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民怨一旦被激發,街頭抗爭便成了常態。警方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和海綿彈,突然轉成實彈,讓香港年輕人真實感到:生死只在一線間。

明知道要揹負「暴徒」的罪名,明知道隨時可能失去生命。但為了香港的民主未來,許多年輕人已經做好了犧牲生命的準備。這些「義士」寫下了遺書,也寫下了「不自殺聲明」。

在《紐約時報》20日公佈的影片中,幾位年輕的示威者,流著淚宣讀了他們的遺書。

抗爭者的遺書

「無名小卒」告訴記者,上個月在銅鑼灣,他親眼看到臥底警察向人群開實彈槍。從那一刻,他明白「自己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於是寫下了遺書。

遺書中他對祖母說,「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或許已經被捕或被殺。」「我其實很怕死去,從此不能再看到你。我擔心你會為我而哭,會崩潰,但我不可能不走上街頭。」

阿Tank說道:「說我不怕是假的,但我們不能放棄。我已經24歲了,比起街上十七、八歲的示威者,我已經是成人。」

阿明對爸爸說,「爸爸,你每次都反對我去示威,你說身為父母,不希望孩子受傷……爸爸,我不孝,還不能盡孝就離開你,無法陪伴你。我走了以後,請一定照顧你自己,準時吃飯。」

一封親筆信上寫著,「我出來不是為了衝撞警方或破壞,我出來是為了抗議政府的錯誤,人民不該畏懼政府,政府才該畏懼人民。」

還有年輕人向父母親人喊話,「我一直想做你們眼中『有用的人』,不管是讀書或者工作,但更重要的是,我想做個有良知的人,而不是自私的懦夫。」

前不久一位19歲的年輕人割傷了一名警察的脖子,後來警察在他家中也搜到了遺書。他在遺書中交代好了身後事,囑咐家人不需要辦喪禮。

寫遺書,在香港已經很普遍。抗爭者出門前,他們會給家人寫下遺書。這些遺書,就藏在他們的背包裏、桌櫃裏或者社交媒體上。

有人刺激局勢升級?

面對著早有覺悟、視死如歸的抗爭者,有「藍絲」在朋友圈內說「最近有黑衣人不怕死,瘋掉了」。

在「藍絲」的眼中,在中共的污衊下,示威者是收了錢或者被煽動利用的。「立場新聞」質問,他們「收了多少安家費」,才敢行刺警員?

按照中共和「藍絲」的邏輯,沒收錢就是被煽動,是誰有這種能耐「煽動」那麼多人反抗?如果煽動有那麼大的作用,「藍絲」不妨也煽動煽動人們「撐警」,煽動那些示威者不要上街了。

4個多月,中共從不對香港人妥協,只是一味地升級暴力。而且外界注意到,每到香港局勢略有緩和之際,就會發生暴力襲擊事件。其中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兩次大遊行之前,都遭到不明人士的暴力襲擊。

時評人士表示,一直有黑手刺激局勢惡化。從7.21警黑勾結開始,港府不敢實施獨立調查,港警便一步步進了魔道。之後又買兇,實施恐怖手段,北角的紅衫、荃灣黑幫砍人,警黑已經挾持了整個香港。

堅持到太陽升起一刻

不過,香港人偉大的抗爭精神,他們所展現出來的勇敢、勇氣和自律,已經感動了世界,全世界都在支持他們。

前白宮策略師班農表示,香港人已經贏得了街頭抗議的勝利,贏得了世界的矚目。「只要堅持下去,就會贏的,這很重要。」

前天,美國國會議員麥高文和史密斯,將2019年度公民力量獎,分別頒給了民陣和有「香港坦克人」之稱的傳教人安東尼。

前不久,挪威議員提名,香港人競逐明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在黎明到來的前夕,香港同胞要保護好自己,不被抓,不做無謂的犧牲,堅持到太陽升起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