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學期間受娛樂圈的名、利、色誘惑,在課下之餘學習街舞,我和同伴組成的團隊多次在大學城才藝大賽中獲一等獎,隨之我成為當地電視台的一名MTV男演員。後來在湖南衛視的一次選秀活動中進入決賽,雖然最終沒有拿到獎,這次參賽卻促使我放下一切到北京學習歌舞方面的技巧。

患上抑鬱症

偶然間通過朋友認識了一位經

紀人,進入了其公司做組合練習生,

就是出道前的培訓。當時這個團隊請的是一個韓國的舞蹈老師,在他的嚴格要求下,我技巧上的缺點暴露無遺,那時的我又倔、又鑽牛角尖,和舞蹈老師的矛盾越來越大。

慢慢地,我患上了抑鬱症,但追求名利的心仍然在支撐著我。我閱讀了一些國外心理學家的書,嘗試讓自己靜下來,調整負面情緒。

五台山之行

後來,我去五台山旅遊,參加早上喇嘛的唸經。那時我連打坐都不知道,只是閉著眼睛聆聽,因為我感覺很舒服。

當喇嘛們準備轉移去外面火供時,我突然看見一位70多歲、穿灰色補丁僧袍的出家人磕大頭,朝拜廟裏的菩薩像。這讓我眼前一亮,上前問道:「您住哪裏啊?」出家人說:「山洞。」他並沒有看我。我

又問:「您的家人呢?」他仍然沒看我,輕輕地說了一句:「沒有。」

當時我的眼睛就紅了,我在大都市打拚,貪求那麼多,而眼前這位滿身補丁的僧人卻那麼安詳,我堅信這背後有奧祕存在。

我問:「您下一步去哪裏?」老人家說了一個很遠的地名,說是去朝聖。我問怎麼去?他說走路去。我心裏咯登一下,就把自己身上僅有的幾百塊錢給了他,自己留了一點。他還是沒看我,我硬塞給了他。

臨走前,喇嘛給了我一個小本子,讓我每日唸誦,都是文言文和一些咒語及佛的名號,這讓我覺得很新鮮。回去之後,我就當娛樂一樣地唸,唸著唸著,我發現每天都離不開,一難受就想唸。從那開始,我的抑鬱症慢慢消散了。

人生的重大變故

後來,公司的項目垮了,我成了無業遊民。家裏人當官,因為腐敗被巨額罰款,並被免去了官職,父母離了婚。這一系列的經歷彷彿讓我一夜之間嚐盡了人生百態,事業的大起大落,感情的背叛,兄弟因為名、利而遠離,人心的變動無常,家族的沒落,我當時只想死。

我試著在文字中找出路,嘗試了很多,觀察了很多,我發現好像每個人都在經歷這些,而我只不過在年紀輕輕時把人一生經歷提前經歷了而已,這讓我很詫異,這到底是為甚麼?

突然有一天,我想去尋找像那位出家人那樣安詳的精神力量,因為那個唸誦讓我體會到了一些微妙的變化。我不斷摸索,逐漸進入了西藏的經律論的學習。時間一長,就知道了神通之類的真實事件,證據確鑿,而科學根本解釋不了,這一切讓我深信不疑、非常嚮往。

尼泊爾之行

我看到一個視頻——美國的discovery紀錄片,說尼泊爾有一位少年六年禪定,不吃不喝。我看著、看著,眼淚噴湧而出,我決定去尼泊爾尋找這位聖者。

到達尼泊爾後,又走了一天的山路,才到達一個營地,得知聖者在原始森林的另外一個營地,而且除了法會公開期間不接受拜訪,但我可以在這個營地留下來。一直等到法會召開,我如願地見到了這位聖者。我留在營地幹活、做義工,又見到了幾次聖者,但我的簽證和費用,加上家裏的變故,我不能長期在這裏待下去。

我在山上悶了,因為世俗習氣 就下山去小鎮蹓躂,那裏有好一點 的餐館,還有wifi,這樣我可以和 家人聯繫,平時還可以上youtube。

找到真法大道

偶然有一次,我看到一個說活摘人體器官的標題,當時想是不是為了點擊率胡亂寫的啊,但我多年演員台前台下的表演經驗,一聽那位良心發現的武警的陳述,我就知道這個事情絕對是真的,那種情緒和語氣絕對不是表演。他的陳述刻骨銘心:一刀下去血直往外噴,最後還喊出一句:「法輪大法好!」當時我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那個被活摘器官的人還是個老師。

我看過密勒日巴佛修煉的故事,密勒日巴尊者在我的心中簡直就是英雄。沒想到在這個物慾縱橫的時代,還有人對上師的信念如此堅定!我一定要看看她修的大法是甚麼。我迅速在網上尋找有關法輪大法的內容,終於找到法輪大法網頁(www.falundafa.org),打開音頻,聽了李洪志大師講法第一講,我一下子汗毛都立起來了:我到底錯過了甚麼?再往下聽,我很多年的問題、疑惑,很多的不解,全部找到了答案……

回中國前,我照著李洪志師父的教功視頻,把法輪大法五套功法學會了,又把其他經文反覆地看。我現在一心修煉法輪大法。(文:李秋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