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自「反送中」以來,已持續抗爭數月。他們的勇敢和堅持得到了來自全世界的關注、鼓勵和讚賞。就在幾日前,挪威國會有議員在其臉書上寫道,「我已提名每天冒著生命危險去捍衛言論、民主自由的香港人,獲得2020年諾貝爾和平獎,我希望這將進一步鼓勵Stand With HongKong這場運動。」

話語簡短,卻透出港人的抗爭意義非凡。首先,她精確的定義了有資格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究竟是怎樣的港人。「每天冒著生命危險去捍衛言論、民主自由」已然指出,聽命於中共的暴力港府與港警正在威脅著爭取民主、自由的港人的生命安全。與提出「五大訴求」的港人顯然不同,下令向港人施暴的林鄭月娥及其馬仔已成為站在「和平」對立面的歷史罪人。在挪威議員以及全世界嚮往和平的人們心中,只有那些用生命去捍衛和平的百萬香港民眾,才是2020年諾貝爾和平的被提名者。

翻看諾貝爾和平獎的歷史也不難看出,同一地區的百萬民眾同時被提名似乎是史無前例的。這也足以表明,在反對獨裁暴政這件事上,港人的心聲是如此一致。百萬香港人走上街頭,沒有人凸顯個人的「驍勇」,卻表現出了全體港人的勇敢無畏。正是因為他們放下了對個人處境的恐懼和擔憂,才有了數月以來港人們的守望相助。

要想擁有長久的和平,顯然不是向暴政妥協、退讓,而是勇敢的站在它面前,不受其恐嚇、淫威。如今百萬港人永不言棄、堅持抗爭的意志,正是對「捍衛和平」所進行的最佳詮釋。他們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實至名歸、意義非凡!

除此之外,香港人的這場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還大有「拋磚引玉」之效,因為她鼓勵了其它不少國家和地區都加入到Stand With Hong Kong的行列中來。有消息顯示,「9月28、29日,全球24個國家、65個城市舉行『全球連線-共抗極權』遊行、集會」。這足以表明,「支持香港、反對中共極權的抗爭行動,在全球遍地開花」。在此之前,世界各地其實早已出現了表示支持香港民眾的「連儂牆」。另有文章寫道,「全球支持香港聯盟」也成立了。

直到最近,全球「Stand With Hong Kong」的氣勢不但沒有回落,反而還引發了「名人效應」。10月5日,NBA侯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利在個人推特上發聲,表示「為自由而戰,和香港站一起」。當被中共威脅,要求炒掉莫利時,火箭隊老闆卻回應,「我擁有全聯盟最好的總經理」。此後,「球員,以至總裁,紛紛站出來發聲」。人們無意中發現,原來,在這個世界上,不向中共妥協、敢與中共抗爭的,其實大有人在。

還有兩名美國參議員最近在訪問香港時公開證實,「未見到抗爭者暴力行為」,「香港已變成警察城市」;「我們需要貿易談判,但我們更需要站起來對付中共國,捍衛我們的價值觀」。此外,在漫威電影中飾演爆紅角色的美國男星克里斯·伊凡也在推特中寫道,「每一個選擇遠離政治的人,這是你的權利,但要知道底線在哪裏,要預備有一天挺身而出」。這則推文被轉至香港「連登」論壇時,人們發現,百萬香港人的挺身而出正在默默的影響著這個世界,並讓其發生改變。

將全球這場「Stand With Hong Kong」的運動推向高潮的,是美國國會眾議院以「全體一致同意」的表決形式,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那一瞬間。美國兩黨以最驚人的速度、最理性、果斷的態度表示,將制裁那些「對香港任何個人真正實施或威脅移交、任意關押、酷刑或強迫認罪」或「在香港進行其它嚴重侵犯國際認可的人權的行為」的人。這些人顯然不是別人,正是將百萬香港民眾逼入絕境、把香港變成人間地獄的中共及其成員。

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羅西義正言辭的表示,「對這次討論中站在鎮壓(香港民眾)、政府那邊的人,我告訴你:一個人哪怕獲得整個世界但失去了靈魂,那又有甚麼意義?!」可見,香港人冒著生命危險進行和平抗爭的正義之舉,不僅能讓人看清中共的邪惡,還能讓人了解靈魂的意義與價值。這種效果,也唯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才能實現。

中共殺人害命,企圖用暴力和謊言搞亂這個世界。而香港以及世界民眾的回應讓我們看到,阻止中共奸計得逞的最有效方式,絕不是以暴制暴、以惡治惡。

理智不清、魔性大發的中共惡徒並非沒有恐懼,他們之所以囂張,是因為自認為在暴力面前,人人都會變得恐慌、怯懦。一旦所打壓的對象臨危不亂、從容不迫、堅忍不屈時,暴政、惡徒就會自亂陣腳、變得狂躁不安、並最終走向滅亡。這也正是中共無法臣服人心、無法戰勝和平、堅忍的香港人、永遠消滅不了「真、善、忍」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