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持續了4個多月的反修例運動受到廣泛社會階層市民的支持和參與,其中不乏大批中年人士。他們需要面對家庭因政見不同而產生的分歧、不斷升級的警察與抗爭者的衝突暴力,以至運動最終結果的疑問等。

美國之音記者近日採訪了親中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中學母校的兩位校友,他們談及對運動的親身體驗和看法。這兩位步入中年的校友表示,他們不怕特區政府藉故推動緊急法,封鎖網絡,或藉口推遲下個月的區議會選舉等,認為鎮壓越大,覺醒的香港市民只會越來越多,反抗的力度也只會更大。

同是香港新界荃灣聖芳濟中學校友的記者,近期從學校臉書上約到兩位素不相識的校友返回母校談論一些議題,包括對反送中運動的看法。

L校友1988年從聖芳濟畢業,K校友則是2006年。兩人都積極參與了這次反送中運動,並對特區政府的處理手法強烈不滿。

社會上有憂慮表示,定於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可能會遭特首以安全理由推遲,甚至取消。K先生表示,建制派目前低迷的選情,肯定會影響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從而削弱政府控制立法會的能力,但它如果一意孤行,推遲區選,勢必會適得其反。

他說:「如果它在法治體制之內一個這麼和平表達聲音的方法也去取消的話,政府其實是在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這嚴重的錯誤會導致整個政治事件再度升級,導致原本未覺醒的人,也會覺醒。」

K先生反諷地表示,他希望香港政府用緊急法封鎖網絡,露出「魔鬼」面目,讓更多熟睡的人醒悟。他說,若政府的「愚蠢」行為能喚醒大眾,未償不是一件好事。

L先生說,取消選舉當然會激發民憤,但他個人並不認為這次區選將是一個轉機,只會讓泛民有藉口去拉票,提出血債票償。他說,抗爭者會看得更加遙遠,希望看到運動成功的一天,五大訴求得以實現。

L先生說:「還有更多的大環境,例如中美角力,如何將香港放在一個更加適合的位置,去取得更大的自由與民主。雖然很多人對這場社會運動都是比較悲觀,但是每一個機會我們也要掌握。每一個力量我們也需要去集中,有機會去再進一步。」

談到近期一些抗爭者對他們認為的「黨鐵」和一些有中資背景的店舖進行破壞時,兩人都表示,抗爭者行動有針對性,破壞社會設施與商業店舖只是表象,而包括警方在內的公權力不受約束,才是破壞法治的真正憂慮。

K先生說, 從6月運動開始至今,有近3000多抗爭者被拘捕,他們充其量只是「犯法」,被抓,被帶上法庭,由法庭來裁決。但反觀警隊則毫無約束。

他說:「但我們現在看到3萬多人的香港警隊,他們做了這麼多的濫權濫捕,甚至有這麼多的影片,已經證實了用不恰當的武力對付抗爭者,他們是拿著公權力的執法者,但他們在犯法以後,竟然可以受到政府的包庇,不需要有任何的法律責任,這才是警暴最可怕的地方。這才是真正導致香港法治受到破壞的地方。」

L先生深表認同,表示不能單看表面的破壞,有時候甚至能派出是被外界質疑的警察喬裝抗爭者進行破壞,以讓當局的打壓行動顯得合理。

L先生說:「首先我們要看為甚麼抗爭者有破壞港鐵的行動,是源於他們做了香港警察的附庸,去配合他們的行動,打壓這個社會運動。如果我們看最近的調查,有很多港鐵的儀器設施,其實是沒有損壞,他們只不過是去配合所謂的宵禁行動,去打壓社會運動。」

話題轉到北京是否可能派遣中共軍隊協助鎮壓或港人如何看待這個問題時,L先生表示「歡迎」。

他說:「如果林鄭的政府,真的淪落到這個地步,我希望她可以先解散警隊,然後解放軍下來接管,作出軍管,使國際社會知道這事情的嚴重性。」

在鎮壓陰雲未有消散之餘,最令L先生擔心的,倒是香港人下一代的命運,特別是目前幼兒小童。家中有一位小孩的他說,中共的影響力,越來越滲透到香港的每一個階層。

他繼續說:「我的小朋友只是剛剛升上小學,有些小學已經開始做思想的洗腦,開始安排小朋友去扮演解放軍的角色,去唱國歌。這很駭人聽聞!小朋友一邊唱國歌的時候,好像是很投入歌曲裏面的內容,但目光是空洞的。你看到他們扮演的角色是面無表情,旁觀者一看就知道是一場秀,是中共用香港的教育制度去洗腦。」

K先生也指出洗腦教育的遺害,不止於幼兒新一代,也觸及到年長的一代,特別是他父母是在中國大陸成長的一代。他說,正是母親小時在中國大陸深受宣傳教育的影響,根深蒂固,所以他難以與她交流在反送中運動中自己的觀點,分歧嚴重。

他說:「好像我媽媽所說的,他們是共產黨養大的,因為他們在國內成長,他們的思想教育與經歷,全部都與共產黨有關。與我現在所經歷的,是有很大的衝突。正是因為這衝突,我看到國內的思想與教育,是如何的假與不真實。」

對於香港這場社會運動的終極結果,K先生與 L先生兩人看不出走出困局的途徑。但兩人深信,在打壓越大,反抗越大的前提下,加上香港人廣獲國際社會的支持,自由與民主終會在香港的土地上露出曙光。#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