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每七年舉行一次對生命倫理法的修正。2019年9、10月間,在法國國民議會內,連續幾個星期的生命倫理法修改研究和討論會後,法國上塞納省議員安德烈.加多倫(Andre GATTOLIN)和洛麗亞娜.羅茜(Laurianne Rossi)聯合撰文《法國應該承諾反對強摘器官》。

10月2日,法國《解放報》網站發表了以上文章。

文章強調法國倫理法的空缺,即反對強摘器官的國際性工業的發展,這是非常有利可圖、鮮為人知並令人駭然的器官移植。通過倫理法的修改,設立器官移植跟蹤,可保護法國病人,同時保護受害者。

文章中說,強摘器官和器官販賣是長久以來的一個全球現象。在一些國家,如巴西、印度及東歐的一些國家,是犯罪組織和流氓集團的所為。然而,在中國,好幾個報告和調查證實,十多年來,存在大批量操作(強摘器官)的現象,並且受到(中共)當局鼓勵。

文章引述,根據2006年出版的加拿大人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的一份報告,強摘器官的主要目標是成千上萬的被關押異見人士,特別是法輪功學員,還有被關押的維吾爾族人和西藏人。

文中提到:今天,根據中國醫院公佈的數字,在中國每年進行大約九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器官的來源不明,政治犯的數字和判處死刑的人數的確非常高,還是國家機密。當局不斷上升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加上法輪功學員以健康的生活方式聞名,這與在中國的大量可用器官不會沒有關聯。

(在中國)只需要幾個星期就可為接受者找到匹配器官,而在法國要等幾年的時間。這是不可奢望的速度,吸引了等待移植器官的有錢人。這部份人中,法國公民的人數字上升,病人們不再猶豫,平均一人幾萬歐元,以一種新的令人擔憂的旅遊醫療的形式,流入中國醫院。

文章說:巴黎皮蒂-薩皮特埃瑞爾醫院(Pitie-Salpetriere)神經科學醫生、非政府組織「醫生反強摘器官組織(DAFOH)」的科學顧問阿萊克西.傑南(Alexis Genin)也譴責了這些做法,並說一些中國醫生背叛了法國衛生系統給予他們的信任。的確如此,我們最好的外科醫生(器官移植的先驅)二十多年來一直對他們的中國同事進行培訓。今天看到這種知識被扭曲地用在了把人體器官放到了商品交易市場上,實在是讓人無法接受。

面對這種既有悖於倫理道德,又危害最基本人權的極其嚴重的局面,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西班牙、以色列、意大利、挪威和台灣等國,已經修改了他們的刑事法規。其中像比利時、英國、加拿大等國已經開始在議會就該主題進行辯論。

而在美國、歐盟、澳洲等國已經在議會通過了決議案,強烈譴責那些迫害及強摘或買賣器官。

在法國,幸運的是器官捐贈都是自願、免費和匿名的。目前,正在討論的生物倫理法案中,強烈重申了這些原則。但是,根據生物醫學機構的統計,每年有三百名患者離開等待移植的名單,但他們沒有死亡,也沒有器官移植記錄,身體狀況並沒有惡化……至少在法國沒有移植的記錄。那麼那些人哪裏去了?我們必須得有辦法精確地回答這個問題。

文章最後強調,法國是國際人權宣言的發起國,必須堅決地和帶有榜樣性地展開道德戰。否則,法國將有可能成為隱匿和不受控制的器官移植市場的同謀,而非政府組織DAFOH稱其為冷酷的群體滅絕,一種看不見的群體滅絕。

文章來源:明慧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