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中美第13輪貿易談判結束。特朗普表示,和中方達成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包括數百億美元農產品交易,且下月將在智利召開習特會。

其政治效果,如筆者之前在《四中全會主導權爭奪戰》一文所說:「如果這第13輪談判真的取得『實質性進展』,習近平目前的被動局面將會得到極大的扭轉,增強其對政局的掌控力。」

但是,這種對習有利的政治效果卻因香港局勢的急劇惡化而大打折扣。可從兩個方面來看。

其一,港人反「送中」讓美國重新認識中國、認識中共。美國成為阻止中共摧毀香港的最強大外部力量。特朗普政府將中美貿易協議與中共和平解決香港問題相聯繫,而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也應無疑義。香港在中美關係全局中的地位和影響力顯著提升。如果香港破局,這極大可能是中美貿易協議的否決票。可以說,現在香港危局對習的衝擊超過了中美貿易戰(貿易戰因其長期性反而沒與那麼敏感了)。

蹊蹺在於,這次宣佈達成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時,特朗普說,他與中國方面討論了香港問題,現在香港抗議人數已經減少了,「我認為這(香港問題)會自行解決,事實上我認為這項(貿易)協議對香港人民來說非常重要。我認為這對香港來說是一件非常積極的事情。」

外界對此有多種解讀。但是,如果中共愚蠢地將此理解為特朗普「出賣香港」,則將大錯特錯。

要準確理解特朗普的這次表態,必須聯繫特朗普對香港的歷次重要講話。特朗普多次呼籲中方「要以人道方式解決香港問題」(包括9月24日在聯合國大會的演講)。他還曾說,「如果他(習近平)在香港使用暴力,將很難簽署(中美貿易)協議」。他還曾建議,「如果他(習近平)跟抗爭者坐下來聊15分鐘,我相信一切都會解決。我知道這不是他的行事風格,但我覺得不會是個壞主意。」

因此,特朗普這次表態,表面上是其一貫性地鼓勵習近平和平解決香港問題,潛台詞則是非常豐富的。這算是「特朗普式威懾」吧。中共之前已吃過幾次彈子了。

如果再聯繫到美國參、眾兩院《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在即,可以說,香港現在已成為了撬動中美關係的敏感點了。

其二,香港局勢急劇惡化,港府港警升級暴力,已出現「人道主義災難」,香港成為「危局」。可以預計,隨著爆炸性局面的演進,中共最終出兵香港不是不可能之事。香港破局對習的衝擊,具有空前的迫切性和危險性。

港人眾志成城,中共的一切亂港、禍港的措施都暴露在全世界面前、青天白日之下。港人在堅守「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之外,更將矛頭直指中共。港人抗共,並由此激勵著台灣人抗共(以明年台灣大選為核心)、全體國人抗共(大陸早已是遍地乾柴)與全世界抗共(以中美貿易戰為前鋒)。中共按下香港這顆按鈕,陷身於全球抗共的汪洋大海之中。

在這種情形下,中共就其本性而言,絕不妥協,而是瘋狂地將自己和港府(傀儡)、港警(打手)捆綁在一起。這就是為甚麼10月1日林鄭去北京參拜後,10月5日就強硬施行《禁蒙面法》的原因所在。

就香港自身而言,現在唯一的重大變數是香港高等法院的判決。《禁蒙面法》5日開始實施,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向香港高等法院聲請臨時禁制令,要求暫緩這項法令的實施,並針對港府引用《緊急法》提出司法覆核。但6日中午,高等法院法官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只同意或於月底正式審理有關司法覆核申請。

「司法獨立」是香港最後一道防護壁壘。如果,這也在中共壓力下徹底淪陷,香港就要由現在的「危局」變成「死局」了。當然,這個「死局」之「死」,並非真的死亡,而是置之死地而後生之死。

一百多年前,香港是辛亥革命最重要的海外基地;30年前,在坦克碾軋天安門學生之後,香港成為大陸民主運動精神的守望地;22年前,在主權移交之後,香港成為中共國唯一的自由地;今天,遭受22年的壓搾與凌辱後,香港成為全球抗共的起爆點。港人以一種獨特的方式融入中華民族的共同命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帶動中華民族在烈火中涅磐重生。

中共對此仇恨萬分,以垂死之力,必欲除香港而後快。香港今日之處境,較之冷戰期間東西方兩大陣營交鋒的最前沿——柏林,更加危險。

雖然,和平解決香港問題是習近平的利益所在,但在目前情形下,習遭中共體制劫持,進退失據、動輒得咎,不僅難挽香港危局(可參見筆者《習近平為何難挽香港危局?》一文),而且香港問題成了習的死穴、反習勢力的利器。前中共總理朱鎔基曾說,「如果香港在我們手裏搞砸了,我們就是民族罪人」。

將要召開的四中全會的騰騰殺氣,已隱隱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