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和謝陽、常伯陽、馬衛三名律師,第三次來到江蘇徐州市中級法院,查詢並要求公開余文生案件相關信息遭拒。

許豔向本報記者介紹,法院電腦裏依舊沒有立案信息。同時,工作人員還推辭稱辦案法官劉明偉和庭長都出門學習了。謝陽和許豔堅持見院長反映情況,遭到法警阻攔。此時現場警力明顯增加,附近有3輛警車,警察還搶走現場一名記者的手機。

隨後,他們又去了徐州市檢察院,但接待大廳關門,沒人上班。

「我們的查詢是正常的法律程序,是公開的在網站上都能查詢到的。」許豔表示,今天3位律師非常努力,把查詢案件能用到的法律途徑都用盡了,她回北京後仍然要去高院控告,「他們違反法律,剝奪了余文生和家屬的很多權利,我們一直在投訴控告,但是當局根本不在乎,沒有回覆。」

許豔表示,她的維權相當艱難,不僅家樓下有長年24小時監控,微信號還幾次被封,發一則消息要發10、20遍才可以發出去。

「這兩年來,我因維權身體也已生病,他的父母親也都80、90歲高齡了,他是一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許豔呼籲:「我會繼續努力,也請外界多關注余文生和我家庭的命運。」

余文生律師2018年1月被抓,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今年5月9日,余文生案被秘密開庭,但至今消息被當局封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