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女兒去朋友家做客,朋友家養了一隻貓,女兒十分喜歡,逗著玩了很久還不盡興。

回家的路上,女兒一直在說貓的事。我想起小時候養過的一隻小貓,便給女兒講起來。那隻貓長得非常獨特,通體雪白,偏偏尾巴、一隻耳朵和一隻眼睛是黑的。那樣子看上去特別滑稽,就像海盜戴著眼罩一樣。

女兒聽了,哈哈大笑,說從來不知道有貓咪長得像海盜。女兒還說,到家要把貓咪畫下來給我看。我應聲,繼續講那隻貓咪的趣事,如何把一個塑膠袋當玩具玩上半天,如何伶俐地上躥下跳……

總之,我已經把那隻貓咪描繪得十分詳細,我想女兒也一定了解了那隻小貓。到家後,我忙著收拾東西,女兒則迫不及待地去畫貓。過了會兒,女兒拿著畫好的貓來找我,問:「你小時候養的貓咪是不是這個樣子?」

我拿過來一看,簡直傻眼了。我的貓咪伶俐可愛,女兒畫的貓咪雖說也是一隻黑耳朵、一條黑尾巴,但是肥頭大耳,與「伶俐可愛」四個字完全不搭。

我問女兒:「聽了媽媽的描述,你想像的貓咪是這個樣子的?」女兒點頭,回說:「是啊!你說它像海盜啊!」我的確提到海盜,但是我沒有說貓咪很胖啊!女兒爭辯道:「我看到電影上好多海盜就是胖胖的……」我笑,不再與女兒爭論,她自有她的道理。

看著女兒畫的貓,想想我記憶中的貓,這其中的落差讓我不得不反思。也許,經過轉述的世界原本就是不準確的。我們以為描述得很清楚,但對方接受到的資訊往往並不是我們心目中的樣子,因為每個人的認知都受到經驗、知識儲備、思維習慣等等因素的影響。

我們總會從別人那裏聽到很多故事,也會向別人講述很多故事,轉述來轉述去的過程中,很多事都不可避免地扭曲了。所以,要想了解世界的本來面目,我們必須自己用心觀察思考,而不能僅僅依賴從別處獲取的資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