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雲南昆明惡霸孫小果,涉嫌強姦、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一案再審開庭。孫小果及其繼父、母親等19名涉案公職人員和關係人被起訴。大批網民對官方的調查結果表示質疑。

中共喉舌新華社報道,14日,雲南省高級法院再審孫小果一案,對不涉及個人私隱的尋釁滋事罪公開審理;對涉及個人私隱的強姦罪、故意傷害罪及強制侮辱婦女罪不公開審理。兩名證人做了遠程影片作證,一名鑑定人出庭作證。

該案原由昆明市中級法院1998年判處孫小果死刑,後經雲南省高級法院二審改判死緩、再審改判有期徒刑20年。孫小果實際服刑12年5個月後出獄。2019年7月18日,該案件啟動再審。

報道未披露案情任何細節,只稱,雲南檢察院已對孫小果出獄後的涉黑犯罪提起公訴,其繼父、母親等19名涉案公職人員和關係人被移送審查起訴。該案擇期宣判。

19名涉案公職人員和關係人包括:雲南省司法廳前巡視員羅正雲,雲南省高級法院審判委員會前專職委員梁子安、田波,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前副巡視員劉思源、前副局長朱旭,雲南省公安廳刑事偵查總隊前副總隊長楊勁松,昆明市官渡區人民政府前副區長、公安分局前局長李進,官渡區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前所長鄭雲晉,昆明市中級法院刑二庭前副庭長陳超,以及孫小果繼父李橋忠、母親孫鶴予,四川王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德彬,昆明玉相隨珠寶有限公司總經理孫馮雲13人,分別以涉嫌徇私枉法罪、濫用職權罪、徇私舞弊減刑罪、行賄罪、受賄罪等罪名被審查起訴;

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安全環保處前處長王開貴,雲南省第一監獄前督查專員貝虎躍、指揮中心前監控警察周忠平,雲南省第二監獄十九監區前監區長文智深、監獄醫院前管教幹部沈鯤,官渡監獄前副政委楊松6人,被以涉嫌徇私舞弊減刑罪審查起訴。

目前,上述19人已被逮捕。

網民質疑調查的可信度

網民對此案目前調查狀況紛紛表示質疑:「一個普通警察和一個科局長能驅使得動這樣多的廳級官員去辦如此危險的事?!」

「怎麼都是副職,那正職難道就沒有責任嗎?」

「我感覺十分迷惑的是孫小果哪來那麼大能量能讓這麼多司法界的人為其馬首是瞻???」

「這是要大事化小的節奏啊。19人就能玩轉孫小果這種事?這絕對是奇蹟。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這些被處理的雲南初中級官員敢冒丟官為孫小果把死刑一次又一次地改刑直到放出來,值當嗎,他父母畢竟只是個基層領導普通警察,比他父母官都大的要冒這個風險,不是上面有比他們更大的官員說情,他們會違法做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事?這個人是誰?不是更該請出來的?」

「給你500萬你不一定能找得到這麼多的廳級官員,箇中原因⋯⋯」

「看著你們演唄,總得想個說法把這個事給圓起來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跟說著玩似的,那些被害人的苦苦等了那麼多年,只能繼續看著這個畜牲逍遙法外繼續作惡。」

案情回顧

1998年2月18日,孫小果因強姦、侮辱多位女性,其中包括數位未成年女性,並有當眾強姦情節,以及犯有故意傷害、強姦罪等罪名,被昆明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刑。後來孫又上訴,但雲南省高院終審判處死刑。

孫小果等人迫害張某某等人的事件,曾被《南方周末》報道。可是,因此,該報道記者遭到孫小果父母的威脅:「你一個南方周末的小記者算甚麼,我一月之內讓你進監獄!」

然而,孫小果未死。網傳,雲南省高院於1999年3月9日,改判孫小果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又於2001年9月改判為18年6個月。

自由亞洲電台曾報道,雲南省政法系統一位匿名人士透露,孫小果實際只在監獄裏待了4年。2010年,孫小果就已經以「李林宸」的名義在獄外活動,被稱為「大李總」。甚至,昆明一度流傳「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的說法。2015年,「李林宸」改回原名孫小果,並在社交平台上高調起來。

直到2019年3月中旬,孫小果因一宗傷人案遭拘捕,意外發現此孫小果是曾經被判死刑的孫小果。

5月28日,中共雲南省掃黑辦公佈了孫小果父母等家庭情況,顯示孫小果的生父陳某係昆明市某單位職工,1996年因腦溢血中風癱瘓後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孫小果的母親孫鶴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警察;1992年與孫鶴予結婚的李橋忠,於1996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任副局長。

5月27日,中共最高檢發佈消息稱,昆明市盤龍區法院以敲詐勒索、詐騙、尋釁滋事罪名,對孫小果涉黑集團9名嫌疑人中,正式批捕8人,另1人獲釋。同一天,雲南網引述昆明市盤龍區檢察院報道了上述消息。隨後央視網、新華社、環球時報等中共喉舌及官媒紛紛轉載,標題上,都明確寫著「孫小果」。

可是很快,當天下午,央視網便發出道歉,稱孫某某並非孫小果,該消息是未經仔細核實,造成信息失實。其它媒體也紛紛轉載此道歉。昆明盤龍區檢察院澄清說孫某某並非孫小果,就是同姓而已。而雲南網、最高檢均刪除此前報道,並未給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