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中共四中全會結束,香港問題作為大會焦點議題,中共在公報中宣稱要完善「一國兩制」體系,依照《憲法》、《基本法》對港澳「實行管治 」,「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公報中冠冕堂皇的措辭令人費解,其實,四中全會一結束,中共港警的暴力立即再升級,中共對香港實施「超限戰」,強化「以暴制亂」,鎮壓全面升級,警暴免責。

警權膨脹 各階層成警暴受害者

四中全會結束後,中共港警濫暴、濫捕急速升級,成為警暴受害者的除了抗爭市民外,還包括一般市民、醫生、媒體記者、救護員、消防員、社工等各階層,年齡層從11歲到70多歲,港警打遍香港各階層無敵手。

11月3日晚9時半左右,警察在私人屋苑的龍蟠苑外截查市民,其中3名防暴警察闖入龍蟠苑內,用麥克風擾民,引起街坊不滿,指責警察未有指明犯罪目標擅闖私宅,警察指罵稱,「私人地方並非不法之地,犯法也要坐牢」。雙方爭執時,警方稱在場街坊構成「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警告將會對其執法。

11月3日晚,在太古城中心《立場新聞》特約攝影記者,浸大編委會成員被警方無理拘捕。此外近日,《明報》、獨立媒體、香港電台等多家媒體的記者都受到警察噴胡椒劑、拘捕等不同形式的侵害。

11月4日,在警方例行記者會上,有6名記者戴頭盔,上貼「查警暴、止警謊」標語,強烈譴責警方侵害記者人身安全,阻礙新聞自由的暴力行為。

11月2日下午3時左右,約百名區議會候選人在維園發起選舉聚會。警方下午宣稱聚會非法,4時左右,防暴警察向維園方向發射多枚催淚彈,強行驅散集會市民。

大埔林村谷選區的候選人,人稱「機場大叔」的陳振哲,以及大埔區候選人文念志,在維園內和防暴警察論理,結果兩人被拘捕。其中陳振哲面部被噴胡椒噴霧。

10月31日晚,在旺角社工Key上前勸防暴警察不要傷害一名年邁婆婆時,被警察從後方用警棍連擊頭部5棍,被當場打爆頭,血濺一地,施暴警察連忙躲開。社工Key後送醫院醫治,頭部有兩處傷口,傷口長7厘米,縫5針。

11月1日,社工Key表示,「不排除追究事件,但因警員都蒙面及沒有編號,難識別身份。」

同日,警方在記者會上回應該事件時,無絲毫道歉。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稱,「單憑錄像很難判斷當時整體情況,如不滿,來投訴。」

對警方的回應,社工Key在記者會上失聲痛哭,他說:「曾幻想警察會與市民同行,是保護我們, 而不是傷害我們,現在徹底失望。」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對事件表示,「這是警暴最實在的証明」。

11月1日在旺角被警察打爆頭的社工Key(左)在記者會上失聲痛哭地說,曾幻想警方會與市民同行,「保護我們, 而不傷害我們。」現在徹底失望。(梁珍/大紀元)
11月1日在旺角被警察打爆頭的社工Key(左)在記者會上失聲痛哭地說,曾幻想警方會與市民同行,「保護我們, 而不傷害我們。」現在徹底失望。(梁珍/大紀元)

11月3日晚,防暴警察闖入龍蟠苑內擾民,引街坊不滿,指責警察未有指明犯罪目標擅闖私宅,警察指罵稱,「私人地方並非不法之地,犯法也要坐牢」。(視頻截圖)
11月3日晚,防暴警察闖入龍蟠苑內擾民,引街坊不滿,指責警察未有指明犯罪目標擅闖私宅,警察指罵稱,「私人地方並非不法之地,犯法也要坐牢」。(視頻截圖)

11月4日,六名記者戴頭盔,上書「查警暴,止警謊」大字,出席警方例行記者會,抗議近日警察對記者濫暴,妨礙新聞自由,以及編造謊言為其劣跡辯護的行為。(余鋼/大紀元)
11月4日,六名記者戴頭盔,上書「查警暴,止警謊」大字,出席警方例行記者會,抗議近日警察對記者濫暴,妨礙新聞自由,以及編造謊言為其劣跡辯護的行為。(余鋼/大紀元)

強化「以暴製亂」

11月3日,香港市民於七區商場舉行「反警暴,七區緊急行街」和平抗爭活動。各區發生防暴警察強闖商場,暴力拘捕集會者,把和平集會製造成恐怖的衝突前沿。據悉,3日衝突中,有17人受傷,其中兩男子危殆、一男一女傷勢仍嚴重。

3日晚在太古城中心的人鏈活動中,一名灰衣男子持刀傷6人,2人重傷倒地,倒地之處一地鮮血。接著還發生罕見一幕,灰衣男子活生生地咬掉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左耳,最後兇徒被在場憤怒民眾「私了」。兇徒被民眾圍堵在牆角一處,滿臉是血,不時做出笑臉。

從媒體錄像顯示,兇犯手法和身手專業度高,面對「私了」,保護身體要害得體,受過專業襲擊、防身的可能性高。

另一方面警察趕到現場後,對如此危險兇徒,在繁雜人群聚集場所,並未立即給其戴上手銬,控制其自由行動,採用一種半放任的處理方式。而對抗爭者,即使是女性也是粗暴地反綁其雙手,立刻控制其行動自由是警察的標準流程。兩者待遇迥異,令人費解。

11月3日晚,太古城中心發生砍人事件,6人被傷,其中2人重傷。(孫明國/大紀元)
11月3日晚,太古城中心發生砍人事件,6人被傷,其中2人重傷。(孫明國/大紀元)

11月3日晚,太古城中心發生砍人事件。圖為砍人兇犯。(孫明國/大紀元)
11月3日晚,太古城中心發生砍人事件。圖為砍人兇犯。(孫明國/大紀元)

中共在港全面實施「超限戰」

美國總統特朗普之前警告中共「人道解決香港問題是簽署中美貿易協議的條件」,把香港的人權自由問題與貿易掛鉤,這一警告斷絕了中共靠軍隊武力解決香港的選項。

四中全會之前,中共試圖以貫用的製造各種暴力衝突、 挑起「群眾鬥群眾」,製造各種血腥恐怖事件,使香港社會陷入失控亂局,最終社會各階層承受不了時,「哀求」中共平暴,香港重歸中共掌控。這是中共歷次運動中所謂「放之四海皆準」的「以暴製亂」邪術。

中共黨魁毛澤東發動「文革」等一系列政治運動,各種運動帶來的飢荒、屠殺、互鬥等造成數千萬中國人死亡,經濟、社會完全崩潰。1976年中共在一場權鬥中結束文革。權鬥獲勝的鄧小平以「三七開(三分過錯,七分功勞)」評價給中華民族和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毛澤東。從運動恐怖中存活下來中國人稱鄧「英明偉大」,很少有人去徹底反思中共的罪惡,清算中共和毛澤東。

然而今次,面對中共「以暴製亂」的邪術,香港抗爭市民表現出不折不饒的堅韌,使中共騎虎難下,束手無策。

目前,中共面對貿易戰、香港問題、國內經濟持續衰退等問題。中共政權面臨篡政70年以來最大的生存危機。內外交困之下,種種跡象顯示,中共急需阻止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預定審議的年底之前解決香港問題。中共高層在四中全會達成共識,將在港全面實施「超限戰」,強化之前的「以暴製亂」邪術。中共的「超限戰」與一般概念的「非軍事」戰爭截然不同,中共的「超限戰」沒有任何道德底線,不擇手段,全面製造仇殺,讓人互相廝殺,最終「亂中取勝」,可謂中共起家和統治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的綜合應用,是中共的看家本領。中共在實施「超限戰」時需要鎮壓工具(警察,軍隊)的殘忍和暴力行為不受法律制約,作為縱容施暴者的方式,中共一貫默許不追究施暴者的刑事責任。

據接近中南海高層人士向大紀元透露的消息,江派實權人物曾慶紅經營香港20年,在中聯辦、警方、香港政商各界,還有國安人員中安插了眾多「信得過的人」,這些勢力按部就班地遵照政法委的指示在行動,將在此緊急關頭傾力而出。

看似荒唐的行為在中共運作起來可謂輕車熟路。在中共的統治規則裏,法治只是招牌而已,中共把打擊對象劃分為「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屬於「人民內部矛盾」可按所謂的法律程序處理;一旦歸為「敵我矛盾」,不管對方是誰,不管男女老幼,甚至是中共的國家級領導人,對待這些「敵人」,需要「秋風掃落葉般的殘酷無情」,怎麼對待「敵人」都不過分,也不會追究施暴者的刑事責任。

10月6日,在深水埗附近,鄭姓司機駕駛的士衝進遊行人群,致使3人受傷,其中1名23歲少女雙腳骨折。事後,政協委員黃英豪與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等人前往醫院探望肇事司機,並承諾為其捐款逾52萬元。(大紀元合成圖)
10月6日,在深水埗附近,鄭姓司機駕駛的士衝進遊行人群,致使3人受傷,其中1名23歲少女雙腳骨折。事後,政協委員黃英豪與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等人前往醫院探望肇事司機,並承諾為其捐款逾52萬元。(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多次撐警 滋長警暴

中共在運用「敵我矛盾」打擊鎮壓反對者時,除了給施暴者「免責牌」之外,還會抹黑反對者。在對付「六四學運」學生時,誣陷學生有「海外反華敵對勢力支持」,《人民日報》的「4.26社論」把學生爭民主的運動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對付法輪功學員,導演「天安門自焚」劇抹黑法輪功學員,對香港市民反「修例」運動定性為「暴亂」,宣稱是「有海外反華敵對勢力支持」的「港獨」等,為其鎮壓找藉口,欺瞞國際社會,同時「安慰」良心尚存的警察、軍人在鎮壓時有託詞。

7月29日,中共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在新聞發佈會的發言總結出來就兩句話:「運動是被別有用心的少數暴亂分子挑唆」,「13億人民堅決支持香港警方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

9月3日新聞發佈會上,楊光再次污衊稱,少數「暴徒」的犯罪肆無忌憚,「令人髮指」的行徑傷害警察。公開為警察升級暴力的任何行為找所謂的合法性。

9月3日,在中共港澳辦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人楊光再次公開為警察暴力鎮壓打氣。(AP)
9月3日,在中共港澳辦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人楊光再次公開為警察暴力鎮壓打氣。(AP)

「打死算自殺」與「不怕成浮屍?」

這種劃分「敵我矛盾」的邪惡方式,中共在過去20多年中,應用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時,推出了「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人性的政策,最終發展成活摘器官這一挑戰人類道德底線的暴行。

2001年2月1日,明慧網首次報導稱,據「可靠消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宣稱,打死打傷法輪功學員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打死也白打。」並稱,「此前還有中共高層指示,如果有法輪功學員被刑訊死亡,打死也算自殺。」

有此最高指示,北京警察馬增勇,曾對原建築設計師、法輪功學員米曉征說,「打死你算自殺。」2015年7月7日,米曉征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說:「打耳光不知道打了多少,把我按跪著,騎在我身上抓著頭髮往地上磕,最後都出血了,在我身上亂摸,捧著我臉耍流氓,還強行把我往床上拖,我拚命抵制才沒讓他得逞……好多折磨,想起太難受了!太下流了,根本說不出口。他(警察)還說『打死了你算自殺,把你裝到麻袋裡拉出去埋了也沒人知道。』

目前,類似場面已延伸到香港。11月3日晚11時20分左右,在元朗,防暴警察沿途截查行人,並制服多人。其中包括3名未成年少年,之後3人獲放行。

3少年對媒體說,警察對他們搜查中,不斷以粗言穢語辱罵他們,盤問他們有否參與示威遊行。當得知他們學生身份後,一度威脅他們「想在監獄讀書?」、「怕不怕在監獄裏被雞奸?」、「是否想被人打後變成浮屍?」三少年表示感到恐懼。

時事評論人士盛傑表示,退回5個月,大概不會有人相信這種黑社會的威脅手段被香港警察用來針對未成年學生。「針對香港問題,香港警察無法無天的張狂表明已被中共默認『免責』,香港將進入最黑暗時期。」盛傑表示,暴光中共的邪術,爭取國際社會人道援助迫在眉睫。@

2015年7月7日,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說,北京警察馬增勇曾威脅她說,「打死你算自殺。」(視頻截圖)
2015年7月7日,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說,北京警察馬增勇曾威脅她說,「打死你算自殺。」(視頻截圖)

11月3日晚,3名少年接受採訪時說,在元朗被防暴警察截查,被警察威脅「怕不怕在監獄裏被雞奸?」、「是否想被人打後變成浮屍?」(視頻截圖)
11月3日晚,3名少年接受採訪時說,在元朗被防暴警察截查,被警察威脅「怕不怕在監獄裏被雞奸?」、「是否想被人打後變成浮屍?」(視頻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