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2年開始,中共就強調「加強黨的領導」。在「十九大」(2017年)之前,習打著這種中共原教旨旗號,清洗江派勢力。但是2017年以後,習獲取大權後,這種做法越來越讓中國人和美國人反感。

習越來越多引用中共原教旨主義的話

10月1日,中共建政70周年大閱兵在嚴重的陰霾下舉行。當天,習近平發表了講話,他稱,「要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等。

9月3日,習近平在中央黨校一個培訓班開班儀式上要求官員「該鬥爭的就要鬥爭」。在新華社2,000多字的通稿中,習提到「鬥爭」這一詞多達58次。

像這種「鬥爭」、「堅持黨的領導」這些話,都是中共原教旨主義的內容。這些說法目前越來越多地出自於習近平之口。

這種跡象從中共「十八大」後就出現。剛開始的時候,習利用這些打擊政敵,清理腐敗分子,並擊破中共內部各個派系。隨著中共各派與習派勢力的此消彼長,「十九大」之後,習打著原教旨主義旗號,維護中共不倒台的意圖表露無遺。

為何習會走上這條路?這與近30年來中共內部的演變有關。

香港成曾慶紅勢力範圍 中共內部各「獨立王國」出現

上世紀90年代時期,在江澤民權力越來越大之後,開始實行「貪腐治國」,有港媒形容為「只要忠於江,再貪也平安」。江利用手中權力與中共各勢力集團整合後,形成了黨內最大的「上海幫」、「江派」。

「悶聲發大財」這句話是江澤民在2000年講的,之後成為當時中共官場的常態。「十八大」之前,大陸的央企和國企一直被江派權貴利益集團壟斷掌控,連香港都成了一個「獨立王國」。

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是中國的「石油幫幫主」,中海油是曾的發跡地。曾慶紅之子曾偉曾試圖通過魯能事件侵吞700億人民幣。前幾年,澳媒報道曾偉在澳購置千萬美元豪宅。

自2003年起,曾慶紅主管港澳事務多年,駐港機構均是曾慶紅的勢力範圍。香港也成江派大老虎們斂財及洗黑錢要地。

習近平在2007年成為政治局常委時,曾分管香港事務。香港政界流傳一個說法,習近平感到香港如「水潑不進」的鐵桶王國,在大陸利益集團、香港本地一些大財團,以及香港政界高層的三大勢力結合下,中央的意旨往往受到抵制,難以在港實行。

今年8月有海外媒體人披露,中共的港澳系統非常混亂,長期利益固化,習近平上台之後打亂軍隊人事,還進行各種錯亂的人事改變,但只有香港他動不了。而中共中央港澳協調工作小組的人事和運作方式,使香港這個「獨立王國」水潑不進,習近平無法插手。

其他江派家族也有明顯的勢力範圍。

近期,有海外人士曝光江澤民家族控制的國家資產至少有1萬億美元,洗白的資金達5,000億美元。江家一直掌控著大陸的電信業,江綿恆一度被稱為「電信大王」。

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曾經在石油系統工作32年,中石油及中石化是周永康父子的搖錢樹。此前路透社報道,北京當局從周永康家族那裏繳獲900億元人民幣的資產。

有消息稱,江派劉雲山家族在老巢內蒙掌控了相當多礦產資源的所有權,包括煤礦、鉬礦等等。

習打著原教旨旗號 打破中共內部利益格局

習近平上台後高調「反腐」,已有成千上萬的中共貪官落馬。同時,習在全面削奪江派在各個領域的權力、擊破各個「獨立王國」的時候,打的就是原教旨主義的旗號。

隨著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對江派貪官展開激烈攻勢,習近平多次在內部講話中引用毛澤東當年的話,批中共官場「宗派主義、山頭主義、團團夥伙、拉幫結派、圈子文化」等。

同時,習還通過推行諸如《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問責條例》、《紀律處分條例》、《巡視工作條例》等等,利用中共原教旨規則,收回權力。

習上台後,打掉了江澤民集團的「新四人幫」、「天津幫」、「上海幫」、廣東本土勢力、「四川幫」、「秘書幫」、「石油幫」、「政法幫」等等。同時,習還在清洗權貴集團在經濟方面的「獨立王國」。

2012年以來,與江綿恆有關的在中國聯通、中國移動的高管紛紛被查,中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高層頻繁換人。標誌性的事件是,江綿恆親信、中國聯通前董事長常小兵於2015年12月27日落馬。

「石油幫」也遭到清洗。據不完全統計,包括前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中石化前董事長蘇樹林等先後落馬。

近年來,習當局的清洗還觸及到了與江派有勾結的太子黨權貴集團的利益。

去年3月,中共官方宣佈接管安邦保險集團。安邦控制人、鄧小平孫女的女婿吳小暉被指多個權貴家族的「白手套」。吳小暉去年被判刑18年,沒收財產105億元人民幣。今年9月當局再追繳其752億元人民幣資產。

由於習舉著原教旨的旗號,江派在中共內部暫時對習的反腐運動無可奈何。

「十九大」成習掌權的分水嶺

「十九大」之前,外界對習普遍的看法是:習近平要反腐,所以必須集權,不然反腐會遇到阻力。甚至還有樂觀的說法認為,習最終會走上民主的道路,「不能看習說甚麼,要看他做甚麼。」

但「十九大」之後習的所作所為,不斷「左轉」,令傳聞不攻自破。在「加強黨的領導」的思路下,習當局仍在打著中共原教旨的思路做事,對中國社會從政治、經濟、言論等方面全面收緊。中共的觸角延伸到了社會的各個角落。

目前在經濟領域,規模大一些的企業都設立了黨支部,連外企也沒有倖免。在政治上,連公開批評今年「十一」閱兵的兩名網民,都遭到中共的拘留。

去年3月,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由於對中共期望徹底破滅,美國失去耐心,特朗普在同年發起與中共的貿易戰。

政、經兩界對中共失信心

9月10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以55歲的年齡退休。9天之後,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卸任騰訊徵信的法人一職。9月20日,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卸任聯想(天津)法人職務,並不再擔任公司董事。

巧合的是,隨著民企的知名人物一個個卸任,今年9月20日,中共杭州市委、市政府向阿里巴巴、浙江吉利控股集團、娃哈哈等100家重點企業派駐100名機關幹部作為「政府事務代表」,時間為一年。

中共此舉被認為是未來將對民企實施更多控制。

過去幾年,阿里巴巴一直在向中共表忠,但這次仍未能躲過。據公開資料,阿里巴巴已投入百億參與中共「扶貧」。2011年,馬雲以「維護國家金融信息安全」為由,把支付寶從阿里剝離了出來。馬雲甚至還說,「只要國家需要,隨時準備把支付寶獻給國家。」

今年6月,中共前總理朱鎔基的前秘書李劍閣在北京舉行的一論壇上發表演講,公開透露中共官員精神狀態有問題,基本上是不作為。

財新網曾援引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許耀桐的話稱,中共國務院通過督查、審計和監督的途徑,「要徹底解決這些不作為問題很難。」

朱鎔基的另一名秘書,前中共財政部部長、中共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近年來也曾多次批評中共政策,他在今年3月初的中共政協會議上,接受香港《南華早報》採訪時曾批「中國製造2025」,指自己「從一開始就反對這個計劃」,因為政府要對特定工業大量補貼。這個為了振興中國工業的藍圖,其實只會「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江浙私營企業主70%移民

近期,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於2014年在天和智囊學術沙龍上題為「江浙70%私營企業家都移民了」的發言稿又在網上熱傳。

周天勇在發言中說,「我們江浙這一帶的私營企業家70%多都移民了,自己移民,產業移出,資金轉走。很多是在國外投資超市,加油站,餐館,中國的錢出去投資這些和中國產業經濟一點關聯沒有,對中國增長一點作用沒有。」

「為甚麼天天講那些東西呢?你還是嫌錢走得不多嗎?……不能按照階級、私有化這些理念來處理問題,否則他就逃了,這種情況太多了。我們從經濟運行這一塊著急,我們研究經濟的人對這個事兒很著急,每一次理論爭論逃走一批資金。」周天勇批評說。

「加強黨的領導」思路用於香港 遭強烈反抗

習當局也嘗試將「加強黨的領導」思路用於香港,港府在6月強推《引渡條例》,結果遭到港人的強烈反抗。港人至今已經舉行了多次百萬人級的遊行示威。

目前,香港警民撕裂嚴重。10月4日,港府已經實行了《反蒙面法》。但是港人誓死抗爭的行為更為激烈。

雖然香港亂局不斷,北京當局仍在火上澆油。

9月12日,路透引述3名國企高層的消息報道,近期在深圳舉行的一個會議上,接近100個中國最大國企的高層出席會議。在會議上,國企承諾對香港主要行業做出更多的投資,包括房地產及旅遊。該次會議由中共國資委主辦。

其中一位知情人說,會議要求中國國企不僅要簡單地持有香港企業的股份,還要尋求控制港企,並在這些企業中擁有決策權。與會的國企高管知情人告訴路透社:「香港的商界精英顯然做得不夠。他們中的大多數都不是我們中的一員。」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從路透社的報道中可以看出,習當局仍試圖將中共原教旨主義加諸於香港。這種陸資企業控制港資企業的做法,就是「加強黨的領導」在經濟上的思路體現。

李林一認為,也許習當局要求港府強推《引渡條例》,包含了震懾曾慶紅在港勢力的初衷,含有內鬥的成份。但是從中也可以看到,「加強黨的領導」的思路,在香港和大陸都是多麼不得人心。只是在中共高壓控制下,人們不敢公開出聲反對。習出於維護自己權力的需要,硬撐著中共,但中共倒台的大勢並不是人力可以阻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