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際宗教自由日(10月27日)前夕,美國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貝克(Samuel Brownback)25日召開媒體簡報會表示,前一天(24日)與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談及,在中美經貿問題磋商時,中國人權議題被提出,這令人欣慰。

宗教或信仰自由是人權的一部份,布朗貝克此番表示:這個議題雖然沒有像正在進行的經貿問題一樣正式對談,不過這個議題已經浮上枱面,美國正持續強烈提出這些問題,也將在各個場域持續強烈提出,希望中共有朝一日,會同意開始面對他們所犯下的駭人的宗教迫害紀錄,這不僅僅是新疆與穆斯林民族,還有家庭教會、藏傳佛教徒以及法輪功,這是整個的信仰群體。

布朗貝克同時也再次強調:只有擁抱並且保護信仰自由,國家才可能實現經濟理想、確保安全。此前(今年3月8日)布朗貝克訪問香港,呼籲中共停止宗教迫害,尊重人民擁有基本且神聖的信仰權利,他當時說:「越擁有信仰自由,對經濟增長、國家安全越有幫助,學術文獻已經刊登出來了。」

無獨有偶,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普爾福德(Luke de Pulford)10月初訪問台灣,並發表「宗教信仰自由與人權」主題演講時亦表示:中國如果要穩定,宗教信仰自由是先決要件。一項2014年研究,顯著影響全球經濟增長的三個因素,宗教信仰自由是其中之一。

信仰自由與全球經濟增長顯著相關

世界經濟論壇官網2014年12月18日《經濟和宗教自由之間的聯繫》一文寫道:喬治敦大學和楊百翰大學的研究人員,最近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信仰自由是與全球經濟增長顯著相關的三個因素之一。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競爭力指數,同一項研究發現,宗教自由與12 個全球競爭力支柱中的10 個之間存在正相關。研究表明,宗教或者信仰自由一旦付諸實踐,有如下效果:減少腐敗、更加和平、更少有害監管、降低責任風險、更具多樣化,增長率更高。

《經濟和宗教自由之間的聯繫》一文作者,是世界經濟論壇全球議程理事會信仰委員會成員、宗教自由與商業基金主席BrianJ. Grim,他在文章中特別指出,和其它國家相比,中(共)國仍然對宗教進行嚴格管制。

中國的人權現狀

國際特赦東亞區總監NicholasBequelin,在2016年12月台灣演講關於中國人權時提到:若有人說「中國人權不重要,我們只要關心如何在那邊經商賺錢就好」,其實並非如此,中國人權確實有其重要性,並值得每個人重視。

2017年4月,香港國際特赦組織「2016年全球死刑報告」發佈會上,NicholasBequelin介紹稱,報告指出,中共將每年判處和執行死刑人數列為國家秘密,更違反了聯合國對成員國的要求,並質疑中共隱瞞執行死刑人數,與摘取器官有關。

今年10月訪台的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普爾福德(Luke de Pulford)在演講中,引用了英國人權律師Hamid Sabi在本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證詞,中共強摘法輪功等群體器官,是21世紀最嚴重的大規模暴行之一,各成員國有法律義務,制止暴行。

中共1999年起公開鎮壓法輪功,2006年活摘器官惡行曝光國際,但中共一直在花大錢收買一些國家,對人權問題保持沉默。德國醫學博士李揮戈說,正因為中共對法輪功進行殘酷迫害,才使活摘器官成為可能。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Matas)說,因為沒有積極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波及維族人、藏人、基督徒。

中共迫害信仰自由和中國GDP的相關性

值得更多思考的是,在以往數據表上,中共迫害信仰自由和中國經濟變壞是有著正相關關係。

1991年至2000年這10年,中國GDP增長率升到10.4%,從2003年到2007年,中國GDP都是兩位數增長,和加入WTO有密切關係。

然而,高速增長的階段在2007年結束、2008年開始減速(兩位數增長已無法持續,除2010年間歇反彈)、2012年保8失利、2015年保7失守,每一次的放水經濟反彈越來越弱,2020年中國經濟恐迎「5時代」。

顯而易見的,股市長期低迷。2007年10月16日上證指數6124點的歷史高位,12年後A 股還在3000點盤旋(這還是屢屢護盤之下才有的)。

自2008年起10年的中國三次「大放水」救經濟,相應的全球經濟也分別歷經了美國次貸危機,次貸危機引發了全球經濟危機,接著歐洲經濟又因為債務問題出事。

中國人口佔全球的18%,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牢牢地融進了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經濟。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後,全球決策者及國際金融大機構,都警告中美貿易戰讓全球成長前景黯淡。

但一些研究報告指出,在全球經濟報表上,宗教或者信仰自由應該是更值得關注的資產。誠如上述美英官員的良心建議,還有Brian J. Grim在《經濟和宗教自由之間的聯繫》一文結語:可以肯定地說,確保中國和其它地方宗教團體的自由,是未來幾十年,促進和維持經濟增長的一種途徑。每個國家都可以從中受益。

所以好消息是,特朗普政府終於對中共迫害人權信仰自由不再坐而言,而在起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