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路透社》的報道說,蘋果公司10月9日稱,已經下架「全港抗爭即時地圖」App。

據我所知,這款軟件是蘋果公司在香港反送中之後推出並上架的,其主要用途是用來標示抗爭活動與警方的所在位置,可供抗爭者用於追蹤警察的動向。但上架不久,蘋果公司就將它下架了,理由是「內容涉及促進或鼓勵不合法活動」。蘋果公司之所以這麼幹,據分析多半是迫於中共的壓力。但之後,在外界的廣泛質疑下,10月4日,蘋果公司又同意將該軟件再次上架。

這立馬惹惱了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氣急敗壞的炮轟和威脅道:「商業的歸商業,政治的歸政治,沒人想把蘋果公司扯到香港正在發生的風波中。但現在人們已有合理想像,蘋果公司自己要跳進來,要把商業和政治乃至商業活動和違法行為攪在一起。這種不智、這樣魯莽,會給蘋果公司招致多大的風浪,蘋果公司需要深思。」「為暴徒『護航』,蘋果公司想清楚了嗎?」

結果話音剛落,蘋果公司便將「全港抗爭即時地圖」App再次下架,也就是再次向中共屈服。

中共十八大後,中南海的對外政策由以往的韜光養晦一變而為四處出擊,近年來中共甚至將其在國內搞的那套言論審查制度肆無忌憚延伸到了外企身上,誰敢不聽它的話,對其說三道四,它就威脅誰,封殺誰。《南方公園》、NBA火箭隊和蘋果公司的遭遇就是最近的例子。我相信,此類事件以後只會有增無減。毫不誇張的說,就像所有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中國人都面臨著在中共的高壓之下如何做人的選擇一樣,現在所有跟中國做生意的外國企業也都面臨著在中共的高壓之下如何做人的選擇——是選擇金錢還是選擇良知?是選擇向中共屈服還是對中共說不?這是一道擺在他們面前誰都逃避不了的選擇題。

這道題的難度可想而知。

誰都知道中國是當今世界最大的市場之一,對於企業而言,那裏有很多掙錢的機會。做生意的,誰不想掙錢呢,誰又會嫌掙錢多呢?但另一方面,中共又是當今世界最大的專制政權,它不僅一貫剝削和壓迫本國人民,而且正在把自己的那套專制極權模式推向全世界。誰要跟它做生意,誰就不能非議和批評它搞的這一套,誰就不能同情和支持它的反對者。如果你這麼幹了,在中共看來你就是在干涉中國的內政,就是在挑戰中國的國家主權,甚至是想顛覆它的政權。作為世界上最好面子的政黨,中共最求之不得的是你對它的所作所為公開表示支持,如果你做不到這點,最起碼你得對它幹的所有壞事保持沉默,就當沒發生過一樣。也就是,中共給所有想要跟它做生意的外國企業都設立了一條政治底線。這個底線是不容商量不能突破的,誰突破了中共就斷誰的財路。《南方公園》和NBA火箭隊遭封殺便是因為這個緣故。在這種情形下,選擇金錢,向中共屈服,就必須犧牲良知;選擇良知,對中共說不,就必須付出代價,甚至是很大的代價。換句話說,兩全之策是不存在的,騎牆是不可能的。難不難?當然難。

現實中,許多外國大公司為了保住自己的經濟利益,不惜拋棄良知,選擇了向中共投降。更有甚者,甚至助紂為虐,為中共推行專制極權充當工具。但也有人面對中共的淫威,選擇了堅守良知,絕不向中共屈服。如香港旗艦航空公司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總裁就選擇了辭職以抵抗北京要求辭退參與反送中活動的職員的要求。

今天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是一個正邪大決戰的時代,而中共就是當今世界最大的邪惡勢力。選擇金錢,向它屈服,就意味著跟邪惡站在一起,雖然獲得了暫時的眼前利益,但失掉的卻是長遠的未來;選擇良知,向中共說不,就意味著跟正義站在一起,失掉的可能是暫時的眼前利益,贏得的卻是長遠的未來。

究竟要哪個?請三思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