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四中全會10月28日到31日舉行,在此會議前香港警察態度有所收斂,甚至出現了民眾逼退警察的場景,但等到全會確定了「要盡快解決香港問題」後,港警惡行馬上升溫。

11月2日上周六中環遮打花園的集會,警察一上來就動用催淚彈,從三面包圍抗爭者,3日上周日在太古城,更出現了血腥斬人、咬甩議員耳朵的殘暴事件,而警察首先追著去捉學生,對兇手卻溫和有禮……

【香港最黑暗時刻】

太古城三人被斬 區議員被咬掉左耳

11月3日下午,民眾在太古城中心外圍起人鏈,唱歌、呼口號,防暴警察包圍商場,雙方對峙。傍晚時分,速龍小隊警察衝入商場,強制驅散示威活動,商場外警察也施放催淚彈,頓時現場陷入一片混亂。

晚上約7時半在太古城中心外,一名操普通話的灰衣男子,突然手持生果刀襲擊人群,一對夫婦被斬傷,丈夫的背部和腹部鮮血直湧,妻子手部中刀嚴重受傷,妻子的姐姐被疑兇拳打及扯頭髮。

當時在場的民主動力召集人、太古城區議員趙家賢及其他市民制止灰衣男子繼續行兇期間,灰衣男子突然掙脫眾人控制,捉住趙家賢,並咬掉他的部份左耳,耳廓掉落在地上,趙家賢鮮血直流,現場血跡斑斑。

灰衣男之後被人用棍、垃圾桶、雨傘等打至血流披面。受傷五人被送院,其中被斬丈夫及另一名中刀男子情況危殆。警方表示,事件中有至少三人被捕。

晚上近7時,防暴警察上警車離開,人群報以噓聲。警員離開後不久便發生斬人及趙家賢遇襲事件,警方再返回太古城中心內外戒備,一度向人群及記者施放胡椒噴霧,人群聚集在馬路兩旁叫囂向警員抗議。晚上10時,防暴警察邊舉槍邊上警車,但之後突然再落車,未有舉旗警告下向人群發射兩枚催淚彈,再上車離開。

3日這天,防暴警察衝入了多個大型商場捉人,包括:太古城中心、沙田新城市廣場、大埔超級城。

兇徒襲擊聚集在太古城中心和平集會的市民,最少斬傷四人,另有人輕傷,部份人身上沾有血跡,驚魂未定。(影片截圖)
兇徒襲擊聚集在太古城中心和平集會的市民,最少斬傷四人,另有人輕傷,部份人身上沾有血跡,驚魂未定。(影片截圖)

【太古事件的六大疑點】

據本報記者現場報道,太古事件疑點重重,至少有五點值得推敲。

疑點一:太古保安很奇怪

本報記者看到,有幾名中學生抗爭者用雨傘做掩護,在美心公司的牆上噴塗料、貼紙條,旁邊就站著一名高大的太古城保安,但該名保安不去保護商家,不去阻撓學生,反而讓學生用雨傘擋住鏡頭,好像故意讓媒體拍攝學生們的違法行動。另外,太古中心本來屬於私人領地,警察沒有特殊許可,不能隨意進入商場。但太古保安卻打開各個入口,讓速龍小隊警察進來,只是清場行動快結束時才假裝把警察鎖在門外。

疑點二:灰衣男子似特工 

從錄像上看,該名帶大陸口音的灰衣男子很不一般,他斬人後被那麼多人打及圍攻他,他不但沒被打倒,還面帶微笑,很輕鬆自如的樣子,而且還伺機擺脫眾人的圍攻,捉住重要人物,並一口咬下他的耳朵。只有訓練有素的人才能做到這一點。

疑點三:故意挑議員襲擊

從新聞轟動效應角度看,兇手挑選區議員而不是普通人來襲擊,他完全可以把區議員打翻在地,哪怕再打爆眼球,也沒有咬掉耳朵更血腥、更具有轟動效果。

疑點四:有人幫兇徒製造轟動效應

灰衣人行兇後,有人拿巨大的垃圾桶去砸他,那麼大的空心東西,一砸就碎了,就像音響一樣,放大製造出巨大的聲響,在混亂局面中顯得特別嚇人。

疑點五:警對兇徒態度好

警察來後,先是把灰衣男子圍起來,等於保護起來,叫他把雙手放到後腦勺,但不到五分鐘,警察就讓他把手放下,坐在地上休息。警察對兇手的態度很好。

而在其它地方,警察捉到年輕抗爭者,就讓他們一直把雙手舉到後腦勺,還不時用腳踢,用拳頭揍;而對咬人耳朵的狂徒卻這麼寬容,好像他們是一夥似的。

疑點六:差點再次出現付國豪事件

這天在斬人之前,太古城還來了一對支持警察的夫婦,男的好像有精神病,不斷挑釁並高喊:「打死我啊!你影我啊!」故意激怒他人。後來一位女士站出來,把他與眾人隔開,叫他走開,說「你收錢了」才來這裏搗亂。這時該名男人突然表現非常理智,一點也不像精神病,其妻子不斷辯解:沒拿錢。

這讓人想起8月13日在香港機場百萬人靜坐活動時,以《環球時報》記者身份來港的特工付國豪,也是故意說自己撐警,叫人打他。當時年輕抗爭者真的沒忍住就打他了,結果付國豪回大陸成了英雄,還得獎金十萬元人民幣。

中共在設局  警察作惡三大新特徵

浸會大學編委學生記者被捕後,大聲覆誦警察耳語提及新屋嶺性侵。(城市廣播影片截圖)
浸會大學編委學生記者被捕後,大聲覆誦警察耳語提及新屋嶺性侵。(城市廣播影片截圖)

斬人事件後,防暴警闖入太古城商場,持胡椒噴劑追捕抗爭者。(VIVEK PRAKASH/AFP via Getty Images)
斬人事件後,防暴警闖入太古城商場,持胡椒噴劑追捕抗爭者。(VIVEK PRAKASH/AFP via Getty Images)

事發後,中聯辦的人把太古事件定性為「不同意見者,不要爭吵,不要私了」,言外之意,這是不同意見的藍絲斬黃絲事件,是民事糾紛,警察在充當和事老與調停人角色。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對此非常氣憤地說:「這是流氓說法!這哪是不同意見的人打群架?明明是中共故意在設局!」

據報,中共四中全會決定要「立即解決香港問題」,整個策略定下來了,北京不會出兵,但港警會大開殺戒,用紅色恐怖來鎮壓抗爭市民。

石藏山分析說,從太古事件可以看到警察行兇的三大新特徵:

一、私闖民宅捉人。太古城是私人地方,警察卻闖進去了,還有屯門私人餐廳及屋苑寶怡花園及兆軒苑逸生閣,以及大埔富雅花園及大埔中心等,這是違法的。

二、警察對所做之事不用負責。香港警察執行公務都要配帶委任證和肩頭編號,假如行為失當,民眾可以投訴,從編號可以查出是哪個警察幹的。現在不但越來越多警察不配帶編號,還徹底蒙面,人們根本不知道那個頭盔面罩之下是誰在幹壞事。

有的警察還故意公開說:「雞姦很好玩,打死算自殺!」故意挑釁民眾;3日那天還有人故意用普通話叫囂「台灣獨立」;還有的警察故意氣人,你罵他一句,他馬上就叫:「你說啊,你罵呀」,只要你一開口,他就衝前捉人,故意在香港製造混亂局面。

三、中共在香港展開的超限戰可以體現在幾個方面:1)私闖民宅;2)製造社會仇恨,例如在太古城發生的慘案,港府最毒的一句話是「不同政見也不要私了」,完全不符合實際情況;3)警察成為政治工具,不用為所有違法的行為負責任,在對法輪功的鎮壓就曾經出過「打死算自殺」的命令。本港近期在短時間出現的浮屍、跳樓案,數目之多極不尋常;不少抗爭者說有手足(抗爭者)失蹤;4)製造白色恐怖。超限戰的目的是要讓人恐慌,過程中不斷打破道德底線,並利用曲解法律,達到整治鎖定的目標人物。

中共超限戰  挑起民眾互相仇殺

石藏山認為,太古事件不是普通的「民眾互毆」,而是北京精心製造的騙局和陰謀,目的是用超限戰手法撕裂香港社會,製造恐怖氣氛。

他說:「現在香港進入了最黑暗時期,一方面中共放開警察,隨便讓他們幹壞事而不追究責任。另一方面,美國有關香港的人權民主法案還沒最後通過,美國現在不會出手幫香港,香港最艱難的日子開始了。」

不過,石藏山鼓勵香港民眾不要退卻:「中共現在搞的,就是大陸那一套,比如中共政法委對待法輪功群眾就是打死算自殺,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要從『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中共想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現在20年都過去了,法輪功日益壯大,而中共政權卻搖搖欲墜。(反送中)遊行時很多民眾高舉的標語是『天滅中共』。不管中共如何處心積慮地搞超限戰,但最終結局必然是中共的解體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