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會」召開期間,多名異見人士被當局「上崗」,一舉一動被嚴密監控,就連看病也要警車接送。有709大抓捕涉案人則被公安傳喚。

這次「四中全會」在北京京西賓館舉行,附近一帶加強保安,有便衣和公安駐守,賓館外圍部份道路實施交通管制,車輛不能接近賓館,臨近的軍事博物館地鐵站的部份出入口臨時關閉 ,多輛公安車輛在附近戒備。

以往每當敏感時期,獨立記者高瑜都受到當局嚴密監控。自由亞洲記者10月28日致電高瑜查詢,但她欲言又止。

高瑜:「我家現在有人。我現在有客人,不方便,對不起。有朋友在呢,所以不好講。」

北京維權人士李蔚則明確表示,自己早在3天前已被限制人身自由,估計會持續接近一個星期。

李蔚:「一個警察帶兩個保安,每班是這樣一個配置,三班倒,一直將要持續到31日,就是全會結束之後。上崗主要是限制去遠的地方,限制跟其他朋友見面,如果我是在周邊買菜呀,活動活動,他們會跟著。給我上崗的人在我家樓下停著一輛車,24小時車裏有人。」

李蔚說,派出所告訴了上崗的原因。

李蔚:「一般來說,給我上崗的都是公安的國保部門,比方說我這邊就是海澱分局直接給我所在的派出所下任務。有時派出所並不知道為甚麼給我上崗,但這一次他們是知道的,就是因為四中全會。」

同樣被視為重點維穩對象的還有胡佳。

胡佳:「北京那邊風和日麗的,可惜我不能到陽光底下去站著,足不出戶。每年下半年開這種黨大會的時候就跟兩會一樣。四中全會開的時間比較短一些,確實我這次不用到外地進行異地管控。他們怕我到外面接受媒體採訪,哪怕是到樓下,或者擔心我在這個時候會有街頭行動,像舉牌或集會。」

六四傷殘人士齊志勇每星期需要洗腎3次。目前他連到醫院也得警車接送。患病加上被上崗使齊志勇的心情大受影響。

齊志勇:「3個人吧。一出去你上哪他都跟著你。凡是他認為敏感的地方都不讓去,因為他得匯報,上面批准才可以去。反正每次去哪都有警車接送,因為你是重點人,必須得嚴加看管,心情很不好,因為我又是病人。」

709案中被捕的維權人士包龍軍10月28日在北京市中心一個地鐵站被公安攔住獲悉身份後,遭到傳喚並要求作筆錄,又以他有前科為由要求尿檢。有公安表明,他們是按照四中全會的任務履行職責。

(轉自 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