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養浩 〈中呂 紅繡鞋‧警世〉

才上馬齊聲兒喝道,

只這的便是送了人的根苗,

直引到深坑裏恰心焦。

禍來也何處躲?

天怒也怎生饒?

把舊來時威風不見了。

當官的上了馬,有差役在前面吆喝開道,

這就是導致災禍的根苗!

一步步地直把你引到深坑裏,醒悟已經晚了。

禍來了,無處躲,

作惡觸犯了刑律,對你也不能輕饒!

到那時,往日的威風也不見了。

張養浩,字希孟,號雲莊,生於紀元一二七零年,卒於一三二九年,濟南人,元代後期重要散曲作家。自幼聰明好學,二十一歲時經山東按察使舉薦,為山東東平學正。後歷任禮部令史、堂邑縣尹、監察御史、吏部尚書等職,因直言敢諫,屢招禍端。至治元年(一三二一年),以侍養老父為由,棄官歸隱,屢召不仕。到元文宗天天曆二年(一三二九年),關中大旱,張養浩以六旬高齡,應召出任陝西行台中丞,致力於賑災濟民,到任四月,未嘗家居,晝夜辛勞,積勞成疾,死於任所。卒後封濱國公,謚文忠。《全元散曲》錄存其小令一百六十一首,套數二套。

此曲是對作官的警誡。當上了官,就耀武揚威,必遭敗績。這是對官場腐敗的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