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剛剛結束,會上並沒有出現重大的人事調整。但多名專家認為,全會通報顯示,中共最關注的仍是加強「習核心的地位」,顯示中共內鬥激烈。

中共四中全會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召開。全會公報顯示,本次會議主要是加強所謂中共黨的領導,加強「習核心的地位」等內容。

儘管中共官方通報中沒有提到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等重大問題,但外界普遍認為全會討論了這些讓中共感到十分棘手的問題。

同時,本次四中全會,也沒有增補2名政治局常委,沒有確立中共下一屆接班人等重大的人事變動。

中共仍在內鬥

時政評論員石實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從四中全會公報看,全會的重點是加強黨建、加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而不是急需要解決的中美關係、中國經濟及香港局勢等問題。

他說,中共在危機四伏之際,不討論這些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而是加強「習核心的地位」,這顯示中共高層權鬥依然是當前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就在四中全會召開前夕,習近平曾多次對黨內放狠話,包括他在《求是》刊文說,要「敢於刀刃向內」,「防止禍起蕭牆」,「能打敗我們(中共)的只有我們自己,沒有第二人」等;他在出訪尼泊爾期間時說,「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國的外部勢力,只能被中國人民視為癡心妄想」。

《北京之春》榮譽編輯胡平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四中全會中高層的權鬥一定是很激烈的,暗潮洶湧一定是有的,過去黨代會就內鬥得很凶,現在更甚。

胡平說,實際上當局對中央全會控制的非常嚴,比如沒收他們的手機,重新發給他們新的手機,所以這些委員不可能在會議期間互相商量,互相通氣等等,所以他們不可能集體行動。

當局未設接班人

對於本次會議沒有發生高層重大的人事變動問題,胡平表示,外界傳的7常委變9常委、設立接班人等等,自己當時就感到不太可能。因為習近平去年才剛剛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為其連任做準備,如果設立接班人意味著回到原來制度性交班的軌道上來,但現在根本沒有這個跡象。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這些傳言我當時就不太信,因為這個增設常委和選接班不大可能」,因為習近平在加強集權,這些個常委並不重要,只是能作為習的秘書和智囊存在,「以後常委重要性會降低」。

華頗認為,習近平剛打破國家領導人任期限制沒兩年,「現在來講他不會選接班人,他現在專注的是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完成」。

趙樂際未被波及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 原來很多觀察人士都覺得現任政治局常委、時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樂際涉及秦嶺別墅案和千億礦產案,都說習近平很可能藉四中全會把趙拿下,也藉這個機會把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副總理胡春華一起提到常委,但甚麼都沒有發生。

他認為,這是因為中共高層在私底下黑箱作業,已經達成妥協,讓趙樂際風平浪靜地過去了;習近平沒有讓60後的陳敏爾、胡春華進入常委,說明接班人還不在其考慮範圍之內,習在中共二十大後還想連任。

習近平自2013年以來,就秦嶺違建別墅案曾先後發出6次批示,要求陝西省委查辦、處理,但陝西省委遲遲不動,甚至上報虛假材料,企圖矇混過關。直到習近平2018年8月派出以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為組長的專項整治工作組,秦嶺違規建別墅群才開始拆除。

香港《明報》10月18日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的話稱,習近平批示傳達後,陝西官員十分為難,因他們知道大部份別墅是在趙樂際2007年至2012年執掌陝西期間修建;他們夾在習與趙兩人中間,只能選擇不作為。陝西一時出現「秦官難當」的尷尬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