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10月17日),來自各大專院校的學生們在15歲逝世少女陳彥霖生前上課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的設計大道進行祭典和舉行集會,進一步要求職業訓練局(VTC)提供CCTV(閉路電視),希望讓真相浮出水面,來自各大專院校的學生會代表們分別發言,要求公義和真相。

陳彥霖生前就讀職業訓練局(VTC)機構成員青年學院, 於調景嶺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上課。當日,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的校園內,佈滿「讓真相浮出水面」的連儂牆,一個大大的「奠」字貼在了鑲有陳彥霖生前照的上方,鮮花和水果擺在了悼念陳彥霖的祭壇上,不時有學生前往拜祭,並有橫幅提醒VTC的郭龍基院長,「你看海時,你有心痛嗎?」集會前,學生們和關心陳彥霖事件的市民們向陳彥霖的遺像鞠躬並默哀一分鐘。

VTC學生會會長梁建榮表示,他代表VTC全體師生、出席來賓,以及關心彥霖事件的香港人,向陳彥霖致悼詞,他在悼詞中說,「在這個天人同悲的日子裡,我們懷著無比沈痛的心情一起來到這裡,送別我們的一位摯友,一位朝夕相處的游泳健將,一位死因不明的15歲同學——陳彥霖,此時此刻的我們心情沈重。」

梁建榮表示,他代表VTC全體師生、出席來賓,以及關心彥霖事件的香港人,向彥霖家人致以深切的慰問。「我們無法相信,我們也無法相信這一令人心情沈重的事實,教室裡的她活潑生動的話語,操場上那舞動身軀的倩影,游泳池裡,她那矯健的英姿,遊行示威場上,她那意志堅定的身影,無一不浮現在我們眼前,活潑開朗的她,一直鼓勵香港人『加油!』的她,怎麼說走就走了呢?我們怎麼能夠相信警方說的『無可疑』就是『無可疑』呢?她只有15歲,她青春可愛,她追夢的日子還很長,然而彥霖同學永遠離開了我們。」梁建榮說。

梁建榮還在悼詞中說,「同學失去了一位好同學,父母失去了一位好女兒,香港人失去了一個同行的兒女,往事依稀,淚眼矇矓,千言萬語道不盡我們對彥霖的思念,更驅使我們上下一心,在今日出席學界萬人大集會,集萬人之力,聚眾人之志,定能還彥霖同學的清白,讓彥霖同學安息!

逝者已逝,彥霖同學你就安心去吧!」

最後,梁建榮表示,「要堅信你的同學,你的老師,你最愛的香港人必定更加堅強,為你走完沒有走完的路,一定還你一個清白。天堂路遠,原彥霖一路平安!」

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呂天忻在發言中表示,當得悉陳彥霖死亡的消息後,心情非常的沉痛,同時也覺得非常的震驚。

她說:「沉痛在於她僅僅是一個15歲的少女,想想15歲的時候,你和我正在做些什麼?讀書的讀書,上學的上學,打機的打機,而一個15歲香港少女面對的是什麼?每天都在不停的在『吃』催淚彈,甚至要在前線面對槍林彈雨,甚至15歲的孩子在死因不明的情況下,她的屍骨被草草火化,這個就是今天15歲香港人面對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非常的沉痛。」

呂天忻覺得震驚是因為「是正常人都會覺得一個游泳健將不可能全裸而且在海邊發現她的屍體的時候,警方居然告訴我們說陳彥霖的死因『沒有可疑』,緊接著幾天後她的屍骨被草草火化,這也證明香港所謂法治,所謂公義,所謂制度歧視已經分崩離析,已經不復存在。」

呂天忻還說,他們是被時代選中的孩子,她也相信每一個香港人都是被時代選中的香港人,當一個15歲的少女在前線為我們『吃』子彈的時候,我們作為大人能夠做的有很多很多,當當權者不肯幫助這名15歲少女還一個公道之時,她的校方在做些什麼呢?」

她又說:「我記得在一個禮拜前,在中大學生與中大校長段崇智有一個會面,會後有一個學生跪地痛哭,那有人問,為何你要去跪校長?你為什麼要如此低聲下氣?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她是校長,因為在一間學校是沒有人可以取代校長保護學生的地位的,沒有人可以取代他保護學子的地位的,只有校長,只有校方才能夠保護學生,但是陳彥霖的校方面對她所面臨的威脅,沒有很好的保護她。」

呂天忻最後還說,如果校方及早公佈CCTV,也許真相早已浮出水面。她說:「如果校方能夠儘早公佈CCTV的片段,如果當權者沒有草草將彥霖火化,如果當權者願意徹查真相的時候,今時今日會否有如此眾多的疑點呢?會否有如此眾多的謠言滿天飛呢?答案是『絕對不會』」。

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也在發言中表示,2014年香港人為了公義、為了基本法對香港的承諾走上了街頭,希望通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讓這個政權聆聽市民們的聲音。他說:「雨傘革命失敗了,而社會運動一沈不起,2016年為本土發聲的義士因為自己的理念,為自己所相信的公義而入獄,為我們香港人坐了六年的監獄,到今時今日,我們依然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能夠讓這個不公義的政權、這個殺人政權低頭,100萬、200萬人遊行它自始自終都沒有聽過我們的聲音,我們走出來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不單止為了公義,不單止為了自由,不單止為了我們失去的東西,他們承諾過但是卻不給我們的東西,而是為了我們的尊嚴,這個政權正在踐踏我們的尊嚴。」

方仲賢還說,年輕一代站出來,是因為上一代沒有為了他們去爭取,「我們沒有怨恨我們的上一代,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如果學他們,重蹈覆轍,我們的下一代、我們的未來都會受到同樣的煎熬,我們不希望這種事情會發生,如果我們贏得了這場革命,我們寧願沒有下一代,因為沒有任何一個生命應該去承受這樣的折磨、這樣的煎熬,去為他們的上一代承受這樣的折磨、這樣的痛苦,去為上一代承擔他們遺留下來的包袱。」他說。

方仲賢表示,15歲的孩子會相信與政權有這樣和平理性的溝通是可以得到他們要得到的結果的,然而「在這四個月中看到,我們以往所信仰的治安、法治、警察、信賴完全蕩然無存。」他說。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梁耀霆則表示,當得悉知專這位同學死亡的消息後,相信全香港人都和他一樣感到非常的沉痛,他說:「我們年輕人為香港付出為的是為香港的未來和下一代有一個美好的將來。『但是經歷了這四個月的運動我們看到,社會有多麼的不堪,充滿了多少的不公義,四個月來,無數人受傷、受辱,甚至受害,犧牲了自己的學業,前途甚至生命,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堅持下去,堅持對公義的追尋。」

也許找出真相會花費20年、3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但是梁耀霆說,「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場革命,我們要做的不只是為了改變我們的社會制度,更希望將這幾個月來所經歷的事情還原真相。讓我們對得起我們的前人、我們的兄弟以及我們的下一代。」

梁耀霆相信,陳同學的死對香港人是一個反思,「到底什麼是真相,沒有一個人能夠說得清。為什麼連特首講的話都沒有人相信了呢?這個社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所有的當權者為什麼不能夠給我們一個答案,而當權者到底在服務於什麼人呢?到底背後又什麼陰謀,讓校方像擠牙膏一樣不願透露全貌呢?」@

責任編輯:李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