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眾議院共和黨籍前議長金里奇近日發表新書,呼籲美國人看清中國現行體制對美國構成的嚴重威脅。他指過去美國人一直被中共刻意營造的假相所蒙蔽,未能認清「極權的共產獨裁政權」與美國的體制是相互排斥的,而特朗普是近年第一位意識到中共政權對美國構成威脅並果斷採取了強硬措施應對的美國總統,而中美貿易戰長遠有利於美國。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近日為他自己撰寫的新書《特朗普VS中國: 正視美國最大的威脅》(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的出版接受了媒體訪問。他坦言,包括自己在內的許多美國人過去都「誤判」了中國(中共政權),以為這個國家會在經濟上迅速發展的同時與全球規則融合,但事實上中共的極權獨裁體制不但沒有發生改變,反而還試圖獨霸全球。他呼籲美國人必須認清一個現實,即來自極權中國的威脅關係到美國的生死存亡。

據《美國之音》報道,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這本新書寫到,一直以來,大家都忽略了一個現實,那就是中國是由極權、獨裁的共產黨所統治。從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起,40年來,中共政府一直把自己掌控的政權描述成一個正常的「不具威脅的、在掙扎著學習和成長的國家」,從而獲得了美國大量的軍事和技術的幫助。憑著這樣的描述,統治中國的共產黨贏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但其實這些都只是「欺騙性外表」,其「極權獨裁統治的共產國家」的性質從未改變。現在到了應該放棄對中國(中共)的幻想,認清中國(中共政權)本質的時候了。

金里奇在書中提到,他自己早年間與許多美國保守派人士一樣,在2001年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因為美國人都誤以為這有利於促使中國變得更加開放和自由,但沒料到中共當權者實際上卻採取了「獨裁擴張策略」。中共政府開始玩弄國際規則,其所作所為都是力圖讓WTO「墮落」,「而不是被WTO改變」。

金里奇進一步解釋稱,中共政府的做法是藉由自由市場讓中國獲得經濟上的繁榮,以便讓中國人民願意忍受中共的獨裁統治。

書中提到,中共政府很多年前決定將「國家主席」翻譯成英語裏的「President」(總統),就是想讓中國看起來更像一個現代國家。但這其實是扭曲了真相,很容易讓人誤以為中國的權力架構與美國一樣,這會讓美國處於危險之中。

金里奇表示,美中競爭的實質是兩個政治體制的競爭。中國是帶有中國特色的列寧式的極權主義國家,而正是這種極權主義會對美國人所奉行的自由和法治構成致命威脅。

他在書中分析稱,特朗普與北京當局都為自己的國家勾勒了未來。在特朗普的願景裏,無論是「美國第一」還是「讓美國更加偉大」,美國民眾是被放在第一位的;而在北京當局的願景裏,社會主義體制是超越中國人民的,民眾必須依賴和追隨中共的體制才能改善自己的生活。顯然,這美中政府所追求的願景是「互相排斥」的,而美中之間的競爭將決定哪個願景最終會勝出,哪個會失敗。

書中把來自極權中國的威脅與美國在獨立戰爭、內戰、二戰以及冷戰時期遭遇的威脅並列,稱與中共政府的競爭是對美國的第五次生存威脅。

金里奇強調,所幸的是美國有了特朗普總統。他稱,特朗普是近年來第一個意識到中共政權及其領導層對美國構成威脅,並果斷對中共採取了強硬應對措施的總統。而美中之間的這場競爭,並不是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之間的競爭,而且兩種政治體系的競爭。

新書的第三章中專門闡述了中美貿易衝突及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問題。書中寫道,「隨著中國的對外開放,面對中國巨大經濟的誘惑,美國以及其它國家的企業對中國做出了巨大的投資。我們的產業鏈越來越依賴中國製造和廉價勞工,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就會利用市場來刺激更多的美國投資,補貼自己的企業來創造使得西方企業更加依賴中國。另外,中國(中共)還系統化地盜竊外國知識和知識產權,以便對現代世界經濟非常重要的行業取得進一步的優勢。」

金里奇指出,貿易戰雖然給美國以經營對中國進出口貿易為主的一些企業帶來了痛苦,但是長遠來看是有利於美國的,特別是在美國企業調整了供應鏈,擺脫了中共政府的控制之後。

書中還列出了中共極權統治的多方面的實例,其中包括中共對中國異見人士的打擊,新疆的「再教育營」以及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書中還指出,中共政府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以及社會信用評分體系,對中國民眾進行全面審查、監視和控制的制度化做法,與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筆下秘密監控公民生活的社會幾乎一樣。

在新書發佈會上,金里奇特別提到,現在中國共產黨正試圖破壞和取締香港的自由,還試圖利用自己的市場力量來限制美國的公司。他說,最近中國與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的衝突就是最好的體現。#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