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已持續4個多月,醫療專職人員26日晚上,在中環遮打花園以「尊重人權 克制警權」為題舉行集會,譴責警方濫權濫暴、罔顧法紀及阻礙義務救援人員於抗爭現場進行人道急救服務等行為。大會估計有過萬人參加集會。

集會現場的「追究暴警 港人願景」巨型直幡。(宋碧龍/大紀元)
集會現場的「追究暴警 港人願景」巨型直幡。(宋碧龍/大紀元)

集會由晚上6時至9時舉行,已獲得警方發不反對通知書。6時起,已有大量醫護人員和市民在遮打花園集會。

活動發起人、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宣讀大會宣言時批評,政府將社會撕裂推至萬劫不復的境地,「更令人痛心的是香港警方對市民使用不對等武力」,批評警方置市民於死地。宣言又批評警方荷槍實彈進駐醫院,甚至有男警進入產房等行為「令人髮指」。並抗議警方肆意進入醫院範圍,導致病人及醫護感到人身安全受極大威脅。劉凱文宣讀宣言後,集會人士高呼「香港人反抗!」

衛生服務界立法會議員李國麟表示,警方濫捕急救人員等行為,令前線醫護人員不知所措。他最傷痛的是,無端受傷的市民,或被警察打傷的抗議者,都不敢去醫院求診。即使求診,也會隱藏身份或隱瞞受傷原因,甚至透過地下方式求診。他批評:「這些狀況都是林鄭政府縱容黑隊造成。」他呼籲醫護人員和市民不要灰心時,也祝福香港「希望香港可以快點康復,香港加油!」

馬仲儀斥警員攻擊急救員 猶如「戰爭罪犯所為」

公立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感謝市民支持醫護人員,並呼籲醫護無論發生甚麼樣的情況,都要保持專業良知。她呼籲受傷年輕人,到醫院治療,因為吸入催淚煙,對身體有長遠影響。馬仲儀又提醒前線急救人員,太接近衝突時會相當危險,更可怕的是警員針對急救員的攻擊,猶如「戰爭罪犯所為」。她否認警方批評協會偏坦示威者的講法。她希望警務人員遇到違背良心的事時,「行開一步、Say No,我相信只要有一位警務人員這樣做,就會有另一位警務人員這樣做,當警隊回復理智的時候,市民和示威者就會慢慢回復理智,香港社會才會有出路。」

集會現場又展示義務醫療的數據,當中76%傷者屬於普通科,24%屬於精神科。傷者中,22%的創傷屬於骨科,2%屬於槍傷(布袋彈或橡膠子彈),有22%傷者需要物理,7%需要職業治療。

大會並播放一段傷者錄音,他指自己一天晚上在旺角晚飯後遇上示威活動,突然聽到「啪」一聲並感到手指刺痛,發現手指有明顯的疑似子彈印,但他不敢到公立醫院求診,只能由急救人員安排,到地下醫院完成駁骨手術。

頭部受傷十小時後始送院

集會期間,亦有一些被捕人士上台發言。曾在淘大商場衝突中被捕的Kenneth 說,他被捕2 日後即遭「藍絲」起底,他質疑警方有份參與,因他的姓名、身份證號碼、電話、住址,家人的姓名被起底,他更質疑警方將其資料傳給大陸人,讓大陸人打電話他的恐嚇家人。

他指警察的胡椒噴霧,會對身體造成成永久傷害,他胸口被噴到後潰爛並留下痕跡,左腳被打了四、五棍,之後一個星期都是瘸著走路。他又批評警方沒當抗爭者是人。他在行人路上被捕,多名警員直接將他撲倒,令他流血受傷,也不理會他會否透不過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犯了甚麼罪,這難道不是暴力?經歷這些事情後,我每次回家都是恐懼的,擔心背後有人突然跑過來,把我壓到在地。」

他更稱在黃大仙警局受到侮辱和虐待,有警員要求他脫下唯一的外衣,赤裸上身被扣留。警方又拒絕讓他聯絡律師,在20小時後才讓他聯絡家人。他質疑警方不想讓律師找到他,兩日內三度轉移他的位置,又不讓救護人員救護。但他強調自己沒有錯,即使警隊再次將他捉入警署凌辱,他也不會害怕,因警方只能虐待他的肉體,不能摧毀他的意志。

一名在10月6日被捕的應屆DSE考生,表示自己當天頭部受傷,受傷位置腫起,但等了10小時才送院治療。他感謝前線急救員及醫護人員的幫忙,「如果沒有他們,我們沒有辦法完整無缺地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