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港人多次遊行和示威活動,特首林鄭月娥不斷宣稱示威者破壞法治,警察也自稱「只會為法治而戰」,那麼,究竟何為法治,哪些行為破壞了法治。香港大律師、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對此做出精闢的解說。

吳宗鑾對本報表示,在法治社會中,法律不僅用來規範人民的行為,更重要的,它也限制政府的公權力。政府要知道去限制自己的權力,要尊重人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政府是不是真的有去對自己的權力有所限制呢?比如最近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已經很多次被拒絕了,這是對基本的遊行集會自由有所限制,如果這些限制不合理,就是對法治的一種不尊重。最簡單的,警察如果做了一些違背法律的行為,他們將委任證的編號全部遮住,我們就無法追究。這些是不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呢?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否是對法治的侵蝕?」

針對港府在10月4日下午正式啟動《緊急法》,並直接通過《禁蒙面法》,吳宗鑾表示,基本法並沒有賦予行政長官任何擅自立法或制定規例的權力。而《禁蒙面法》也限制了人們集會遊行的自由,是對法治的一種踐踏。

「《緊急法》是否符合了一個最基本現代社會對於政府的權力限制,是否違憲?其實都有很大的問題。接著出了《禁蒙面法》,每一個人去參加遊行集會有他自己不同的顧慮,如果你蒙面的話,犯刑事罪行,罰則都不輕的。從某個程度上說,也都限制了我們的遊行集會自由,其實都是對法治的一種踐踏。」

暴力是不遵守法律 但示威者被逼上梁山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一些示威者使用了暴力,吳宗鑾表示,這只能說這些人不遵守法律,但不代表他們不尊重法治。只要不影響法院的判決,法治就沒有受到破壞。

「律政司覺得有足夠的證據,會對他們起訴,接著審訊,最後定罪,定罪之後根據刑法去處罰他們。不是說你犯法就代表你不尊重法治,只可以說你不尊重法律,你不尊重法律那就有後果。我相信那些示威人士很清楚知道自己行為的後果,很明顯是因為他們覺得沒有其它更好的方法了。」

警察施暴侮辱 投訴不易

身為反送中義務律師團的一員,吳宗鑾說,他在一些畫面中看到港人在被捕的那一刻已經被制伏了,沒有任何反抗,但警察對他們很粗暴,甚至過度使用武力。而這些人被帶到警署後,也可能遭到暴力對待,尤其在言語方面,警察對他們極盡侮辱之能事,不過,投訴警察有其難度。

「我們會提醒被捕人士儘量記錄當時的場景、時間、人物、地點,但是在警署,其實很難收集證據,甚至對他做出不良行為的警察,他都找不到他們的名字,在當時混亂的情形下,他未必認得那個警察是甚麼樣子,有甚麼特徵。沒有這些資料,要投訴不太容易。」

警察對被捕的港人很粗暴。過度使用武力已經成為香港警察的常態。(Getty Images)
警察對被捕的港人很粗暴。過度使用武力已經成為香港警察的常態。(Getty Images)

拘留時間普遍被刻意延長

吳宗鑾表示,警察拘捕人後,應在48小時內移交法院,如果警察認為需要繼續調查,才能決定是否有足夠的證據將被捕人士帶上法庭,可以批准保釋。但他發現,拘留時間被刻意延長。

「如果覺得需要繼續調查,你放了他,給他一個警察保釋,你慢慢繼續調查,調查完了才帶他上庭。但我們見到,很多相對輕微的案件,警察也將他們拘留30多個鐘頭。雖然警察有權將他們拘留48小時,但其實你10個小時做完,10個小時就可以讓他走;3個小時做完,就3個小時讓他走。」

吳宗鑾透露,一些警察在沒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就將被捕人士帶上法庭,這些人會被拘留很長時間。

「我都見到警察或律政司決定即刻將人帶上法庭。帶上法庭後,其實他們又不是立刻去答辯,他們將案件申請一個很長的押後,目前普遍見到的押後有12個星期,就是3個月的押後時間,如果被捕人士拿不到法庭保釋,會拘留很長一段時間。」

律政司濫用宵禁令嚇阻港人上街

吳宗鑾指出,被捕人士即使拿到法庭保釋,人身自由也會受到限制。因為,相較於警察保釋,法庭保釋的條件苛刻很多。第一,你不可以離開香港,要交出所有旅遊證件,接著要申請一個宵禁令,比如晚上10點到早上6點不可以離開家。有些是申請禁足令,就是全天氣,在你保釋期間不可以進入某個範圍,比如金鐘的所有政府大樓100米之內不允許進入,一進入,可以取消你的保釋,將你拘留。

「我們見到有些被捕人士當時他們在現場到底做了些甚麼,沒有人知道,控方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但他們一樣會被帶上法庭,告他們一個罪名,甚至告他們暴動罪,接著申請一個宵禁令。這些人在整個保釋期間,不可以在宵禁令所指定的時間裏,比如晚上10點到早上6點,不可以離開家,警察真的會上門去檢查他們的身份證,有試過的。」

吳宗鑾表示,罪證不足就將被捕人士帶上法庭,作出正式檢控,然後透過法庭加諸一些枷鎖,使這些人失去很多自由。他質疑,律政司的真實意圖是想嚇阻港人上街示威。

「這些無形的枷鎖,某種程度上,是不是律政司其實是想減少一些人去街上,減少示威人士的數目,多過被捕人士在保釋期間再犯事的這一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