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已進入第5個月,港警無底線的濫捕濫暴引巨大民憤。近日,兩名訪美的「香港民間記者會」成員說,港警中有一支極度暴力的「速龍小隊」,他們手中沾有示威者鮮血,從而催生了「勇武派」中的「屠龍小隊」。

據自由亞洲29日報道,「香港民間記者會」兩位成員應邀到美國三藩市,向出席「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頒獎典禮的民眾,講述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為甚麼會出現「勇武派」。

因擔心報復和秋後算帳,來到美國兩人走進演講會場,仍帶著頭盔,並且拒絕講出自己的姓名。這裏只好以「A」和「B」代替。

A表示,「香港民間記者會」其實不是一個組織:「我們是一個平台,我們就是把一些網友集合在一起去對抗香港政府和警察。比如說,香港警察每天下午4點有一個發佈會,他們講的東西跟我們認知的是不相符的,我們希望透過民間記者會從香港人的角度來說這個運動的發展,每一天我們做的事情。」

「香港民間記者會」在香港有著廣泛的影響。香港特首林鄭月娥10月17日所謂跟市民聊天,政府的網絡直播只有40萬人觀看,民間記者會的網絡直播有70萬人觀看。

A還說,港人反送中抗爭一直採取多種多樣的形式,因此港人把自己的抗爭叫做「水」,「水」是一個不同的形態,有比較安靜時,也有比較激烈時。港人有權去選他們今天想要的是甚麼形態。

「速龍小隊」手中沾有示威者的鮮血,催生了「勇武派」。(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速龍小隊」手中沾有示威者的鮮血,催生了「勇武派」。(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B表示,「勇武派」只是「水」的一種形態,這種形態是因為應對警察的暴力而產生。比如香港警察中有一支極度暴力的「速龍小隊」,他們手中沾有反送中示威者的鮮血,這樣便催生了「勇武派」中的「屠龍小隊」。

B說,「屠龍小隊」在香港抗爭的勇武行為,主要是想為他們死去的手足出一口氣。但他們是聰明的,知道該作甚麼,不該做甚麼。

香港地方這麼小,警察基本都是示威者的左鄰右舍,甚至是多年的朋友,為甚麼對示威者這樣暴力?

B表示:「香港的警察已經成為一支軍隊。在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一旦他們進入了那個角色,無關他的良知或者他的身份是香港人。香港的警察是在一個更大壓力的環境裏,他們只能相信他們做的是對的。民間有人去勸他們,告訴他們這樣做是不對的,但是很難讓他們回歸正常的思考。」

B預測未來「勇武派」與警察的對峙將越來越嚴重,過去的警民關係再也回不去了。真的是回不去了,香港人已經徹底的仇視香港警察,我們已經放棄他們了,解散他們吧。

B說,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跟民主運動不會一朝一夕就完成:我們是時候想一想,把每天的抗爭化為數以年計、十年計的運動,將運動延續下去,把對政府的抗爭變成香港生活的一部份。

10月4日香港市民抗議港府推出《禁蒙面法》惡法,要求解散警隊。(駱亞/大紀元)
10月4日香港市民抗議港府推出《禁蒙面法》惡法,要求解散警隊。(駱亞/大紀元)

香港主權移交北京之前,曾被譽為「亞洲最精良部隊」(Asias' finest)的香港警隊,因為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濫捕、濫暴、濫權卻不受監管備受國際輿論詬病。

香港警方在市民的重重敦促下,不但沒有收斂跡象,反倒無底線的升級鎮壓力度。在中共「十一」開槍,及10月5日《禁蒙面法》推出後,港人的五大訴求已增加一條,即「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10月26號晚,香港大約3000多名醫護界人士,在港島中環遮打花園舉辦主題為「醫民同行 拒絕淪陷」的集會,與會人士強烈譴責警方濫權、阻礙示威現場的義務救援人員提供急救,甚至針對急救員施襲。

集會發起人、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表示,過去幾個月的反送中示威活動中,警方多次無視傷者要求,甚至派男警進入被捕孕婦所在的產房,而且警方多次荷槍實彈進駐醫院。

集會人士要求,要克制警權,尊重示威者就醫的權利,而且呼籲不要在公立醫院濫捕,讓受傷的示威者不敢去就醫,不得不轉向「地下診所」求醫。由於示威者受傷人數激增,「地下診所」的人力短缺。

大會還播放了一些受傷者的經歷,也播放了警察暴力阻止前線急救員施救的畫面。

10月26日,香港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說,迄今至少有3,000名受傷者,但超過半數的傷者擔心被警方抓捕不敢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醫。

港媒在10月中旬進行民調,有高達68.8%市民支持大規模重組警隊,而對港警信任度方面,在10分為滿分的條件下,超過半數的受訪者給予「0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