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蒙面法》為警隊濫權進一步開綠燈,英國ITV全國晚間新聞10月6日報道指,警察對和平的示威者亂放催淚彈又拳打腳踢,「過晒底線」。新聞未有提及的是,香港警察如果可以選擇的話,相信會像對健仔開槍的警員一樣,一槍把對方了結。反正一來所有警察已無編號記認,誰人開槍誰人濫暴完全無法追究。此所以新聞媒體的鏡頭所見,滿街警察只是存心挑釁巿民,然後肆意拘捕加以痛毆,所用手法根本是在消滅異己而再不是嚴謹執法;警察執法,笑話而已!

保安局局長力撐警隊需要蒙面,卸下面罩等同放棄特權,令人益發憤怒。觀乎現時警隊內已全無紀律可言,就是因為上級縱容,令警員執勤時為所欲為。繼監警會成員張華峰表示「警員隱藏編號可以無後顧之憂」後,保安局局長又一次包庇警隊的肆意妄為,甚至明言警隊不能沒有特權,香港又哪能不亂上加亂!前兩天有示威者將共用單車從高處擲下,引致有警員受傷,發言人循例譴責之外,並謂對有居民因警員受傷而歡呼感到心寒。所謂物有本末,事有終始,感到心寒者應該先問問前線警員在這幾個月來如何對待示威者、如何對待前線記者、以及如何對付毫無裝備只是路過的街坊,心中老早應該知道警隊所作所為已是人神共憤。早前國際特赦組織發表訪問超過20名被捕者、律師及醫護人員的調查報告,證實香港警察任意拘捕、扣留期間毒打及以酷刑對待被捕者,明顯違反《國際人權法》。一手將法紀摧毀的所謂紀律部隊,才是令香港人心寒的根本原因。警隊感到心寒,笑話而已!

有一則笑話是這樣的:「史太林出現在普京的夢裏,普京向他請教該如何治理國家。史太林說:『一、把那些要求民主的傢伙統統抓起來槍斃,二、把克里姆林宮的內部漆成藍色。』普京問:『為甚麼是藍色?』史太林說:『嗨,你這傢伙!我早就知道你對第一個建議不會有任何問題。』」殺人越貨的共產黨人,對人命的價值當然不會上心!林鄭作為共產黨在香港的代理人,巿民的傷亡當然不值一哂了!想不到這個半世紀前的鐵幕笑話,居然繞了半個地球在香港落戶,卻肯定無法令人開懷。

尤有甚者,據說在列寧和史太林統治期間,曾經關著一群因講政治笑話而被判監的「笑話犯」,這是歷史上最荒謬的事情之一。據蘇聯歷史學家羅伊梅德韋傑夫所言,一個監督委員會曾向他透露過一個數據,說此前因講笑話被捕的人數大約有20萬,直至1953年史太林死後,赫魯曉夫才釋放了這些「笑話犯」。

今日禁蒙面,明日禁上網,就不知會不會有一天,我們會因為這些政治笑話而淪為階下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