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

您好!

7月17日,您在白宮會見了27位宗教迫害倖存者,其中,包括來自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張玉華。您是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來第一位會見法輪功學員的美國總統。對此,我深表讚賞。

中共統治中國大陸70年,14億中國大陸人沒有信仰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沒有免於匱乏的自由。中共的「長城防火牆」,將14億中國大陸人圈在一座大監獄內。北京中南海的紅牆,幾乎屏蔽了所有真實的聲音。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幾乎聽不到真話。

我曾在中共的監獄裏,經歷了一場大騙局:鑑定人騙預審警官,預審警官騙檢察官,檢察官騙初審法官,初審法官騙終審法官,終審法官騙監獄警官,然後,所有這些人,合起伙來,上騙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下騙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由於中共的司法體系是暗箱操作,這個大騙局被掩蓋了長達10年之久。

您是習近平主席的老朋友,跟習主席有溝通的渠道。我給您寫此信的目的是,請求您轉告習主席:委託中國國家副主席王歧山,將這場大騙局徹底調查清楚,將罪犯繩之以法。

我叫王友群,法學博士,曾經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因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中共非法監禁5年。

2015年1月22日,我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從北京機場離境,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中國有一部非常有名的古典小說《西遊記》,其中寫道:「夫人身難得,中士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人身難得,我們得到了人身;中士難生,我們生在了中國;正法難遇,我們遇到了正法。可以說,我們是最幸運的人。

這個正法是甚麼呢?就是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中國東北的長春市傳出。法輪功要求修煉者嚴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5套簡單易學的功法,4套動功,1套靜功。

因袪病健身、淨化身心有奇效,法輪功迅速從長春傳到北京,從北京傳到全中國,從中國傳到全世界。1998年11月24日,上海電視台報道:「到目前為止,包括港、澳、台在內的全國各地,都有自發性的群眾煉功組織,並傳遍歐、美、澳、亞4大洲,全世界約有1億人在學法輪大法。」

1999年,有78年歷史的中共,黨員人數為6322萬。

1999年,只有7年歷史的法輪功,學煉者達1億多人。

這麼多人學煉法輪功,令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非常嫉妒和恐慌。他擔心學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會危及他的權力。從1999年7月20日起,江澤民動用全部國家機器,以古今中外最邪惡的流氓手段,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

至今,這場迫害已持續20年。

但是,「撼地球易,撼法輪大法和法輪大法修煉者難!」法輪功不僅沒有被打倒,相反,傳播到全世界114個國家和地區。

在耶穌誕生的以色列,在釋迦牟尼誕生的印度次大陸,在蘇格拉底誕生的希臘,從北極圈內的芬蘭羅瓦涅米市,到靠近南極的紐西蘭南島,從太平洋上的塞班島,到大西洋上的紐約長島,從加拿大到美國到中南美洲,到處都有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的身影。

法輪功的經典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43種外文,在中國大陸以外公開出版發行,成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上被翻譯成外文最多的中文經典。

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5月8日,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江澤民。其中,我寫道:「法輪大法揭示了許許多多科學的奧秘,是真正超常的科學」。這裏,舉3個實例加以說明:

實例一:

1999年10月25日,江澤民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時,第一次稱法輪功為「X教」。從此以後,中共所有宣傳工具都把法輪功當「X教」批判;中共所有專政機器都把法輪功當「X 教」鎮壓。

但是,2005年,中共公安部發佈《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5】39號)。通知稱,「到目前為止,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14種。」2014年6月2日,中共《法制晚報》公佈了這個通知中認定的14種邪教,其中,沒有法輪功。

2005年,中共的公安部長是誰?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大幫兇周永康。

到2005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6年。在中共公安部的領導下,全國各地的警察每天都在以涉疑犯了「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罪名,抓捕法輪功學員。

我曾在中紀委法規室工作過。據我所知,作為公安部正式下發全國實施的通知,從起草到審議到發佈,要經過許多官員把關,應提交公安部部務會議討論通過。審議這個通知的官員,至少應包括公安部長,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其他公安部副部長,公安部法制局局長等。

非常奇怪的是,經過公安部上上下下幾十雙眼睛審議通過、專門「認定和取締」邪教的通知中,不包括法輪功!

請問:時任公安部長周永康是「死人」嗎?時任公安部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劉京是「死人」嗎?當時公安部的其他副部長以及相關官員在審議這個通知時全都睡著了嗎?

為甚麼將法輪功當「X教」迫害了6年的公安部,發佈的專門認定和取締邪教的通知中沒有法輪功?這用中共信奉的無神論解釋不了,用中共信奉的唯物論解釋不了,用中共信奉的馬克思主義解釋不了。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神不允許!

實例二:

2008年,周永康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大的幫兇。

2008年,周永康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

中共沒有司法獨立。中共的司法系統,包括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監獄等,都必須服從中央政法委書記的領導。2008年,周永康是中共司法系統最大的官。

2008月7月11日,第29屆北京奧運會前夕,我被中共非法抓進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2008年8月17日,被換押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11月19日,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我,寫了一封致時任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信末,提出兩點強烈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

此信寫好後,上交解國建(音)警官,解國建警官上交北京市公安局預審警官竇崢(音),竇崢立即提審了我。為留下一份歷史記錄,我同意做了一份筆錄。筆錄上記錄了王友群2008年11月19日寫了致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議》。確認這些信息後,我在筆錄上簽字,並按了手印。

當時,周永康有權,有錢,有一切;王友群無權,無錢,無自由。王友群與周永康相比,就像雞蛋與高牆。

按照常人的觀點,周永康利用職權置我於死地,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這樣的事沒有發生。

不僅如此,無論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的初審判決書,還是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終審裁定書,都沒有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周永康。

為甚麼?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神不允許!

實例三:

科學來不得半點虛假與狂妄。

科學的鑑定結論經得起反覆檢驗。

2008年12月12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當一位姓宋的警官告知我的電腦、U盤、MP3的鑑定結論時,我明確指出:這個鑑定結論是偽造的。

偽造這個鑑定結論的,是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鑑定人。

極端荒謬的是,這個偽造的鑑定結論,竟然被北京市公安局預審警官竇崢、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檢察官陸俊釗、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認定」為我的「犯罪證據」。

2009年10月13日,我在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上訴狀》中,明確要求法官依法在法庭上質證、查實這個鑑定結論的真假。但是,北京市第一中法院法官賈連春,不僅不敢依法在法庭上質證、查實這個鑑定結論的真假,而且,從上訴到接到終審裁定書,我一直沒有見到賈連春法官。

謊言最怕當面戳穿,騙子最怕當面對質!

在我被非法監禁的5年裏,基於鑑定人偽造我的電腦、U盤、MP3的鑑定結論,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以及上訴狀,向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出乎中國大陸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官、檢察官、法官、獄警意料之外的是,中共的公、檢、法、司,從下到上,直至江澤民,沒有一位官員敢對我的巨額索賠要求說一個「不」字!

無論是北京市西城區法院的初審判決書,還是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終審裁定書,都沒有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江澤民等(參見我2019年10月5日在《大紀元》發表的《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

為甚麼?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神不允許!

您的朋友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前,曾經相信「頭上三尺有神明」,結果,在神的護佑下,反腐打虎、軍隊改革、從上到下換人,三件大事,件件都是大難事,但是,他都做成了。

中共十九大一結束,習近平跑到上海中共一大舊址,舉著拳頭,發誓為不信神、不敬神、宣揚無神論的馬克思鼓吹的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結果,沒有神的護佑,一步錯,步步錯,一直錯到今天,內外交困,罵聲遍全球。

所幸,習近平有您這個朋友,您一次又一次伸手去拉他,希望他回到正道上來,令我非常感動。今天,習近平仍坐在一座即將噴發的活火山口上,危險至極啊!

1987年6月12日,當時的美國總統列根在西柏林的勃蘭登堡門前,發表了《推倒柏林牆》的著名演說。在這個演說的結尾,列根探討了西柏林人之所以能夠在極端險惡的環境下創造偉大歷史奇蹟的深層原因。這個深層原因,歸結為一個字,就是「愛」!

甚麼是「愛」?我理解,就是「善」,就是「慈悲」。

這裏,我請求您,本著「愛」,本著「善」,本著「慈悲」,將我的真話傳遞給習近平。

當年,江澤民聽不進我的真話;如今,江澤民已成為臭名昭著的千古罪人。

衷心希望習近平能聽進我的真話。

王友群

2019年10月18日於美國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