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宣佈10月召開十九屆四中全會後,傳出習近平的親信陳敏爾將成為中共「接班人」的消息,如今又有聲音質疑,陳敏爾會不會很快調往中央頂替某個常委。

久拖未開的中共四中全會一度傳出可能在10月24日前後召開,但又了無聲息,現在又被傳可能是在27日到31日間召開。

美媒引述一些中共黨員和政治分析人士的話認為,如此異乎尋常的長時間延遲開會,表明中共黨內與習近平之間存在分歧。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習近平擔憂反習派會在四中全會集體發難,可能對他的統治造成極大威脅,而這次的全會,更可能是習近平上台以來面臨的最大權力危機。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在自媒體披露,四中全會上,習近平可能先突圍,拉中央政治局常委趙樂際下馬,扶上可能的新接班人陳敏爾接任,只是能否成真,還有待觀察。

獨立時評人吳強在美國之音節目中分析說,中共四中全會事先就聲明是談所謂的治國理政,而實際上是為下一任期的政治局常委人選做準備。所以這次全會上的人事鬥爭是個非常重要的主題。

他說,在人事鬥爭問題上,2018年中共兩會修憲以來,整個形勢已發生變化,人事鬥爭的困難度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比如陳敏爾會不會上來頂替某個常委?哪個常委下,哪個常委上?這些變成了這次全會某種意義上最重要的問題。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被提及並非偶然,據中共政府網消息,韓正15日在重慶與到訪的新加坡副總理王瑞傑會面。當晚,王瑞傑出席了陳敏爾所設的晚宴。

期間王瑞傑提到與他一起訪華的第四代領導班子成員,並說希望此次會議能為兩國的下一代領導人鋪路,加強兩國的雙邊關係。

王瑞傑被認為將成為第4位新加坡總理,而接待王的陳敏爾是習近平在浙江的舊部,是習家軍的重要代表人物。

中共大外宣《多維》也高調報道此消息,並強調了王瑞傑的接班人身份和兩人的呼應話語。

習近平接班人浮現

陳破空認為,這是一個習近平接班人浮現水面的重大信號,而且比較確定。在王和陳的前述發言中,同時透露出中共高層重大意圖。

陳破空說,習當局在當下政經困局下文革老路走不通,可能正在考慮新加坡模式。在高層輪換機制上,向新加坡學習,以目前的任期制,加上一黨專政下的高層篩選機制,選擇下一代接班人。而王瑞傑說出的話,釋放了中共高層的意圖。

他認為,陳敏爾一旦在四中全會前被明確定為接班人,也就說明習在今年北戴河會議遭挫敗,不得不搞回任期制,但習不放心團派、江派,要找自己人接班,所以就選定了陳敏爾。

陳破空說,這次四中全會陳敏爾以甚麼角色露面值得觀察,還是政治局委員,或者突然調到中央都有可能,因為最近也傳四中全會會有重大人事變動。

趙樂際被習近平警告

與陳敏爾仕途大熱相反,現任常委趙樂際則在四中全會前突然被爆曾被習近平警告。

前中組部長趙樂際在中共十九大入常接替王岐山任中紀委書記。中共宣佈10月召開四中全會後,18日港媒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的話稱,趙樂際因秦嶺違建別墅案與陝西千億礦權案,遭習近平警告。

據《看中國》評論員鄭中原分析,目前習近平在常委中的鐵桿只有栗戰書,因此正在政治局委員中安排和網羅更多人馬,比如陳敏爾可能很快回到中央獲得更大實權,充當所謂儲君角色。而趙樂際即使不受處理,也會被架空而奪去實權。

另外,持續4個多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蔓延成對北京非常不利的國際事件。港媒《蘋果日報》此前刊文稱,北京很難在短期內徹底解決香港危機,而習近平要化解黨內的反對聲,必需追責現分管港澳事務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等人。

報道還引述最新消息稱,江派常委韓正以及港澳辦和中聯辦的主管,或將在四中全會上做檢討。#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