧出入口設路障癱瘓交通,警員欲阻止時,暴徒經天橋走進理大逃避,警員在天橋進行拘捕時,有暴徒向天橋投擲汽油彈及雜物,警方為保障在場被捕者和警員安全,一度短暫進入理大範圍,其後離開。

對於警員向中大校園施放催淚彈,警方表示,早上大批暴徒在一天橋聚集,並向橋下車輛投擲雜物,威脅駕駛者安全,警員其後走上天橋以最低武力驅散。警方稱,大批暴徒走進院校逃避,故警員追捕。

教協副會長兼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指,警方同日一次進入多間大學,過往從未發生,質疑警方政策有變。

葉建源說:過去我們的警察,第一,應該尊重大學的自主,大學的範圍由大學管理。他們(警方)進入的時候,必須有非常特殊的理由,和得到大學校方的同意才進行,但這次似乎忘了,而且大量施放催淚彈,這似乎是為了震懾的目的。但我們知道現在大家都不信任政府,亦不信任警察,在這個情況用一個震懾的方式,我相信可能會適得其反。

是日亦有多間學校受催淚彈影響,有催淚煙湧入幼稚園,更有小學撿到催淚彈殼。葉建源曾向教育局提出停課,但教育局下午回應,表示學校運作大致正常,審視相關情況後,認為毋須停課,葉建源對此表示失望。#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