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哈薩克國籍的維吾爾人古力巴哈女士曾被監禁在新疆「集中營」465天,日前,她揭露了新疆所謂再教育營的慘況。她說,不僅是性暴力在集中營經常發生,很多姐妹在檢查完身體後就消失了。她質疑或和器官移植有關係。

哈薩克籍維吾爾人古力巴哈女士(Gulbahar Jalilova)25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神情哀傷,頭巾內露出棕灰白髮色,和她兩年前被捕當天,一頭美麗黑髮的自拍照片有著天壤之別。經歷465天集中營酷刑摧殘,令她判若兩人。

古力巴哈2017年5月被抓當天之前的自拍照。(自由亞洲電台)
古力巴哈2017年5月被抓當天之前的自拍照。(自由亞洲電台)

古力巴哈講述自己是3個孩子的母親,20年來在中國和哈薩克邊境做小生意,撫養孩子希望他們取得高學歷。2017年5月,她在烏魯木齊一處下榻的旅館,突然遭中共公安、國保上門強行帶走,說俄羅斯語的她,看不懂漢字文件上寫著被控資助恐怖份子罪,她被戴上手銬關進所謂新疆再教育營。

古力巴哈說,她被戴上頭套,靠聽覺分辨,大約每走2、3米就聽見厚重的關門聲,2、3米就一道鐵門,經過了7道鐵門,才被送進牢房。

入監後,她被要求全身脫光檢查,還被採血液、尿液、露出牙齒照相,全身每個部份詳細檢查。之後獄方給她一件黃色上衣和運動褲,和一雙舊的黑布鞋。

古力巴哈提到,她照著要求套上布鞋,腳跟踩在鞋子外延,遭監管人員痛罵:「你在羞辱共產黨給你的恩惠!」她回話:「鞋太小我穿不進去」,不被理會。

在牢房她發現所有人都被戴上腳鐐,有的女孩子手銬跟腳鐐銬在一起,身體只能長時間彎曲。

她說,一牢房約40人,睡覺時,20人站著,剩下20人在躺著,等她們睡2個小時起來,站著的人再睡,輪流地睡。

古力巴哈提到,每天早上8點半,有1分鐘時間洗手、洗臉,但是沒有刷牙的牙刷和牙膏,水源不夠。在她看來,一年多在集中營裏,她沒有看到有人洗盤子洗碗。

古力巴哈說:「每天早上吃麵糊、中午吃椰菜湯,晚上黃瓜湯和饅頭,盤子和碗也可以說不用洗,不用洗我們也會把它舔得很乾淨,給我們每餐的量是不夠的。」

每天都會有人被帶去審問,她最長連續被審問24小時,不肯簽名認罪竟然遭多人輪流性侵。

古力巴哈看過有人遭到最長時間72小時審問才被送回牢房,送回來時都沒有說話,只見全身清一塊紫一塊。一次一個女孩被送回牢房,沒被要求盤腿,而能夠躺下,女孩直說頭很痛,同房女孩摸摸她的頭骨,已變軟變碎。

古力巴哈提到,在集中營,她遇見過最小的14歲,最年長的84歲。「每隔10天,就會有10名女獄警和3個全副武裝男武警,進到牢房,要我們脫光全身衣服,4人一組,走到他們前面坐下蹲3次。用這種方式來消滅我們的自尊和廉恥心,讓我們像動物一樣。」

而對集中營內被迫摘除「清真器官」傳聞,古力巴哈說,她不敢肯定,但裏面每兩個月檢查一次身體,回到集中營就被換房,很多姐妹從此消失不存在,不知道和器官移植有沒有關係,但為何身體檢查完人就不見了?

古力巴哈說:「監管人員把女收容人帶到沒有監視器的地方,可以肆無忌憚做超出倫理的事,沒有人知道。一位女孩受酷刑,十個指頭被針扎進去,同房的收容人問她:你受性暴力了嗎?那女孩只是哭,沒有回答。」

被問到性暴力在集中營發生的情況,古力巴哈說,發生在人身上的事,見慣了就不怪了,帶進來帶出去,每天聽到姐妹慘叫聲。但令她永遠不會忘記的是,上面總是說「名單下來就帶人來」,連剛生完小孩的母親和嬰孩都不放過。

古力巴哈說,每天從早到晚,被要求盤腿而坐16、17小時,眼睛只能盯著前方。每餐飯前要唱紅歌《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義勇軍進行曲》等五首歌曲,不會唱就沒有飯吃。

牢房懸掛五大標語必須熟記。每周只播20分鐘電視,都是頌揚中國現在多強大,世界第一,只有共產黨領導,才有今天的幸福。每天被要求寫反省文,檢討過去錯誤的民族認同。

古力巴哈還表示,她們被強制餵藥和注射不明藥物及針劑,使她們的頭腦昏沉,最後只剩下吃的慾望。

她提到,有女孩子因此生理期停止,她則在出獄後兩個月,身體仍有不明紅腫,醫師也說還無法完全排毒。

古力哈巴2018年9月27日獲釋至今一年多,被強迫餵藥殘留在身上的後遺症仍無法排除。

古力哈巴還說:「我因為出獄回到哈薩克斯坦,在自己家裏,我要去上廁所,我走到廁所門口,我會喊『報告』等人允許我進去上廁所,等了5、6分鐘沒有人給我下指令的時候,我才意識過來。」

古力巴哈強調,中共在集中營灌輸的所謂愛國、洗腦教育,並沒有改變她的思想,只是讓她更清楚看到中共目的在消滅維吾爾民族。

古力巴哈還提到,第一天她被帶到集中營,監管人員就給她一個號碼,即所謂中國公民的身份證字號。

古力巴哈:「原來從那天開始,我被強制變成中國公民,哈薩克斯坦大使館從電腦裏查不到她,中共宣稱再教育營裏沒有外國籍,只有中國籍的維吾爾人,原來他們抓我的那一天,就給我判了死刑,我隨時可以被失蹤、被消失。」

古力巴哈說,自己三個孩子鍥而不捨尋找她,向多國政府和聯合國尋求協助,她才能重見天日。她希望有更多在集中營的姐妹獲得自由。

古力哈巴表示,夜裏白天她都會聽那些姐妹慘叫聲、鐵門關門的聲音、腳鐐聲,和審訊室人員的吼叫聲。「到現在為止我都可以聽到(這些聲音)。我希望看到我的姐妹們安全活著從那裏出來,這樣我的精神理智方面,才會完全恢復。」

古力哈巴說:「她們誰都沒有罪,跟我住的女人都沒有罪,那些罪都是被強加的,她們的罪過就是她們是維吾爾人!」

古力哈巴呼籲,希望受壓迫者團結起來,把真實聲音傳達到全世界,向中共政府施壓釋放還在再教育營裏的姐妹們。

此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曾報道,據美國國務院估計,過去幾年,約有高達200萬名少數民族,被中共當局監禁在新疆所謂「再教育營」,包括維族人、哈薩克人、吉爾吉斯人和其他中亞族群。

今年7月31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據多位從集中營獲釋的哈薩克人披露,所謂「再教育營」中,被羈押者中也有漢族人,包括法輪功學員。#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