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使用手機的比例和頻度都越來越高。(AFP)
老年人使用手機的比例和頻度都越來越高。(AFP)

剛開始,Robert Zorowitz醫生覺得他83歲的老母親有些搞不清楚電腦的事情,如忘記登錄密碼,諸如此類,她會打電話過來說,電腦程序停止工作等等。但一段時間後,Zorowitz意識到老媽——一個高智商的女子,對科技問題曾經相當老練——已顯露出腦癡呆的早期症狀。 林達綜合報道

許多家庭也有越來越多的同類擔憂,家中老人變得依靠電腦和手機,但隨著智力衰退,這些設備變得不好使用並引發一系列問題。Zorowitz醫生表示:「是否阻止這些老年人登錄其網上銀行帳號等,可能會陷入類似是否拿走其汽車鑰匙那樣的道德困境。」

據皮尤研究中心的資料,2019年,65歲以上者,有73%的人使用互聯網,高於2010年的43%。2017年,42%的老年人擁有智能手機,高於2013年的18%。

一些醫生已經適應了這種新情況。在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醫學助理教授Halima Amjad博士現在問老年患者,他們是否使用電腦或智能手機,並且遇到諸如忘記密碼等麻煩。「如果某人使用技術的方式發生了顯著變化,我們將對其認知能力做更深入的評估。」

認知困難者的手機上 不要安裝超過10個程序

芝加哥拉什大學阿爾茨海默氏病中心,神經學家Neelum Aggarwal博士發現,老年人在提出技術問題時,不承認其記憶力出了問題,而是說:「我就是搞不懂我的手機,或我想啟動一個電腦程序,可到現在也沒有搞定。」

如果此人以前使用數碼設備時很順暢,Aggarwal 將嘗試識別其根本性的問題。她建議刪除手機和電腦上的程式,讓手機上的應用程序最多不要超過10個。

費城賓夕法尼亞醫學院神經內科的工作人員Cynthia Clyburn說,當安全成為一個問題時——比如,對於一個老年癡呆症患者,騙子通過電子郵件行騙,家庭成員應該告訴當事人,不要給出有關資金的訊息。

如果這不起作用,請嘗試創建共用的銀行帳號登錄信息,由你來看護好父母的錢。但要有合法的手續,應以書面形式寫下來相當於合同書,否則就是違法的。

在母親的許可下,Zorowitz的兄弟安裝了GoToMyPC,該程序允許其遙控打理她的電腦。

最終,Selma Zorowitz對電腦失去了興趣,因其進一步陷入癡呆症,在療養院度過了其餘生,並於2014年去世,享年87歲。

南加州大學精神病學和神經學教授LonSchneider博士說,患有阿爾茨海默氏症的老年人在忘記如何使用數碼設備時,通常會遠離它。

安全威脅網絡上的誘惑

而患有前額癡呆症(FTD)會影響一個人的判斷、自我意識和評估風險的能力,這就更危險了。

Sally Balch Hurme的丈夫,Arthur,75歲,於2015年診斷出患有FTD。每天,這位律師兼作家都在充滿威脅的數碼世界中力圖自保。

數以百計的電子郵件湧入Arthur的手機,從電話銷售員與難以抗拒的報價,到Facebook帳戶上來自外國的「朋友」,全是陌生人。他不知道他們是誰。有些人甚至拿著槍,非常可怕。

還有亞馬遜,一個永無止境的購物誘惑來源。最近,Arthur訂購了四個袖珍翻譯器,幾只手錶和大量的楓糖糖果,價值1,000美元。雖然可以退貨,但Hurme並不總是知道他是從哪裏買來的。

她採取了哪些措施來管理這種局面?在Arthur的許可下,她把向他發電郵的帳戶屏蔽,並從他Facebook帳戶中刪除好友。在他的手機上,安裝了一個「家長監護」應用程式,禁止其在午夜至凌晨6點之間使用,而這是他上線最頻時。電視上還有一個「家長監護」設置,以防止其訪問「成人」頻道。

替代信用卡,Hurme給他一張「儲值卡」——金額有限。她管理家庭財政,讓他無法訪問夫婦合用的網上銀行帳戶。並通知信貸局不要以Arthur的名義開設任何帳戶。

她說,如果有法子的話,她就會扔掉Arthur的智能手機——他主要的通訊方式。(他已停止使用電腦)但是,我對保持其尊嚴非常敏感,儘量讓他獨立自主。儘管存在各種風險,手機是他與世界的聯繫,我無法從他身上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