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裏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破陣子》 辛棄疾 

醉夢裏挑亮油燈揮動寶劍,夢中又回到了當年吹響號角的營寨;將士們在分吃烤牛肉,五十弦琴翻奏著雄壯的塞外曲;沙場上點兵即將出征。

戰馬像的盧馬一樣跑得飛快,弓箭聲聲如霹靂震耳離弦;(我)一心想替君王完成收復失地的大業,贏取世代相傳的美名。只可惜(壯志未酬)身先老。

辛棄疾一直主張抗金,因此被朝廷主和派排擠,在四十一歲時被誣陷而削去了一切官職。棄官後的辛棄疾一直隱居江西上饒近二十年。作為一位熱血男兒,一位勇冠三軍,能征善戰的抗金英雄,平生滿懷報國之志,此時卻報國無門,壯志成空。可見他內心深處的悲憤波瀾起伏。民族和國家的興亡總是在撥動他的心弦,此時的辛棄疾只能以筆代矛,用詩詞來抒發理想和心聲。

這首詞是辛棄疾四十三歲那年寫給友人陳亮(南宋著名愛國學者)的,此時的辛棄疾已賦閒在家兩年。在隱居上饒期間,他一面賞山玩水,體會田園風光的怡靜之趣;一面在心靈深處卻湧動對報國理想的追求。英雄寂寞的苦悶;壯志難酬的悲憤。在這種感情的起伏中度過了近二十年。

回望詩人一生,他二十一歲時揭竿而起,參加義軍抗擊金兵;在二十二歲那年,夜襲敵營,捉拿叛徒張安國並擊退金兵,帶領眾義軍人馬衝破金兵烽火,日夜兼程投奔南宋。其壯舉一時驚動南宋朝野,壯聲四起,鼓舞士氣,令聖天子一見三嘆息。

豈料南宋朝廷偏安一隅,無心收復失地。懷抱滿腔熱血,渴望一展宏圖的辛棄疾冒死來到南宋,卻從此落入了碌碌無為的境地。主和派充斥官場,把持權位,朝野上下一片苟且偷安的氣息;辛棄疾雖被委以安撫使等重職,可是這與他的驅除金兵,收復失地的理想大相徑庭,他深感歲月匆匆,華髮早生而壯志轉眼成空,內心的壓抑和痛苦難以傾述。

隱居期間,詩人用詞來表達內心的愁苦—「月朧明,淚縱橫」(江神子‧和人韻),一個曾經馳騁疆場,出生入死的錚錚鐵漢,此時獨自憂傷,對月淚流;他也曾借酒澆愁,哪知愁更愁—「酒兵昨夜壓愁城,太狂生,轉關情」(江神子‧和人韻);他也曾以筆宣洩,即使這樣,也是「寫盡胸中,塊壘未全平」(江神子‧和人韻)。

山河破碎,復土難收的悲哀;英雄無用武之地,壯志成空的悲哀:種種悲哀纍結在胸中;詩人借《破陣子》抒發自己多麼渴望重回沙場,馳騁敵陣,橫掃金兵,為君王收復河山,為朝廷建功立業的宏大抱負!

嘆生不逢時,悲英雄失路!南宋小朝廷怯懦無能,只圖一時偏安,不顧北方金人如虎狼窺視。像辛棄疾和岳飛這樣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民族英雄在這樣的時代只能抱憾終生,一生遺恨,令後人搵淚;可他們的精忠報國的英雄氣概氣貫長虹,千百年來激勵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