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紀念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之際,美國一位國會議員表示,共產主義恐怖尚未結束,中共政權的行動令人警覺,而香港則是新的柏林。

美國之音報道,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11月8日舉辦紀念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活動,伊利諾伊州民主黨聯邦眾議員丹尼爾·李賓斯基(Daniel Lipinski)發來影片講話說:「我們知道,共產主義的恐怖還沒有結束。中國(中共)政府的行動尤其令人警覺。它們在全球增加影響力,在國內繼續打壓穆斯林維吾爾人、基督徒和其他人。今天,香港是新的柏林。」

李賓斯基表示,如果人們如冷戰時一樣立場堅定,「自由就會像30年前一樣取得勝利」。

1989年11月9日,東德人衝破並推倒共產黨政府為阻擋他們湧入西德而建的柏林圍牆。柏林圍牆的倒塌是東歐共產主義政權終結和冷戰結束的重要標誌。

「今日美國」(USA Today)的文章以「柏林圍牆倒塌30年後美國人並未理解共產主義危險」為題,指出中國(中共)之所以崛起是因為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誤判,「西方世界並未發起類似的運動來孤立和破壞共產主義中國,而是在天安門廣場屠殺之後尋求與其更多的接觸和融合。」

文章認為世界正處於一場新的冷戰中,香港就像30年前的柏林一樣,「是第一場戰鬥」。因此,反對共產主義的鬥爭遠未結束,「我們越早記得1989年的教訓,就越早完成從柏林圍牆倒塌開始的工作。」

「如果你站出來講述真相,專制暴政就會垮台」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主席李‧愛德華茲(Lee Edwards)說,在柏林圍牆倒塌之前,共產黨國家的領導人宣稱這堵牆能夠矗立百年,但是柏林圍牆的倒塌不僅證明他們是錯的,而且也證明了,即使是生活在共產黨政權下的民眾,也有能力推翻限制自由的高牆。

他對美國之音說:「可能性總是有的。如果你站出來講述真相,向當權者說出真相,專制暴政就會垮台,那堵牆會就倒塌。」

他認為,如同柏林圍牆是冷戰的轉折點,而目前也處在冷戰狀態,香港則是轉折點。他說,美國等西方國家需要支持香港年輕人,讓他們知道他們並非孤立無助。

1989年,歐洲民眾的抗爭,終結了共產黨的一黨統治,推倒了柏林圍牆,但是中國的學生民主運動以血腥鎮壓告終。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認為,失敗的原因之一是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沒有給予堅定的支持。他希望,在香港民眾冒著生命危險也要爭取民主自由的時候,美國等民主國家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他對美國之音說:「你要支持香港人民,給中國(中共)政府最大的壓力,因為香港人民的反抗不會改變,大家會堅持;中國(中共)政府頑固的態度,也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它的利益,它害怕香港的事情擴散到整個中國的民主化。」

魏京生認為,如果在香港的這堵「柏林圍牆」不去推倒它,西方國家會犯下歷史性的錯誤,「就是說,你放過了共產黨,最後共產黨可能會把你打敗。」

蓬佩奧:中共使用各種手段壓迫人民 與前東德相似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月8日表示, 「中國共產黨正在塑造一種新的威權主義,一種這個世界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的威權主義。中共使用各種手段和方法壓迫本國人民。這些手段和前東德的壓制可怕地相似。」

蓬佩奧說,「中共、中共兼併的敏感信息公司以及中國公司正在試圖建立的全球下一個網絡(5G),正在對世界構成風險。」

他還強調說,中國人民是具有創造性、聰明、有能力的人民。美國同中國的衝突,是與中共的衝突,不是美國與中國的衝突。這是一場中共及其威權主義與全世界熱愛和平的各國人民之間的挑戰。

關於香港問題,蓬佩奧說:「我們已經向北京高層非常清楚地表明,期待中國(中共)政府信守承諾。我們敦促中國(中共)政府信守它們作出的承諾。這是它們向自己人民所作的承諾。香港人民將作出他們的抉擇,將會找到前進的道路。」

共和黨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11月8日也發推文警告說,中共想在香港實行「維護國家安全的執行機制」,但談何容易,這會掀起一連串不可回頭的事件。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議員查理斯·舒默(Charles E. Schumer)也表示,美國需要向習近平主席傳遞一個明確的信息,「在香港人行使他們的民主權利時,美國與香港人民肩並肩站在一起。」

舒默說,「那些支持香港人民的人士,應該加入我們、呼籲參議院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上採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