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大校長段崇智發公開信聲援被警方暴力對待的學生,譴責警方過度暴力執法行為。隨後,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公開批判段崇智,23日香港4個警協發信再向段砲轟,稱段「自毀大學公信力」。23日中大學生在校園內發起「一人一句致段校長的話」行動,於百萬大道放置巨型黑色橫額,在上面寫上聲援校長的字句。有中大學生表示,師生同行,學生站出來挺校長理所應當。並表示,要從中共那裡拿回屬於我們的自由。

10月10日中大校長段崇智與學生進行數小時公開會面的一星期後,10月18日段崇智發公開信表示,與學生對話之後,收到逾800封來自各方的電郵及書面意見,看到不同傳媒對事件的解讀及分析,也知悉同學、同事及校友的聯署。在如此大量紛紜的意見中有一個共通點:各方都期望大學憑藉其公信力、影響力,讓有關事件及受影響同學得到最公平的處理。

與學生感同身受 中大校長譴責港警暴力

段崇智在公開信中,對於部分警務人員涉嫌不當使用暴力或違反人權,經查證後須予以譴責。同時設立危機處理小組,負責制訂應對不同事件的對策。此舉得到中大師生和香港及國際社會的好評。

段崇智發公開信後,先後找來前特首、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黨媒《人民日報》發文點名批判,23日香港警方4個協會也猛批段的公開信偏頗,「自毀大學公信力」。

23日中大學生在校園發起「一人一句致段校長的話」行動,有學生在一張10米橫額留下字句,感謝段聆聽學生心聲,願意與學生同行。有學生留言表示「發一個有良知的聲明」,「多謝你沒有放棄學生」、「感謝發聲」等。下午5時多,學生會將寫滿字句的橫額交給校方,校方派代表收下。

「師生同行 學生當然要發聲」

一位參加當日活動的中大學生在接受採訪時說,「(師生)2小時的閉門對話,大家聲淚俱下,進行了深度對話,感受到校長的誠意。」他表示,感謝校長理解學生,與學生同行。

「上星期五段發表的聲明,不是所以的同學都滿意,但也有同學感受到校長的誠意,譴責警暴時,也是客觀的,在調查過後才表達意見,受訪學生認為,以段校長的身分發表的聲明內容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中大男生說。

對於校長遭到來自前特首,中共黨媒以及警方的反撲批判時,中大男生表示,能理解學生的立場,學生也會與你同行,校長遭到其他各界譴責時,作為學生理所應當要站出來發聲。

被逼無奈 採取「和理非的升級」

談到近期的「反送中」運動有激進趨勢時,中大男生表示,是激進示威,而是「和理非的升級」,因為過去的50萬遊行、100萬遊行、200萬遊行,對現在的政府都已經沒用了。我們迫不得已用新的方法告訴政府「市民真的很不滿意」。

「6.12警暴後大家都感到仇恨、憤怒,我們要告訴政府,我們不想這樣,但是又迫不得已。」他說:「很多年青人出來,戴上面具和頭盔時,大家很清楚背負的是什麼罪,或者是10年暴動罪、襲警、非法集結罪,大家是知道後果的情況下走出來的,當局卻說是被煽動,我們是被逼無奈。」

中大男生說,我覺的這是一種醒覺,香港人是會繼續醒覺下去,而不會倒退到以前的方法,大家不斷在想新的方法在有限的自由中走下去。

他表示,4個月的抗爭,大家有點迷路,但沒有絕望。「由對政府的不滿,到對共產黨的不滿,本來大家的不滿是沒有反共的心態的,只是反政府的惡法。」

「讓我們遭受不幸的是中共」

「從7.21元朗事件後,有示威者開始把不滿指向中聯辦,因為大家逐漸注意到其實林鄭和她的政府都是傀儡,根本做不了什麼,完全是中央操控的傀儡。」他說,「當大家看清這一切後,就明白帶給我們的不幸的其實是背後的政權,就是中共政權。」

中大男生說:「香港只能朝這個方向一直走下去,到2047年前需要不斷拼搏,拿回我們應得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