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10月31日落幕後,全會公報出爐。但並沒出現外界關注的有關增補兩名中共政治局常委,或確定習近平接班人的內容。對此,有專家披露,全會表面上看起來風平浪靜,但背後暗流洶湧。

為期4天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結束。中共官方公佈的全會公報的相關人事信息中,只是進行了中央委員遞補:遞補中國融通總經理馬正武、海軍工程大學馬偉明為中央委員。這是中共十九大後首次遞補中央委員。

同時,全會審議並通過了中紀委關於前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的審查報告,確認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給予劉士余留黨察看二年的處分。

未能參加會議的2名中央委員,除了劉士余,另一人應是去年10月20日跳樓死亡的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至於未出席會議的3名候補中央委員,就暫未知是誰。

這次會議公報其它內容並無新意。至於四中全會前,廣泛流傳的增補兩名中共政治局常委,或確定習近平的接班人的消息也沒出現。

時政評論員石實對《大紀元》分析說,有關人事調整的消息,應該是習近平的政敵向外放的風,目的是藉助當前中國經濟嚴重惡化、中美貿易戰仍在持續、香港反送中亂局向習近平施壓,讓習早點離任下台。

他說,中共四中全會表面看風平浪靜,但背後卻暗流洶湧,權鬥不止,反習勢力一直虎視眈眈,想藉各種機會向大權獨攬的習近平施壓。

法廣10月31日刊文說,習近平治下接班人的問題,總會在某種時機出現並引起關心,這是因為一天沒有接班人,中共內部不放心,如果是有人在放風,那又是為了誰的利益?故此四中全會前這股風很詭異。因為全會公報中,不可能留下有關這方面的痕跡,中共黑箱政治之下,有關接班人問題,還不知道要封鎖多久,但現實卻不能再捂了。

文章引用旅美中國學者吳祚來說法稱,許多人討論中共繼承人問題,並不是關心中共或習共,而是一種焦慮,因為中國是人治,下一任決定中國的黑暗度,或黑暗持續度。

2018年3月特朗普總統發起貿易戰,習近平的絕對權力開始逆轉。(Madoka Ikegami – Pool/Getty Images)
2018年3月特朗普總統發起貿易戰,習近平的絕對權力開始逆轉。(Madoka Ikegami – Pool/Getty Images)

習近平頭5年執政,全力抓權,中共十九大,廢除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家規。2018年1至2月,接連召開二中、三中全會。確定了「習思想」,並將「習思想」寫入其黨章,提出修改中共憲法,取消中共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

同年3月的中共兩會上,「習思想」被寫入中共憲法,中共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被取消。習近平的權力達到高峰,為自己終身執政鋪平了道路。

2018年3月特朗普總統發動貿易戰,習近平的絕對權力開始逆轉,貿易戰令中共陷入經濟困境下,今年6月香港爆發反送中抗爭,美國推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四中全會召開前,港台媒體紛紛報道,姍姍來遲的本次全會上,習近平的接班人可能露面,並點名可能是59歲的陳敏爾和56歲的中共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認為二人先晉陞政治局常委再向未來的接班人角色過渡。

路透社則引述中共外交官和領導層官員的消息說,外界猜測有幾個中共官員有望接替習近平:包括陳敏爾、60歲的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和63歲的廣東省委書記李希。

但當時石實分析說,習近平應該不會在本次全會上確立接班人。因為習近平如果不想在二十大上連任,他沒必要冒天下之大不韙而取消主席任期限制。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王篤然當時也分析說,四中全會前,有關接班人和常委7變9等等消息,很可能是反習派政治上的造勢,來凸顯習近平已經勢弱,為反習勢力打氣。

時政評論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刊文說,最近由江派常委韓正出面借新加坡副總理到重慶,暗提陳敏爾將成為接班人問題,實際是江派的一個陰謀。

該陰謀估計有多重目的:一是,害怕習下重手在四中全會期間拿下江派「大老虎」,韓正被迫假意輸誠討好。二是,挑撥陳敏爾與習近平的關係;三是,用接班人問題影射習取消任期限制問題,對習再度「高級黑」。

分析人士認為,處於70年大限的中共專制制度,面臨中美貿易戰及香港反送中等等諸多棘手事件,很有可能在激烈內鬥中走向解體,當年蘇聯的崩潰幾乎是出乎全世界專家的預料。#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