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聲停止了,小歌手們忸怩不安地笑著,互相斜眼瞥了對方幾眼,然後陷入一片沉默(但只有一下下而已)。接著,一陣幽微、悅耳的聲音嗡嗡地從遙遠的上空飄來,鑽進他們剛剛走過的隧道,傳入他們的耳朵裏。

原來是遠方的鐘聲響起,正在叮叮噹噹地演奏充滿歡樂和喜悅的樂音。

「唱得太好了,孩子們!」河鼠熱情地大聲嚷嚷:

「現在你們全都快點進來吧,烤烤火、暖暖身子,吃點熱呼呼的東西!」

「對對對,快進來吧,小田鼠。」鼴鼠熱切地招呼:

「這簡直就跟從前那些老日子一模一樣!哎,請順手把門關上。把那張長椅挪到爐火旁邊。現在請稍等一下,我們——欸,河鼠!」

他絕望地大喊,撲通一聲跌坐在椅子上,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們到底在幹嘛啊?家裏根本就沒有東西可以招待他們呀!」

「這個呀,包在我身上!」河鼠泰然自若地說:

「欸,提燈籠的那個小弟弟!你過來,我有事情要問你。告訴我,現在這個時候還有店家開門嗎?」

「當然有,先生,」小田鼠恭恭敬敬地回答:

「每年這個時候,我們的店鋪都是通宵營業的。」

「那好!」河鼠說:「你馬上提著燈籠去幫我買……」

他們倆低聲嘀咕了一陣,鼴鼠只零星聽到幾句像是:

「記住,一定要新鮮的!……不,一磅就夠了……看看有沒有伯金斯牌的,別家的我都不要……不,只要最好的……如果那間店沒賣,就換別間試試……對,當然了,一定要手工現做的,不要罐頭喔……好了,你盡力就好!」

最後,只聽見一陣金幣在爪子間傳遞的叮噹聲,那隻小田鼠便拿著一個超大的購物籃,提著燈籠匆匆離開,一溜煙就不見了。

其他田鼠在長椅上坐成一排,搆不到地的小腳懸在那兒晃來晃去,盡情享受爐火帶來的溫暖,熱熱的火苗烤得他們身上的凍瘡直發癢。

鼴鼠試著想讓小田鼠們放輕鬆、大家一起聊聊天,但沒有成功,於是他就決定問問他們家裏的事;他要他們一個個報出自己還有哪些兄弟、叫甚麼名字,結果發現他們的弟弟多得不得了,不過看來因為年紀太小,所以今年還不能出來唱聖誕頌歌,但他們都很期待能趕快得到爸媽允許,跟著哥哥一起出門。

與此同時,河鼠正忙著仔細查看啤酒瓶上的商標。

「我想這應該是老伯頓牌的啤酒,」他讚許地說:

「鼴鼠你真識貨!這可是道地的好酒呢!現在我們可以來調點香料熱甜酒了!快去把東西準備好,鼴鼠,我來拔瓶塞。」

甜酒很快就調好了,他們把裝著酒的錫壺伸到燒得豔紅的爐火裏加熱;過沒多久,所有小田鼠就都啜著甜酒、嗆到咳嗽(因為只要一點點熱甜酒,後勁就很大了),邊擦眼淚邊笑,忘卻了他們這輩子曾感受過的寒冷。◇(待續)

——節錄自《柳林中的風聲》
/ 愛米粒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