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張黃昏的田園景觀。那天空七彩斑斕的晚霞,是經過多次上色的特殊處理;那遠林、農舍、田野在暮色蒼茫裏,呈現著一天勞動之後的輕快與恬適。

當那天邊餘霞散綺的時刻,當那辛勤一天的莊稼漢荷鋤歸去的剎那,當那遠方村落亮起了點點暈黃的瞬間,四海飄泊的遊子,必定加大步伐,舉足狂奔;那久已迷失的心靈,肯定受到了無形的感召而應聲貼近。本能的奔向那溫暖洋溢、渴望回歸的家園!自動貼近、傾聽那發自靈魂深處,至真、至善的親情呼喚!毫不遲疑的放棄那無盡的妄念,重回魂牽夢縈的小窩!

傳統的水彩畫法,由於是分割塊面、分次著色的結果,所以只能遠看,不能近觀。而這種水彩渲染畫卻遠近都能觀賞,老少咸宜,效果特殊。只是必須耗費大量的顏料而已。

這種色調是我的最愛,也是我較能駕馭純熟的一種描繪手法。想來和年齡、閱歷、心情息息相關,那是悠遊於「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時光所具有的悠閒、從容與瀟灑的認知吧!雖然同一色調、同一構圖,但每一次畫出來的都不盡相同,因此知道對一個畫者來講,每幅畫都是唯一;每幅畫都是獨一無二;每幅畫都是自己的親生子女;每幅畫都是自己的掌上明珠。所以有個前輩畫家認為賣出一幅畫就等於嫁出一個女兒,這個說法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