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又一次來湊四中全會的熱鬧。10月14日,《紐約時報》發表長篇調查報道,披露德意志銀行如何靠贈送高官奢侈禮物和僱用權貴親屬而在中國發跡,再度曝光中共高層的腐敗,涉及多名前任和現任中共最高層領導人,為四中全會的「鬥爭」(習近平屢提這個詞)提供彈藥。

中共內鬥並不是甚麼新聞。但是,鑒於中共的「黑箱作業」,外媒爆料往往成為各界分析、揣測中共政治走勢的一種線索;而近些年來,中共的國際滲透能力大大增強,各派系有意放風或製造新聞來力圖影響政局,也是常見手法。從這個角度講,這次《紐約時報》餵料大有政治意味。

這類爆料,重點不在於它的真實性和問題的嚴重性,重點在於直接的和潛在的政治影響。自2012年王立軍事件以來,已經發生過多起,突出的有這麼幾例:

——中共十八大前夕,2012年6月29日,彭博社報道〈習近平家族財富過億,權貴精英身家幾何〉,稱習近平姐姐家族擁有財富高達3.76億美元;2012年10月25日和11月27日,《紐約時報》分別報道〈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和〈溫氏家族與平安崛起〉。

——2013年12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決定對周永康立案。2014年1月21日,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發佈《中國離岸金融解密》報告,在國際社會掀起巨浪。該報告點名其中包括習近平、溫家寶、李鵬、胡錦濤、鄧小平的親屬涉及其中,而江澤民、曾慶紅派系之人則闕如。外界據此認為,這些信息是周永康系勢力提供的。

——2016年的18屆6中全會,習近平成為中共「核心」。是年4月3日,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發佈《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揭露各國權貴與政要、富人通過離岸公司洗錢的活動。其中,最吸引中國人眼球的有兩個,一個是中共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另外一個備受關注的就是習近平的姐夫鄧家貴。《巴拿馬文件》還披露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高麗和劉雲山家族成員的名字。前中共政協主席賈慶林的孫女李紫丹也擁有一家離岸公司。

《紐約時報》這次爆料涉及江澤民、溫家寶、王岐山、劉雲山、栗戰書、汪洋等等。其政治效果,遭到重點打擊的是栗戰書、汪洋,這兩人分別是習的臂膀和盟友;其他幾人,由於各種原因,只能算是陪襯。

這次爆料,就火力和殺傷力而言,只能算是戰術層次,因為「反腐敗」已經不是「鬥爭」的主戰場了,「政爭」才是主線;就用意而言,是玩「以攻為守」,對習近平可能進行的人事變動進行牽制、制約。

拖了一年多、在最後時刻才定下會期的四中全會的主戰場,表面上是通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實質是如何解決中美貿易戰、香港危局、中國經濟下墜這三大危機的「政見之爭」,及由此可能展開的人事調整。

中美貿易戰是逐步妥協、分階段簽署協議還是「以拖待變」、最後圖窮匕首見?

香港危局解決之道是「清場香港」,還是網開一面給香港一條生路?

解決中國經濟下墜,是向計劃經濟方向走(所謂堅持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還是與國際接軌?

這三個最突出的重大問題,影響全局,習如果不能如意控制會議進程,習與反習勢力的對決就此展開。

但是,目前能夠取代習近平的「黑馬」並沒有浮現出來(或不能,或不願);也就是說,反習勢力群龍無首。

在這種情形下,反習勢力的要價,可能並不是要習下台,而是要習以「帶罪之身」,仍留在台上,苦撐局面,條件是恢復被習「破壞」了的「集體領導制度」和「接班人制度」。

如此,有消息稱「最高領導層或有變動」,就不是空穴來風了:目前流行的說法是,政治局常委的人數可能會恢復到2012年11月18大之前的9人。現任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和重慶市市委書記陳敏爾可能會晉陞為常委。

當然,上述變動只是可能性之一。如果習胸中另有邱壑,相反的變動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只是可能性相當小了)。

倘若上述分析不無道理,那麼四中全會的兩大看點就是:

——中美貿易戰、香港危局與中共經濟政策向何處去?

——中共最高層人事有無變動?如有,如何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