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漢能集團創始人李河君以1655億的財富值蟬聯大陸「首富」,其財富大部份來自於旗下的漢能集團。但4年後,漢能位於北京奧森的總部卻成了眾多員工討薪的維權地。同時,傳出李河君資金已被全面凍結,限制出境的消息。

綜合大陸多家媒體報道,漢能集團很多員工從5月份開始就再沒收到工資了,於是員工開始了艱難的討薪。

不僅在北京總部,漢能在全國的分公司也有欠薪的情況出現,漢能旗下水力發電、移動能源和薄膜發電三大集團下有員工近萬人,而捲入討薪事件的,已經達數千人。

不僅工資拖欠,7月份開始公積金也停繳了,8月份連社保也斷繳了。2018年漢能曾被曝強制員工購買公司相關理財產品,也很難拿回來了。

據初步估算,全集團除部份高管,已有接近7000人被拖欠了五個月的薪酬,預計欠薪額度每人最低十萬元起。若加上拖欠的公積金、社保費用,初步估算漢能集團目前所欠員工費用至少10億元以上。

隨著欠薪事件越演越烈,漢能集團創始人、實際控制人李河君近日首次作出回應。李在公司內部郵件發佈的《致全體員工的一封信》中,否認「惡意欠薪」,並聲稱力爭在10月底補齊;11月應該可以恢復正常發薪,但被拖欠薪資的員工已經表示不再相信了。

李河君同時強調自己不會「跑路」。不過據澎湃新聞報道,李河君承諾「不會跑路」背後的真實原因是無路可跑: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信息,李河君本人仍是失信被執行人,不得乘坐飛機等交通工具出行。

多位法律界人士表示,失信被執行人意味著被限制出境。在某些情況下,法院可以通知邊檢實施邊控。

短命首富

2015年,漢能薄膜發電的股價在短短幾個月內飆升,李河君的身價也隨之暴漲。憑藉著1600億元的個人財富,他超越馬雲等知名企業家,先後被《胡潤財富》和《福布斯》評為大陸首富。

但李河君在首富寶座上僅坐了兩個月。2015年5月20日,漢能薄膜發電以7.35港幣的價格開盤,開盤半個小時後,股價暴跌47%,最後漢能緊急停牌,股價就定格在了3.91港元。李河君個人財富蒸發掉了近1000億,「首富」名號也不再了。

事實上,早在2015年初,英國老牌財媒FT就發文質疑:漢能讓人看不懂,上市公司的主要營收來自於與大股東漢能控股的關聯交易,這些收入是大股東和上市公司之間相互倒手。

FT分析了漢能從2013年初到2015年2月份的走勢發現,這隻股票總在收盤前10分鐘左右出現飆升,25個月中,有23個月都是這樣。換言之,漢能的股價被操縱的嫌疑很大。

一年多的時間,漢能的股價就漲了1048%。後經一系列的調查,香港證監會停止漢能股票交易,李河君也被「清」出了上市公司。

再後來,整個光伏產業都成了「產能過剩」,直線墜落。

資產被拍賣

據自媒體「金角財經」報道,今年8月15日,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官網發佈公告稱,9月17日10時至9月18日10時止,將分別拍賣金安橋水電站有限公司(下稱金安橋水電站)40.48%股權及10.88%股權。

這共計51.36%的股權為漢能集團持有。據稱,該水電站是由民企投資建設的最大水電站,總投資超過200億元,曾被李河君稱作「印鈔機」。但現在卻淪到被拍賣的下場。

根據評估,漢能集團持有的金安橋水電站80%的股權價值21.97億元。上述股權拍賣完成後,其持股將降低至28.64%,失去金安橋水電站大股東的位置。

事實上,金安橋水電站這個「印鈔機」並沒有李河君說的那麼牛。水電站2015年、2016年的淨利潤有3.1億和2.2億,但2017年就已經變成了虧損2.6億。

據報道,由於債主太多,這一水電站項目曾被反覆質押,債務糾紛不斷。

「大貓財經」查閱了公開的工商信息,漢能旗下的眾多企業,尤其是漢能控股旗下水電站公司,今年以來,基本上全部股權都被凍結了,涉及北京、天津、湖北、江蘇等多省市各層級法院的判決執行。

今年8月,界面新聞報道,2018年3月27日及今年1月14日,法院向漢能集團、李河君發出執行通知,責令其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

經法院裁定,漢能集團、李河君已有約15.27億元的銀行存款遭凍結、劃撥。此外,還凍結、劃撥了其應當支付的投資溢價、罰息,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申請執行費等。

但在採取完上述措施後,仍不足以履行生傚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因此,法院依法扣留、提取漢能集團、李河君應當履行義務部份的收入,或查封、凍結、扣押、拍賣、變賣其應當履行義務部份的其它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