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著名地產商碧桂園在馬來西亞的一個投資項目日前傳出拖欠供應商和承包商款項及建築工人工資遭抗議的消息,相關抗議的影片在網上流傳。碧桂園回應緣起主包商中建與旗下分包商之糾紛。有被欠款供應商表示,希望主承包商「中國建築第二工程局」能早日解決拖欠問題。

10月17日推特上的一段影片顯示,一群貌似外籍的建築工人拉起寫著「碧桂園中央公園還我血汗錢」、「中建二局還我血汗錢」的橫幅在進行抗議。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16日報道說,當天,數十名參與承建柔佛中央公園項目的建築工人聚集在新山淡杯的碧桂園中央公園高級公寓項目建築工地外,拉橫幅抗議工程二級承包商拖欠他們至少半年以上的工資。

同樣的抗議活動發生在上個月上旬。相關報道稱,數十名馬來西亞拉起寫有「請把欠款還給我們平民的供應商」的橫幅,並高喊「還我血汗錢!還錢!」等口號,抗議遭開發商所合作的主承包商拖欠款項。

報道說,有供應商反映,約有60至70名本地供應商在這一年多來被二級承包商拖欠金額高達3000萬馬幣的款項,而承建工程的工人不僅被拖欠薪水,還被趕出宿舍,非常可憐。

10月23日,在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承租叉車生意的呂老闆告訴《大紀元》,他當時不知道那些供應商要去抗議,否則他也會加入其中。

「報紙登的只是森林城市P26區的4棟樓的分包商去抗議二級承包商拖欠款額,我的叉車租給P29區4棟樓的二級承包商,他們已經拖欠我租車款6個多月了,每次打去電話都說還,可2萬馬幣至今沒還。」

呂先生是去年6月開始租叉車給二級承包商、一家中資公司。剛開始的時候,他的租車款是按月結算,但到去年下半年開始就收不到錢了。呂先生說,整個森林城市大約有60多棟高樓公寓,一個二級承包商可能承包3、4棟樓,「好多中國的承包商、分包商也是在裏面被欠,其實還有很多人被欠,只是沒有報道出來,應該是欠了很多錢。」

呂先生說,不僅是分包商、供應商,還有許多建築工人也被拖欠工資,「昨天有個工人打電話跟我說,他們去吉隆坡另一工場了,但這邊的工資還沒拿到,包括孟加拉的工人也被欠了工資,還說7、8月的時候,就有50多個建築工人圍著承包商老闆的辦公室鬧,他們至少有2個月沒拿到工資了。目前這邊高層公寓已基本完工交付。」

早前的報道說,一位陳姓承包商透露,「小型承包商向二級承包商追款時,二級承包商稱沒有收到主承包商的錢,因此無法出錢。然而,主要承包商又稱沒有拖欠二級承包商的錢。」

呂先生表示,所有的欠款,涉及發展商碧桂園所合作的主承包商和二級承包商、他們之間出現問題,「向我這租叉車的承包商是從中建拿到項目的。也就是說,中國的主承包商所分包出去的二級承包商都拖欠了款項或是工資。」他表示這類事件將會持續出現。

而針對抗議事件,碧桂園中央公園開發商DAC Properties Sdn Bhd公司和碧桂園森林城市開發商碧桂園太平洋景私人有限公司,分別於10月16日和9月7日發表文告聲明,指事件是總包公司與其旗下分包公司(二級承包商及許多該旗下的三級承包商)產生合約付款問題及金錢糾紛,與碧桂園無關,因碧桂園已按照與總包公司的合同規定內容,履行對該公司的各個付款款項。

在文告中提到的總包商是中國建築(東南亞)馬來西亞有限公司,該公司隸屬於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中建二局、即中國建築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

大陸金融分析師任中道對《大紀元》表示,碧桂園聲明不欠總包的錢,那就看總包的說法了。「而總包欠分包,分包欠分分包等等,涉及多方利益,是房地產開發中常見的現象。尤其中建是央企,那更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據《東方日報》今年6月的報道,碧桂園高層表示,在大馬的投資已有200億馬幣。而去年的9月報道稱,截至去年7月,碧桂園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共投資了115億馬幣,工程涉及150家本地承包商,涉及的金額達14億馬幣。

「說『一帶一路』帶了很多資金出來開發了很多國家,問題是這些錢最後都沒有留在當地,而且還欠一大筆債,碧桂園金海灣、綠地都是這樣,都是鬧出這些欠款的事情。」呂先生說。

呂先生希望碧桂園能幫助分包商及工人們,協調主包商中建公司,早日把欠款欠薪問題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