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張家口市萬全區5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貴斌,2006年9月被非法關押在張家口十三里看守所,僅2周時間離奇死亡。近期,有知情者爆料,王生前曾遭看守所頻繁抽血和體檢,疑似被活摘器官。

《明慧網》報道,2006年9月1日,王貴斌被萬全縣國保、洗馬林鎮派出所警察等人綁架,警察聲稱王貴斌在9月14日深夜1點死亡,但卻不讓王貴斌家人看屍體。

據和王貴斌一起被非法關押在張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說:「在王貴斌被迫害致死前兩天,看守所工作人員就頻繁地給他們檢查身體、抽血等,後來王貴斌被帶走後再也沒有回來。」

在中共監獄、看守所、勞教所中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幾乎人人都經歷過嚴刑拷打,很多人在遭受酷刑之後,又被進行體檢:驗血、腎臟超聲檢查,胸部X光檢查,心電圖檢查和尿液檢查等等,這一現象引外界質疑。

2006年,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非法販賣,牟取暴利的罪行被首次曝光,此後,多年來,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的指控被列入聯合國及美國國務院、美國國會等機構的人權報告書。多個國家和地區也通過決議案,立法或正在推動立法,譴責這一罪行。

報道說,從種種跡象分析,這位曾經和王貴斌關押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懷疑:「王貴斌被活摘了器官。」

同時,據洗馬林鎮治保會人員龐海說:他奉命帶王貴斌家人去看遺體的時候,王貴斌三兒子還沒到跟前就被左右的工作人員暴打一頓,並被威脅利誘,王貴斌三兒子只遠遠地看了一眼遺體,「遺體已經被冷凍,只看見脖子處一個大疙瘩。」

王貴斌家住萬全縣洗馬林鎮,生前在村裏是公認的好人,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更是按真善忍標準做人。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當地派出所、治保不法人員多次闖入王貴斌家中非法抄家,王貴斌先後被中共不法人員綁架十多次次,被非法關押在村委會、鎮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遭受毒打、侮辱、折磨、勒索罰款等。

在被迫流離失所中,王貴斌曾被迫在瓜棚、墓穴中住宿。

2006年9月1日早六點左右,王貴斌剛剛走進他三兒子家的蔬菜店,洗馬林村就有監控人員,打電話通風報信。

一會功夫,洗馬林治保會主任郭萬保、派出所蔡建平等人到達王家,謊稱讓王貴斌到派出所說幾句話,結果在過往行人的眾目睽睽下,強行將王貴斌塞進警車。

兩天後郭萬保將逮捕證扔給王貴斌的家人。

9月15日下午4點多,萬全國保大隊的警車再次來到王貴斌家門口,洗馬林派出所司機田海東傳話說找王貴斌的妻子說幾句話,一女警察還偽善地說:我們是路過此地順便帶你。

他們到了看守所已是晚上7點多,警察說王貴斌已於15日凌晨去世,是「餓死」的,王貴斌妻子當時癱倒在地。

王貴斌妻子的三兒子回到家,見母親不在家,聽說被人帶走,便打車追到張家口十三里看守所,聽說繼父已去世,說既然人已死,我們將遺體帶回家。看守所的人說:「火化我們能做主,帶走人我還犯罪。」母子二人沒有見著遺體。

9月17日早上,警察去王貴斌家,讓王貴斌妻子簽字,好好的一個人,不到半個月不明不白就這樣死了,王貴斌家人不簽字,也不允許火化。

9月18日,警察又讓去簽字,王貴斌老母親的女兒早已過世,兒子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和生活依靠,當她聽說兒子已死,痛哭流涕,坐在警車前哭得背過氣去,警察見勢不妙,掉頭就逃。

9月19日,王貴斌母親身體出現抽搐,差點死過去,經扎針搶救才緩過氣來,家人帶王貴斌老母親去公安局要人,警察「答應」第二天去見遺體,並說給出安葬費,解決王貴斌老母親和妻子的生活費問題。

9月20日上午,因王貴斌老母親及家屬身體極度虛弱,萬全縣6名法輪功學員陪家屬到張家口殯儀館,結果都被非法抓捕。有人說:「看死人,還被抓,萬全公安太邪惡了。」

報道說,中共把一個手無寸鐵的善良老實人置於死地,從上到下參與迫害的人數高達上百人,包括張家口市以及各縣拘留所、看守所、公安局、鄉、村,以及一些不明真相的普通老百姓。

近期,美國、加拿大、英國及澳洲的法輪功學員將一批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名單遞交給本國政府,要求依法對這些惡人及其家屬拒發簽證、凍結海外資產。相關政府部門均告知會及時依法處理。

在最近遞交的名單中,有中共宣傳部門負責人,有各級政法委、「610」負責人,有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有監獄系統負責人,有法官,有勞教所警察。既有直接實施迫害者,也有制定政策者及下達命令者。

美國國務院官員稱讚法輪功學員遞交的材料詳細、清晰,歡迎收到更多迫害者的名單。並告知,近年在中國有多人因迫害人權被拒發簽證,皆因參與迫害法輪功。#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