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德國科爾伯基金會的邀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月8日在柏林紀念柏林牆倒塌三十周年的紀念活動上發表講話,期間多次談到與中國相關的話題。他在講話中警告,在東歐和蘇聯共產主義解體30年後,中共建立的「新的威權主義」已經成為自由世界的大敵。以下是他在演講中關於中國部份的摘譯。

關於中共「新威權主義」

蓬佩奧表示:「中國共產黨正在形成一種新的威權主義願景,一種世界很久沒有見過的威權。中共使用各種手段和方法壓迫本國人民。這些手段和前東德的壓制可怕地相似。中國人民解放軍侵蝕中國鄰國的主權,中共剝奪那些譴責中國黑暗人權紀錄的批評人士的旅行權,甚至包括一些德國議員。中共還騷擾新疆那些只希望前往國外避難的穆斯林家庭。我們,我們在座所有的人,都有一種責任。我們必須承認,自由國家在和不自由的國家進行著一場價值觀的競爭。」

蓬佩奧隨後也提到:「中共、中共兼併的敏感信息公司以及中國公司正在試圖建立的全球下一個網絡(5G),正在對世界構成風險。」他還說,華為不值得信任,因為華為受中共的權力支配。

中美是否發生「新冷戰」

演講主持人在蓬佩奧演講後的第一個問題就問及了中共的問題,主持人先半開玩笑的對德國向中國輸出了「馬克思主義」表達歉意,隨後問蓬佩奧,鑑於中美之間戰略和意識形態上的對立,在標誌著東歐和蘇聯共產主義崩潰的柏林牆倒塌事件30周年之際,中美之間的對抗是否是21世紀的新冷戰。

蓬佩奧回答說,他不想以冷戰這種說法刻畫美國和中國的衝突。他說,中國人民是具有創造性、聰明、有能力的人民。美國同中國的衝突,是與中共的衝突,不是美國與中國的衝突。這是一場中共及其威權主義與全世界熱愛和平的各國人民之間的挑戰。

他提到了中共利用技術對本國人民的監控,也特別提到了中共向外輸出技術所帶來的挑戰:「讓我們想想網絡的問題,想想誰將主導下一個10年網絡連接的規則,你們會允許蘇聯控制你們的基礎設施,你們的通訊網絡嗎?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他補充說,西方社會應該協力對抗任何不但威脅他們的國民也威脅世界的政權。

香港人會找到前進道路

關於香港問題,有現場提問說,香港抗議者是否應該見好就和平收場,還是繼續抗爭?對此,蓬佩奧說,這取決於香港的人文精神和香港人民。我們已經向北京高層非常清楚地表明,期待中共政府信守承諾——它已經向那個地區的人民保證,將堅持允許差別存在的基本制度,即一國兩制。美國敦促中共政府信守他們作出的承諾。這是他們向自己人民所作的承諾。香港人民將作出他們的抉擇,將會找到前進的道路。他也表示,希望港人堅持和平非暴力,所有熱愛自由的人都會支持他們,希望他們獲得所期待的結果。

蓬佩奧稍早也談及了東德人民堅持不懈的對抗東德共產政權及其秘密警察的經歷,並談及了信仰在對抗共產極權中發揮的作用。他提到柏林牆的倒塌雖然突然,但並非一日之功,這是全世界渴望自由的人民共同推動下的結果,其中包括「在天安門廣場上追求自由的學生所展現出的勇氣」。

蓬佩奧在演講中也強調,人們深深的知道,「一個害怕自己人民的系統是不能持久的,我今天全身心的相信這一點」。他表示無論當時在兩德邊境的中尉(按:蓬佩奧本人),還是美國總統或者德國的總理,在柏林牆真的倒塌之前都沒有看到這一刻的到來。對那些相信極權政府能永遠持續的人這是一個教訓,它們終將垮下來。

今年11月9日是柏林牆被推倒紀念日。30年前的這天深夜,前東德高官陰錯陽差地宣佈立即允許公民出境,數萬東柏林人湧向通往西柏林的邊境關卡,邊境警察不知所措,混亂中開啟了柏林牆離境處的隔離欄。柏林牆瞬間失去其禁錮作用,被民眾推倒。隨後東德共產主義政權瓦解,11個月後,東德併入了自由民主的西德,實現兩德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