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周日下午1點,香港人發起「反警暴 七區緊急行街」活動,地點包括金鐘、旺角、黃大仙、大埔、荃灣、沙田和屯門。

所謂行街,不同於遊行,我理解類似於眾人自發聚集的「塞爆行動」。港人在除了這七區之外的地方,也舉辦了活動。

活動過程中,大埔超級城的吉野家、屯門時代廣場的美心西餅等店面遭到部份示威者的衝擊。警察也出現在多處示威地點,最終演變成一場激烈的衝突,還在太古發生大陸男子持刀襲擊和咬掉耳朵事件,現場相當血腥。

四中全會後,當局沒有出台有利措施緩解香港局勢,而從政策表述、警察武力等方面,似乎朝著示威者訴求相反的方向發展。在這個時間點,有建制派議員提出,希望當局12月中旬平息這場風波,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去平息呢?

~~~新拍串講~~~

太古城襲擊案濺血 多宗事件受關注

在11月3號周日的香港,發生的嚴重事件之一,就是太古城的持刀傷人案。

當天,一部份香港市民在太古城進行聚集,他們組織了拉起人鏈等活動,向當局表達訴求,活動進行了很長時間。

然而到了晚上7點半左右,突然有一個身穿灰色上衣的48歲男子出現,身形肥碩,與現場市民發生口角爭執,隨後拿出水果刀展開襲擊。

遭到襲擊的是兩女一男,這兩名女子是姐妹,男子有的媒體報道說是其中一名妹妹的丈夫,這名男子受傷相當嚴重,《蘋果日報》報道,他的肚子和背部各中一刀,傷到了腸臟,肺部被刺穿,當時情況危殆。

而另外一名女子,是他的太太,也受傷嚴重,至少手部中了一刀,姐妹中的另外一人受了輕傷。這一家三個人,本來是吃完晚飯要離開商場,走到門口,沒想到遇到這樣的事情。

然而,事件至此還沒完。發動持刀襲擊的灰衣男子,一度被商場保安阻止,但該名男子與旁邊的人爭吵不停,突然,他又要掙脫保安人員,發狂地衝向旁邊的人,當時在現場的香港民主動力召集人、現任民主黨太古城西區議員趙家賢上前阻攔灰衣男子,反被灰衣男摟住,拚命咬趙家賢的左耳,咬掉了部份耳廓,然後吐到地上,事情發生十分迅速。

灰衣男咬掉趙家賢耳朵後,還要繼續襲擊趙,被人拉開後,又要去襲擊別的人,灰衣男瘋狂之中,圍觀市民為了阻止他,已經開始捶擊他的身體,後來他襲擊別人沒有成功,然後還企圖要逃離現場,被周圍氣憤的市民攔截圍毆。

後來警方和救護趕到,這時大批市民已經趕到現場,一些居民在為受害者止血。趙家賢被送往東區醫院搶救的時候,手裏的膠袋裏,還提著被咬掉的部份左耳。

有大批記者聞訊前往東區醫院採訪,但直到第二天,11月4號的早上10點,還在外面守候,期間許多警察出現在東區醫院內,一度要求記者關閉機器,對記者搜身,當時的氣氛很緊張。

後來根據醫管局的信息,這次事件,醫院收到5名傷者,其中兩個人送院時情況危殆,分別是被刀捅到背部和肚子的男士,還有施襲者灰衣男子,但後來醫管局說這兩個人情況從危殆轉為嚴重。

目前趙家賢也已經做了左耳駁回手術,醫生說如果沒有傷及耳道,應該不會損傷聽力,但是耳廓接回後,還要看微絲血管能不能供應血液到受傷的組織,才知道是否可以成功接回。

根據趙家賢還有現場其他人回憶說,灰衣男襲擊前和襲擊過程中,有喊過「解放台灣」,有媒體報道說喊的是「收回香港和台灣」,可見這名灰衣男是親大陸官方的立場。

法新社報道說,這名灰衣男子是用普通話喊的「解放台灣」。一些香港媒體報道,這名灰衣男有在香港公立醫院的精神病治療經歷,也有過暴力記錄,今年9月複查並無異樣。

民主黨趙家賢競逐連任太古城西議員,同區候選人為經民聯的丁煌。

襲擊案發生前後 太古城發生多宗事件

不少市民11月3號下午在太古城中心商場築人鏈、唱歌、呼喊口號,表達訴求。在這次持刀襲擊案發生之前,大批防暴警察在6點左右,突然衝進商場,驅散現場參加示威活動的市民,場面陷入混亂。在商場二樓的市民見到這個情況,指罵警察是黑社會,期間警察一度用長槍指向現場市民。快7點的時候,在沒有人衝擊的情況下,有警察又向市民發射胡椒噴霧,隨後警察退出,被市民喝倒采。

不久後,灰衣男的持刀襲擊案發生,警察趕到,而警察趕到後,大約在晚9點的時候,又在太古城中心內,逮捕了兩名浸會大學的新聞系學生,還有一名《立場新聞》的特約記者在採訪期間,被警察以「阻差辦公」逮捕。

此外,在當晚,太古城中心還有一名支持警察的戴眼鏡男子,不斷向在場市民喊話,要市民打他、給他拍照,還對衝進商場的警察拍手叫好,還給前來抓人的警察指路。但是沒有現場市民理會他。

香港多區衝突 事態嚴重

除了太古城,周日在香港多區發生警民衝突。還有一起嚴重事件發生在將軍澳廣明苑地區,警方發射了多輪催淚彈驅散人群,還多次向居民平台發射。至少三人受傷送醫。

香港科大學生會證實,有一名該校本科生,在躲避催淚彈期間,從當地一個停車場的3樓掉下到2樓,頭部、盆骨嚴重受傷,地上留下血跡,不排除有生命危險,情況相當不樂觀。另外兩個受傷的分別是一名躲避催淚彈的老人,還有一名疑似被警方鎮暴彈打中的急救員。

此外,在沙田大會堂的百步梯,還有附近的新城市廣場,都有上百民眾聚集,都遭到警察衝擊,並截查搜身,逮捕多人。警察也想衝進屯門時代廣場,但門被人卡住,無法入內。在金鐘添馬公園,下午2點也出現防暴警察清場。在周日的警方行動中,也有警察被自己人的胡椒噴霧擊中面部,後來由同事幫忙清洗面部。

在過去這個周末,從周五到周日,警方一共拘捕325人,247男78女,年齡介乎14到54歲,警方並使用了378發催淚彈、127發橡膠子彈等鎮暴器具。而僅在周日一天,截至周一上午10點,醫管局宣佈共收到30名傷者,25男5女,年齡18到55歲,其中3人情況危殆。

周一下午4點的警方記者會上,6名記者頭上分別戴著字牌,合起來是寫著:「查警暴、止警謊」。他們被警察要求離開,並威脅使用武力,但是記者不從,隨後警方宣佈記者會暫停。當天記者會改為臉書直播。那6名參與抗議的記者,分別來自《明報》、香港電台、立場新聞、端傳媒、獨媒,還有am730。

~~~新派探討~~~

警方控灰衣男傷害罪 現場其他人也被控

警方後來表示,針對該次事件拘捕了三個人,包括施襲的灰衣男子,被控傷人罪,還逮捕了兩名制服灰衣男子的現場人士,說他們涉嫌「執行私刑」,指控他們「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我們看到,灰衣男後來也是被打得頭破血流,但是警察對還擊灰衣男子者的控罪,也有可能存在些許爭議。

爭議的點在於,這個灰衣男子瘋狂到刀刺、咬耳朵,而且欲罷不能,我們看到,在多人勸阻下,男子反覆衝破阻擋施暴,咬耳朵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現場民眾氣憤還擊,某種程度上講達到了制止行兇的目的。但是使用的確實是比較暴力的做法。按港府的說法,是呼籲各方保持理性克制,絕不可蔑視法紀,使用私刑。

當然,我不是法律專業人士,也不想過多評論警方的做法。也許圍毆灰衣男子的市民,對灰衣男子打擊的部位、使用的器具、用力程度等等,的確過度,讓警方作出了有關指控。但只要警方秉公辦理,人們一定能給予理解。

但在當前形勢下,不斷有針對香港爭求民主群體的惡性襲擊事件發生,如果警察的任何做法含有政治考慮,沒有給制止行兇的市民以公道,那無異於在助長類似襲擊事件的發生。

香港局勢依舊緊張 當局要怎樣平息?

《大紀元時報》引述一名中共紅二代的內幕消息報道,太古城中心當晚的情況是中共的超限戰,是曾慶紅的手法,顯示了四中全會後,中共應對香港危機的最新策略,就是這種沒有道德底線的「超限戰」,想儘快平息香港事件。

建制派議員葉劉淑儀在周日太古城事件發生後,說政府「止暴制亂」沒有見到成效,社會對立已到臨界點,她希望政府向市民提出工作目標,在 12月中旬聖誕節前平息這場政治風暴。那要怎麼平息呢?

林鄭月娥將在11月6日上午,在北京會見分管港澳事務的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外界猜測,是否韓正要傳達四中全會後的新指示,交代林鄭恢復推動23條立法。

《立場新聞》周日援引《蘋果日報》,刊登了署名梁文道的文章,題目是《23條交換普選?》,題目結尾打的是問號,作者在文章最後一句質疑了這種說法,認為不太可能。

不管怎樣,6號林鄭進京,將是極受矚目的事件,後面當局對待香港事件會有怎樣變化,我們繼續關注。

~~~新拍互動~~~

最後我們來讀觀眾留言。

署名trai的觀眾說:國產的催淚彈,胡椒噴劑就好似其它大陸製造嘅流野,好便宜,同時又會至癌犀利過西方國家嘅野。大家千萬要小心丫!

署名萊福的觀眾說:11月2日專家在銅鑼灣現場測試化驗表示,中國製催淚彈HCN(山埃毒素)濃度高達50ppm,高於正常值5倍,如此非人道迫害,香港需要國際人道救援。

一名叫Grace的觀眾說:昨天集會剛開始,警方突然大封鎖並大包圍維園周圍馬路,大阻礙「和理非」的示威者的大撤退出維園,阻礙市民退出集會,也中斷了正趕來參加集會的市民。

還有一名叫jimmy的觀眾補充周六的情況說:跟以往不同,蒙面警察在銅鑼灣至中環的大部份道路路口擺下防線,市民無法穿過,就算找到路,蒙面警察都很快從附近路口走過來阻止。

也有觀眾留言說:感覺你們雖然有一定立場,但是探照燈可以照到所有人,警察,勇武派和和理非,非常不錯。

謝謝您!也謝謝所有留言支持的觀眾。

好,留言就讀到這裏。感謝您收看本期節目,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下次節目,再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