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周六(10月12日)香港民眾的抗爭活動後,周日(10月13日)港人再次發起全港18區「和勇一家遍地開花」和九龍區的「我想香港」活動,港人堅持不懈,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並增加反禁蒙面、反緊急法、反警暴等抗議綿延不絕。然而港府拒不回應民間訴求、管治癱瘓,令香港陷入動盪。

香港人越來越多關心身邊的人 看是否有需要幫助

10月13日,香港女孩Joyce(左)和W小姐(右)。(梁珍/大紀元)
10月13日,香港女孩Joyce(左)和W小姐(右)。(梁珍/大紀元)

「我想香港」願望紙鶴集氣大會,從下午4時起,在九龍區尖沙咀海濱公園進行。有兩名女孩很快就摺了十來個紙鶴。女孩W說:「想用和平一些的方法,自己能夠做的,出來做,祝福香港。就是想讓大家知道,現在香港人的抗爭,電腦上見到有很多所謂的暴力畫面,但其實很多香港人想以另外一種方法繼續抗爭,『和勇一家』。」

另一女孩Joyce說:「抗爭的這一邊有人死了,我們知道有人死了,所以希望摺紙鶴來祝福他們。」

最近出現15歲跳水女孩浮屍案,Joyce表示,「其實是很氣憤,我們不知道何時才可以幫她們伸冤。看新聞會看到(自己)哭。」

W則表示,覺得在這件事上其實有很多可疑的地方,我都不明白,為甚麼警察一口咬定,說這件事無可疑,跟著就匆匆在一天內火化了這女死者。

當被問及香港的前景時,Joyce說,很多人說,現在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假如我們更多人站出來,去抗爭,或者向著一個好的方向爭取更多,我相信我們香港可以好。但是,真要看一下,我們要用多長時間,才可以爭取到我們大家都想要的香港。」

但女孩W表示,「前景,我覺得依然很需要看政府,即林鄭月娥究竟想香港去到甚麼樣的地步。之前好像很和平的樣子,搞了一個對話會。」但是對話會後,她還是不理睬香港人的看法,或者其他專業人士的看法,比如律師的看法,還是要去推行《緊急法》,這使得情況更加混亂。「我覺得她真應該好好去思考一下,究竟她還有甚麼方法,可以去解決這些事,而不是一意孤行,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對於香港所面臨的可能是中共的直接打壓,Joyce坦誠地表示,自己「怕是會怕的,但我覺得不管怎樣,都要出來做些事。如果我們這一代不做的話,(香港)以後就會越來越變得像中國大陸那樣,你想講話就變成很危險的一件事。就是說,這些事是沒辦法怕的。或者聰明一些,先想好逃生路線」。她進一步解釋說,可以留意一下,其實有很多社交媒體都會說有哪些路,多看些地圖,多認一些路,到要撤退要回家的時候,不要去走一些比較危險的路。

W說:「就是當你要出來,假如你知道可能前面有警察,或者好像解放軍那樣。那就需要找到一個保護自己的方法。」

香港的抗爭已經感動了全球,而全球都非常關注香港。Joyce對此表示,很感謝全球這麼多人關注香港,還這麼支持香港的抗爭活動。「希望我們每一個香港人可以因為大家的關心,而有更多的力量,很感謝大家。」

「感謝大家。我們會繼續努力。雖然知道大家身在外地,做不到一些很能幫上忙的事,也希望大家盡一份力,幫助香港人,在面對中共這個非常極權的政權時,讓香港可以保存自己的民主、自由、人權。」W說。

最後Joyce說:「因為這個活動,實際上我專門去學了急救。希望現場突然有人需要幫助的時候,就知道如何去幫到別人。留意更多能幫助他人的方法。我覺得香港人都改變了很多,以前大家都很懶散,無論是對政治冷感,還是對其他人都很冷感,但是,經過這幾個月,香港人越來越關心身邊的人,看是否有需要幫助的。」

我始終都會站在香港自由民主那邊

10月13日,從事建築行業的楊先生。(梁珍/大紀元)
10月13日,從事建築行業的楊先生。(梁珍/大紀元)

「我也是『和理非』,想為香港盡一份力,參加一些活動。」從事建築行業的楊先生製作了連登豬,表達訴求,「因為網上有人召集今天摺連登最新的(摺紙)公仔,與香港人同行,一起守護香港,Fight for Freedom, Stand for Hong Kong(爭取自由,代表香港)。

楊先生表示,「要站出來對極權說『不』,越大打壓,我們會有越多的人站出來,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這麼想。」

林鄭為了討好中共宣佈了《禁蒙面法》。之前有200萬香港人出來,「我相信它們(中共)抓不了那麼多,我也相信(如果)我被抓,它們也告不了我甚麼。勇氣是來自自由、民主。」

在談到香港的前景時,楊先生坦白講,現在沒甚麼(信心)。現在政府完全讓步,完全順著中央極權推下來。「但是我們都要站出來,但是中國(中共)不會這麼容易讓步,它寧願犧牲700萬,都會保自己,因為香港失守,中國就會失守,他們都會這樣認為」。

如果放棄的話,他認為放棄就甚麼都沒有了,香港人做不到都移民的。

楊先生表示,未來要儘量多參與一些活動,因為躲在家裏就甚麼都做不了,但是站出來,多幾個人站出來,就會讓整件事有發展、有改變,都是未知的事,但「我始終都會站在香港自由民主那邊」。

「加油!香港人,加油!」

10月13日,尖沙咀海濱花園「我想香港願望紙鶴集氣大會」張女士和4歲的兒子。(梁珍/大紀元)
10月13日,尖沙咀海濱花園「我想香港願望紙鶴集氣大會」張女士和4歲的兒子。(梁珍/大紀元)

周日下午,張女士帶著4歲的兒子來到尖沙咀海濱公園與大家一起摺紙鶴。她說:「因為現在香港的情況我們都很憂慮,比如警察的權力也都過大,我們都很擔心我們香港這個地方日後會變成甚麼樣,這個小朋友,他也是這個社會未來的主人翁,我希望他能參與這個時刻。」

當被問到這四個多月覺得最難忘的事情時,張女士說,「我想當然是香港人走出來,林鄭這個特首,她不聽民意,一意孤行去實施這個《逃犯條例》。其實大家都是和平地表達自己的訴求,但是都得不到回應。

「其實我們儘量保持『和理非』,不想有一點暴力的事情發生,其實警察執法的權力是過大的,現在警察沒有委任證、沒有編號,這個我覺得是最大最大令香港人疑惑的。這個政府是否可以在這方面去想想呢?如果沒有警察出現,其實大家都很和平、很安全。」她說。

參加「我想香港」願望紙鶴集氣大會,張女士稱,其實紙鶴,「我覺得只是其中的一個媒介,讓我們抒發內心的情緒,我們摺紙鶴時,其實心是很痛的,好像沒有人知道怎樣可以想到一個方法讓我們香港變得更好,唯有是默默的做一些,紙鶴是否可以高飛呢?可否有自由呢?我想現在我們都是想找到一個出路。」

張女士還說:「我身邊很多朋友,有十個居八個,其實正在行動去移民了,但對我自己本人來說不會有這個考慮的。因為香港這個地方始終是我們生活的地方、從小到大住的地方。去第二個地方住,就是不想離開。」如果旅行一、兩天其實已經不習慣,何況你說要拋開所有香港現在有的東西去第二個地方,其實不容易,然而有很多人現在是這樣做,「這也是令我覺得很可悲的事。」

現在這一刻,其實希望是很暗淡的。因為這幾個月來,現在政府的表現,它(政府)依靠了警察,其實如果繼續下去,「我真的看不到將來的明朗前景。我想,現在這一刻我會覺得是比較悲觀的,除非政府會做些事去改變,或者聆聽、回應市民的訴求,在現在這一刻,我真是覺得特首沒有做過任何事情來回應我們。」她說。

在問到香港人抗爭或不放棄時,張女士肯定的回答,「我覺得香港人會堅持的,但是那種權力,用那麼大的權力去欺壓(香港人),我覺得未必可以持續下去,所以現在這一刻我覺得會比較悲觀的。」

如果需要國際的人道支援香港。她表示,「我想國際是要關注的,不過始終是要靠香港人團結、努力,國際關注是重要的,這裏始終都是我們的家,我們首先要關心自己。」

最後張女士4歲兒子說:「加油!香港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