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少輕支道林》

王逸少(1)作會稽,初至,支道林在焉。孫興公謂王曰:「支道林拔新領異(2),胸懷所及自佳。卿欲見不?」王本自有一往雋氣(3),殊自輕之。後孫興支共載往王許(4),王都領域(5)不與交言,須臾支退。後正值王當行,車已在門,支語王曰:「君未可去,貧道(6)與君小語。」因論《莊子逍遙》,支作數千言,才藻新奇,花爛映發(7)。王遂披襟解帶(8)流連不能已。

【注釋】

1.王逸少:即王羲之。

2.拔新領異:言其言論超拔新穎,勝過其它不同的說法。

3.雋氣:才氣超過常人。

4.許:處所。

5.領域:疆界。此指自我矜持。

6.貧道:漢魏、兩晉出家人的謙稱。意謂自己對佛道的修養仍少。

7.花爛映發:百花映日燦爛開放。形容詞藻華麗。

8.披襟解帶:披開衣服解開衣帶。比喻留連忘返。

《人以王茍子比許掾》

許掾(1)年少時,人以比王茍子(2),許大不平。時諸人士及林法師(3),並在會稽西寺講玄,王亦在焉。許意甚忿,便往西寺,與王論理,共決優劣,相苦(4)折挫,王遂大屈。許復執王理,王執許理,更相覆疏(5),王復屈。許謂支法師曰:「弟子向語何似?」支從容曰:「君語佳則佳矣,何至相苦邪?豈是求理中之談哉?」

【注釋】

1.許掾(音院):許詢,字玄度,高陽人。辟司徒掾,故稱許掾。 

2.王茍子:王脩,字敬仁,小字茍子。起家著作佐郎,琅琊王文學,轉中軍司馬。

3.林法師:支遁。

4.相苦:為難。

5.疏:疏通其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