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國會眾議院全票通過後,目前正在等待參議院的全體投票。美國政要表示,中共干預美國立法機構這一法案的行為,是干涉美國的內政和主權。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4個多月來,中共多次聲稱,美國是香港親民主運動的黑手,批評美國國會《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干涉中共內政。

議員:《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關乎美國的外交政策和主權

資深聯邦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李辰/大紀元)
資深聯邦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李辰/大紀元)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由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和聯邦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聯合提出。

史密斯(Chris Smith)議員近日在眾議院一場有關香港的聽證會後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北京指稱美國是香港抗議活動黑手的說法是「愚蠢」的。

史密斯議員說:「我們沒有帶領這些抗爭。我們的角色是支持為民主和人權而抗爭的偉大英雄。 香港人為人權而戰,我們深受鼓舞。」

他表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關乎美國的外交政策和主權。「如何調整我們的外交政策,這是我們的領域,這是我們的主權。我們決定誰能進出美國,誰能來美經商。我們不歡迎人權侵犯者。」

他還說:「我們需要根據《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追究個人的責任。」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一旦通過,美國國務卿每年必須評估並確認香港是否仍保留自治權,以使其享有作為重要金融中心的特殊待遇。該法案還授權美國對相關人士進行制裁。

1992年,美國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保護香港自治。

前副國安顧問:干預《香港人權 與民主法案》是干預美國內政

美國前副國安顧問、愛達荷州前共和黨主席葉望輝(Steve Yates)。(李辰/大紀元)
美國前副國安顧問、愛達荷州前共和黨主席葉望輝(Steve Yates)。(李辰/大紀元)

前美國副總統的副國安顧問葉望輝(Steve Yates)最近在華府「台灣全球研究所」的年會活動上接受記者聯合採訪時表示:「任何時候,當中共外交部或任何官員試圖告訴美國,是否該在國會通過一項法案的時候,他們就是在干預美國的內政。」他說:「他們應該停止這麼做。」

國防部助理部長: 支持香港民主 是做美國自己

對於中共指稱美國是香港「反送中」抗議背後黑手的說法, 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於10月15日在華府智囊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年會活動上表示:「你不必做很多,就會被稱作『黑手』。我認為,避免這樣的標籤、被其束縛,不是我們的指導原則。」

他表示,美國不會為了避免被稱為香港抗議的「幕後黑手」而改變自己的原則。「我們就做我們自己」。

他認為,支持香港人為民主和人權抗爭,和美國的價值觀相契合。「我們相信言論自由、相信人權的價值。這就是我們受到中共質疑的原因」。

薛瑞福還表示,希望中共支持香港抗議者提出的合法要求,「尊重他們在1984年聯合聲明保障下的《基本法》所賦予的基本權利」。

「特朗普總統在聯合國的演講中提到了1984 年《中英聯合聲明》。作為國際社會,我們認為,法治和基本權利,應該受到尊重和保障」。

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 中共無中生有

最近在參議院聽證會上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 指出, 北京指稱美國是香港抗議的黑手的說法,是無中生有。

他說:「中共沒有提供證據證明,香港抗議活動背後有『黑手』,因為它(黑手)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