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日前引述消息報道,中共政府計劃在2020年3月前撤換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並任命「臨時」行政長官。分析認為,這是北京為平息民意、營造兩會氣氛的有意放風,也或是香港建制派對北京做法不滿故意洩露消息。

《金融時報》在周二(10月22日)的報道稱,消息人士透露,中共政府正在推進撤換林鄭月娥的計劃,一旦國家主席習近平敲定,北京很快會在2020年三月前任命臨時人選,完成林鄭月娥到2022年7月為止的剩下任期。

香港自反送中以來,短短4個多月,抗議運動越演越烈,英媒的這一消息,被認為是中共解決香港問題的放風。

「現在,香港情況嚴重到這種程度,一定會在內部有人要為這個他們認為的失敗做替罪羊,林鄭是總負責人,不管她之前怎樣忠實聽命北京,她是作為替罪羊最佳人選。另外,林鄭已經沒辦法控制香港局勢,香港人對她的反對達到空前。」蔡詠梅說。

香港作家蔡詠梅對大紀元表示,林鄭會作為北京眼裏整個送中運動失敗的承擔者,「他們要找一個新的人出來代替她。所以,這個放風是很有可能的。」

香港97之後的3任特首都無好下場,曾蔭權坐牢,董建華因23條提前結束任期,梁振英本要連任卻也是提前一任結束,「而林鄭遇到的這個危機比她前3任遇到的危機性質要嚴重很多。」蔡詠梅說。

「這個消息披露出來可能是當局為了平息民意有意放風。」不過,蔡詠梅也認為,或許不是有人放風,而是「香港有人不滿意北京的做法就會把這個消息披露出來。」

「因為香港情況繼續惡化下去,從體制內,作為利益既得者,局勢惡化對他們的利益衝擊很大。而對於送中本身,建制派內很多人也是很反對的,特別是商界的反對。」

「所以,第二種可能是建制內的人,他們認為林鄭的送中闖下大禍,而且本來在6月的時候有機會可以平息,但她採取強硬鎮壓,使送中轉化成政府和警察濫權,激起民憤這樣一個很難解決的矛盾和危機,所以,體制內有很多人對這個事情的不滿,在威權制下他們不會公開表達,但他們會私下討論這個事情。」

至於為何在三月兩會前換人,蔡詠梅說,兩會是一個敏感的日子,「中共對一些日子比較重視,三月兩會是他們的大派對,中共想製造一些祥和的氣氛,他們就會採取一些特別的措施。」

另外,中共政治局10月24日宣佈將於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開四中全會。目前,中共正面臨兩大迫切問題,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運動。

「四中全會會解決這兩個最大的問題,特別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對他們來講是一個很嚴重的政治危機,肯定會會上討論香港局勢,但不會公開討論。」蔡詠梅說,中共的政治是密室政治,通常是私下做好決定,再拿到會上叫大家通過,「所以,之前的內部密室操作、牌底交易更重要,而真正開會的時候內部就比較明朗化了。」

對下一步中共(或特區政府)是加大鎮壓力度,還是採取降溫措施,蔡詠梅認為還有待觀察。

蔡詠梅說,特區政府以為《反蒙面法》出來會降溫,結果事情變得更激化,反而更多人蒙面上街,「也就是這個緊急法完全對民眾沒有任何阻遏,政府威權權威完全失敗,警方的水炮車還噴灑到清真寺引發矛盾,在這種情況下,他會考慮是否還要升高鎮壓到宵禁戒嚴,而且,現在香港的幾次遊行雖未獲得批准,但數萬人照樣上街。」

對於消息所說的兩個接任人選包括前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和全國政協常委、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蔡詠梅表示,不抱任何希望,「不論誰當選接任,如果他的權力不是來自香港人,而是來自於北京,這個人最後都是北京的傀儡。」

外界對換人關注的同時,也在猜測中共對香港政策是否會做出調整。

「如果只是換人,政策不變也不能接受,香港人現在是5大訴求。」蔡詠梅說,現在政府和警察濫權非常嚴重卻不追究,而民眾的反抗卻視為暴徒,這是極權專制國家、警察國家才這樣做的,「如果要平息民憤,就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澄清事情的真相,追究警察的問題。」

蔡詠梅說,在追究後誰來承擔責任的問題,還有用甚麼方法解決的問題,包括是法律手段,還是政治手段等。「如果是法律手段,有可能整個警隊都要換人,有幾千警察面臨坐牢,這個按照北京的思維肯定是不會這樣做的,所以,用法律手段解決很難,規模太大,社會也撕裂,但拖的越久,問題會越嚴重,現在已經出人命了。」

「用政治手段解決,就是先搞清真相,然後警方和民眾雙方特赦,死者國家賠償等,如果還有調查出的公安武警參與等,這些都是難度很大,因為不只是面對香港特區政府,是面對的北京極權。」

「而最大的問題是,抗議者那麼多人死了,那麼多人被打成重傷,很多人面臨坐牢,已經抓了幾千人,那些年輕人的前途,還有警察的暴力,不正視這些,不追究,是不能平息民憤的。」

「而現在香港已經變成了戰場,民憤更沒有減弱,警察和抗議者仍是對峙,問題沒法解決。」蔡詠梅說,但是,有一點非常有意義,香港人浴血奮戰、堅持的抗爭,讓全球看到了中共的邪惡、正視中共的威脅、讓全球來抵制中共,這個我覺得起到這樣一個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