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慶祝建政70周年,中共宣傳機器把「盛世中國」吹上了天,但一不留神就被扒下了偽裝!

吳花燕,大三女生,24歲。日前,她的故事登上了中國媒體新聞的頭條,其生活之貧困驚掉了許多國人的下巴。有網友感嘆:「沒想到今天的中國竟然還有這麼窮的人!」

據媒體報道,吳花燕的母親在她四歲時就去世了,後來父親也在她上學的時候離世。她和弟弟之後就跟奶奶生活,後來又由伯父一家撫養,但是伯父每月只能給他們300元(人民幣,下同)的生活費。這筆錢當中的大部份都花在為弟弟治病上。

於是,吳花燕自己每天只有兩元的生活費。她從來不吃早飯,一天只能吃兩塊錢的米飯,且曾有五年多的時間,大部份時候都靠吃白飯拌糟辣椒過活。

前不久,吳花燕因為呼吸困難而被送進醫院。醫生發現,她的心臟和腎臟都有問題,這是五年來一直缺少食物造成的。

吳花燕的故事讓我想起2018年的一個報道:雲南貧困地區一名小男孩由於天氣寒冷,早上趕到學校時頭髮已經滿佈冰霜。

這個當時被稱為「冰花男孩」的小男孩王福滿因此在網上走紅。人們被他的堅韌所打動,同時也對他的貧困處境感到驚訝。

近四十多年來,尤其是加入世貿組織後,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社會財富總量明顯增加,湧現了一大批富豪,但在廣大的經濟不發達地區,特別是經濟不發達的農村,仍然存在著大量的窮人。即使是按照官方設定的人均純收入2300元的貧困標準,2016年中國仍有4300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另外,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約5億中國人——佔人口約40%,生活在每天不足5.5美元的條件下。吳花燕和「冰花男孩」就是他們的代表!

更多的中國人雖然不屬於貧困人口,但也遠遠談不上富有。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全國人口中收入最高的20%的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為64934元。這意味著甚麼?意味著全中國年收入在6.5萬元以上的人口還不到10%。也就是說如果你每年可支配收入達到6.5萬元,你就打敗了90%的中國人。換句話也就是說,90%的中國人年收入還不足6.5萬元。

中共國稅總局規定,個人年收入超12萬元需申報。2017年,全國申報人數在1500萬人左右,1500萬人佔中國人口多少比例?1.1%不到,也就是說如果你月入過萬,你就打敗了99%的中國人。換句話也就是說,99%的中國人年收入在12萬元以下。

即使是人均收入全國最高的上海,2018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不過58988元,其中工資性收入34365元,算下來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竟然不到5000/月,工資性收入竟然不到3000/月。

無論是吳花燕還是「冰花男孩」的境遇,都不免讓人想到一個問題:中國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已多年,按中共的說法,改革開放創造了「中國奇蹟」,可今天的「盛世中國」為何還有那麼多窮人,甚至是像吳花燕和「冰花男孩」這樣的赤貧人口?

簡單的講,一個國家國民收入水平的高低取決於兩個主要因素,一個是財富蛋糕有多大,一個是蛋糕怎麼分。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中國的財富蛋糕比之於毛時代確實大多了,如果公平分配,絕對不會有今天這麼多貧困人口。之所以還有那麼多貧困人口,主要就是因為蛋糕分的不公平。怎麼不公平?大頭都叫權貴階層尤其是當權者拿走了,普通民眾特別是底層民眾分到的只是一小塊蛋糕。其結果,當然只能是官肥民瘦。

舉個具體例子。最新披露的江蘇省蘇州機關從業人員平均月薪為15018.9元,事業單位從業人員平均月薪為12042.3元,而非私營企業單位從業人員平均月薪為7843.7元,私營企業單位從業人員平均月薪僅為4861元,約為機關人均收入的1/3。顯然,財政供養的兩類人的官場收入遠遠高出供養他們的企業人員市場收入的2至3倍!

再看寧夏區、市財政安排的每年發放兩次的某項邊疆民族補貼:機關人員每次6000元,事業單位人員3000元,國企職工600元,私企0元,農民0元。

回過頭再說吳花燕。據大陸媒體報道,政府官員發表聲明指,吳花燕一直在接受最低生活保障金——據稱每月在300至700元之間。這筆錢多嗎?一點不多,可以說少的可憐。政府如此摳門是因為拿不出更多的錢嗎?非也。別的不說,只要看看中共在全世界撒的錢,看看中共建政70周年大慶的巨額花銷,便足以明白中國政府不缺錢。吳花燕們得到的救濟之所以杯水車薪,不是因為政府缺錢不能為,而是有錢不為,錢沒花在老百姓身上,花到別處去了。說到底,還是個蛋糕分配不公平的問題。

為何蛋糕分配不公,當權者和權貴階層得大頭,民眾只分到一小塊?說到這裏就說到問題的要害了。簡單講,這是因為中國實行的是中共一黨專政的專制制度,在這種制度下,分蛋糕的是當權的中共,而不是民眾,後者對前者沒有任何制約和監督,中共想怎麼分就怎麼分,怎麼可能公平呢?分配不公平,窮人又怎麼可能少呢?

我想一旦明白了這點,如何才能有效的減少和消滅中國的貧困人口,讓吳花燕和「冰花男孩」的故事成為歷史,答案也就一目瞭然了。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