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三(10月9日),警方證實於9月22日在油塘對開海面發現的一具全裸浮屍為15歲女童陳彥霖。警方稱陳的死因還沒能確認,但無可疑。香港社會強烈質疑警方對案件無可疑的解釋。有分析指,這是中共「溫水煮蛙」的手法,有意給港人看到的,起到恐嚇作用。

據悉,陳彥霖常常「發夢」,經常參與逆權運動。她生前曾經是一名游泳健將。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於10月11日的警方記者會上交代陳彥霖死因時表示,已經對屍體進行解剖,屍體沒有表面或可疑傷痕,也沒有被性侵的跡象。解剖未能即時確認死因,驗屍官表示,死因有待確定。

據江永祥說,警方從學校閉路電視看到,陳的行為有可疑,稱陳在9月19日晚,將個人財物放在校園內,再赤腳走向往海濱公園方向,警方認為,情況無可疑,因此公佈陳彥霖死因無可疑。

陳彥霖的死震驚整個香港社會,不少的分析和市民意見都認為警察的說法有可疑;包括陳彥霖有對朋友表示過要重新開始,而接觸過她的社工也形容陳彥霖是位開朗的女孩,不像是準備要自殺的人。

有分析指,陳彥霖是游泳健將,非常熟悉水性,本能反應很難以跳海方式自殺。也有分析說,警方最好公開學校的CCTV。

警方指,驗屍官表示,陳彥霖死因有待確定,然而,陳彥霖的屍體已經於10月10日火化,如此快速把屍體火化也是現時社會上提出的疑點之一。

杜汶澤在其臉書內發表一篇名為「 致全港 29268 名警務人員 」的發文中寫道,「如閣下真誠地相信,一名女子深諳水性,全裸死於海中而沒有可疑,並在屍首發現後不尋常地迅速火化的話,那就是在侮辱你們的智慧及專業知識。我個人並不相信。」

杜汶澤(大紀元資料庫)
杜汶澤(大紀元資料庫)

杜汶澤又說,如果對案件有懷疑但默不作聲就「等於是幫兇」,「她只有15歲。不要再自欺欺人,幻想自己是無辜的。報應不爽,沒有一個人因為擁有特權而能夠逃過」。

警察公佈的死因不可信

有認識陳彥霖的市民在接受本報採訪時,對陳彥霖裸身溺死提出一連串的疑問,希望盡快查出真相。

10月12日晚一對男女來到太子站祭祀在「反送中」運動中,不明下落的義士。女士表示,近期發生很多可疑的事件。她說:「近期一名15歲的女孩裸身在海裏被發現,她是一個有能力從五米高處跳水然後游上岸的游泳好手,現在你跟我說她是溺水死亡,誰會相信?」

女士續向本報記者說:「她是我的一個朋友,19日消失了,怎麽也找不到,現在說她死了,這不能接受。」她又說,其實身邊的幾個朋友一個星期以前已經知道她死了,而且家人也知道,但是好像是被人封口,不說話。「我印象中她的媽媽是一個藍絲,總之不是站在我們立場考慮問題的。我不會指責她,但是她是你的女兒,你要想清楚。不管怎樣她都是你的女兒,是有血肉的。」

男子說:「最離奇的是(公佈)發現屍體的第二天就火化了,(警察)說沒有性侵痕跡,沒有虐打痕跡,死因無可疑,這麽快就火化。連家屬都不知就火化了,整件事情發生的太快了,好像也沒有上死因庭?」

近期自殺案例多得離奇

男士表示近期發生了幾件匪夷所思的事,他說,一位手足屍體被發現時突然斷了腳,但是沒有血,覺得是「被跳樓」。

女士又表示,9月2日以後發生的這些案例在10年中來看,一年也不會發生這麽多,其實9月之前都有一些事情發生,但是她沒有太留意。自從831之後大家才開始真正懷疑那些跳樓自殺是「被自殺」。

關於陳彥霖之死,網絡主持人傑斯說,「可能很多香港人對警察的解釋,繼續是存有很多疑點,我只可以簡單說,無論是陳彥霖之前的浮屍或跳樓事件,其實香港政府或黑警他們是有責任,去解釋清楚說服香港人去相信,這些是自殺或自然死亡。」

傑斯(王文君/大紀元)
傑斯(王文君/大紀元)

他說,警察到今天,很可惜4個月,都說服不了香港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判斷包括陳彥霖,還有這樣的手法,香港人會覺得很荒謬,例如舉陳彥霖這個例子你試將它放回大陸,放回大陸你就覺得不荒謬,今日所以很多香港人的憂慮是香港好似變成大陸了,例如這個極速火化,極速去出一張火化紙,一般香港人都會知道,如果你家人有試過,有死於非命,touchwood這樣的經驗,有死於非命或者驗屍,驗完屍你再去火化,至少都3個多星期啦。」

進入「 私了 」年代

他指出,警察已經說,還未有找到死因的確定,為何這麼快去做火化?「當然我們不知道點解,陳彥霖家人沒有出聲,或沒有要求死因研判,但是所有整個過程給我們見到我們會想到大陸,這是香港人最憂慮的地方。如果再繼續這個情況他是逼香港人,是進入一個『私了』的年代,這個『私了』不是講甚麼暴力不暴力,是好可悲地好像今天14億的中國人在大陸住,大部份人你問他有事發生他會不會找公安,解決得到可以『私了』的是不會找公安,我們香港今日就變成這樣的地方。這是一個可悲。」

他說,市民迫不了政府做甚麼,政府和市民已經失去信任度,他希望民間繼續、不要放棄不要放下,「不相信之餘,我們要自己在『私了』的日子裏,我們自己要去尋找真相,我們沒有可能放低,希望有一天,很快有一些個案水落石出,可以找到真相出來,那香港政府和香港的『黑警』就玩完。」

傑斯希望跟年青人說,「今日在這個地方(香港)的銀髮族和廢老我們一定和他站在一起,如果有一天見好,我們就去收,我們會一齊,我們不會令他們孤軍作戰,無論怎樣都好,核爆也不割蓆,今日只有一個敵人,那個敵人就是香港政府、就是共產黨,他們(年輕人)放心去做,做甚麼我們都理解。」

有良知 有常識都會質疑

對於陳彥霖的死,前國泰港龍工會主席施安娜說,香港市民的心都很沈痛,陳本身是一個游泳健將,而屍體發現時又是全裸,警方卻說無可疑,「一個正常有良知、有常識的人,都會知道這樣的疑點,沒有可能沒疑點,而她的屍體又那麼快就火化,全世界都會看到這樣的處理手法非常有問題,當警察自己想迅速處理屍體時,不是遵循一般大眾所認知的,慢慢調查她的死因,公佈死因裁判庭所公佈的資料,然後去火化,而且沒有她的家人出來講這件事,有雪亮的眼睛都會知道,她的死因真的需要大家去關注。我們一定不會放棄,我們一定要堅持,警察一定要給我們一個好好的交代給全香港人,香港人都是跟她同行的。」

施安娜(王文君/大紀元)
施安娜(王文君/大紀元)

她說,這幾個月都看到警察濫暴的情況。她舉例,上個星期一家人,兩夫婦和小朋友在街上踩單車都會被人控告非法集會,立了「禁蒙面法」對市民是一個困擾,「警察都要給教育處、給幼兒園施加壓力不給帶口罩,整個香港給他們搞到亂龍,我們建議小朋友為了保護自己要帶口罩,在學校傳染病高危的地方竟然不給戴口罩,你就知道現在是是非黑白顛倒的很厲害,所有的事就是為了遷就警察,遷就這個政府;不是保障香港市民的健康和權益。」

高調捉人是警告市民

她指出,近期警方作出很多不合理的拘捕行為,「請問一家人在街上走都需要被拘捕,三個朋友一起去紅磡,都會拘捕,沒有做過挑釁的動作,沒戴口罩,為甚麼警察就懷疑他們?還去打他們,去拉他們,根本就是警察高調去拘捕人,是想給壓力和警告所有香港市民,警察的權力是無限大的,我們需要去譴責警務處長,他竟然可以有權力這樣,拘捕不要緊,但不可以這樣使用暴力,去打手無寸鐵的市民,他們身上是沒有武器的,為甚麼警察的權力是這樣的?」

她續說,造成社會的撕裂,是政府和警察,「一直是這樣,大家有眼看的,我們沒作任何的挑釁,沒任何暴力,暴力是自衛的時候,當警察無理拘捕我們的時候,打我們的時候,我們自衛都叫暴力?很多事我們需要警察交代,他們開記者會說的基本都是廢話,都是說示威者使用暴力,但就不說警察的暴力,就拿警察在元朗開車撞人來說,他只說示威者怎麼打警察,或破壞他的車,之前他開車撞示威者,他們就不交代,為甚麼這麼不公平?」

她說現是有一種無力感,但覺得香港人是不怕的,「我們知道我們做的沒錯,我們就會堅持繼續做。我們站出來,我們沒做錯,在街上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力站出來。我們每個人都有自由有這個權力去發聲,我們不需要怕被滅聲。」

中共有意讓港人看到

社交媒體平台「影像補完計劃」就陳彥霖的死因分析,一開始提到原台灣大學教授明居正在他的社交平台上一集「中共如何控制香港」的分析,認為按照中共的特性,陳彥霖的死是中共「溫水煮蛙」的招數,讓人不知不覺掉到圈套裏。該平台主持人說,運動以來,香港人隱約感到有人失蹤,有人「被自殺」,但沒看到甚麼證據,陳彥霖的死可能是中共有意讓香港人看到。

明居正在其社交平台「透視中國」分析說,中共說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意思是要在50年慢慢改變你,但最後一定會變。」至於是甚麼時候開始改變,明居正認為不可能是等到最後幾年才變,但對中共來說,是越早變越好。而現在就變到香港目前的情況,明居正也覺得比他預期的有點早。◇

【明居正對中共治下、 「一國兩制」的香港警察的分析】

中共是一黨專政,在香港它不能天天殺人,但它要讓你知道我會殺人,但我不是每次用軍隊殺人,用警察殺人都可以,殺人的刀掌握在我手上,它們叫刀把子,有刀把子在我手上你就不敢亂說亂做。

中共很早就滲透警隊並逐漸掌握警隊,警隊高層最好是黨員,不是黨員至少是黨友,不是黨友就是他有把柄讓我(中共)可以威脅到他,是他必須和我合作,或聽我的話。按這邏輯,警隊高層應該是這3類人的其中一種。而共產黨要求香港警隊從上到下必須接受中共的思想改造,必須接受洗腦。

所以警察曾經去過新疆受訓,而且還跟當地的公安一起出去打壓新疆人,讓他們練兵。受訓的目的不是為了維持治安,而是維穩。

中共令整個警隊公安化,這也解釋了為甚麼香港警察近期在處理香港的遊行、示威,他們打擊的手法和大陸的公安、幹警,甚至和武警的手法幾乎一模一樣。尤其經過雨傘運動,中共認為,和平演變在香港的可能性是非常高,所以對中共來說,在香港時時刻刻提高它的階級鬥爭警惕心是絕不會錯的,要面對階級鬥爭的複雜性,香港警隊變成了中共真正可以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