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引用《緊急法》啟動《禁蒙面法》,引發抗爭者更激烈的反彈。近日,有美媒採訪多位美國憲法專家,他們均對港府的做法感到吃驚,並揭露港府所啟動的《禁蒙面法》內藏魔鬼細節。

日前特首林鄭月娥引用香港殖民時期《緊急法》的授權,通過實施《禁蒙面法》,禁止抗爭者在公眾活動中佩戴蒙面物品,違者將被監禁1年或罰款25000港幣(約3,187美元),禁令10月5日零時開始生效。此惡法一出,引發更大民憤。

連續多日,大批抗爭者無畏刑責,戴上口罩或面罩誓死抗爭。遭到蒙面港警更為暴力的鎮壓,《禁蒙面法》實施至今,已有77人因蒙面被抓捕。

專家:若非秋後算帳 為何怕蒙面?

對於香港啟動啟動《禁蒙面法》,美國憲法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羅斯(Catherine Ross)表示十分震驚。

羅斯在喬治華盛頓大學(GWU)集中研究保障美國人民言論、集會、新聞自由等權利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

10月9日,一直留意香港事態發展的羅斯對自由亞洲說,「當我知道港府訂立《禁蒙面法》時,感到很震驚。」

她表示,任何關注公民自由的人,當知道政府元首頒佈緊急狀態,都會極為關注,因為通常情況下,都無充份事實支持,是用作剝奪人民權利,並會延伸此緊急法令至干預言論及集會等自由。

她說,《禁蒙面法》絕對損害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一個政府若非是要秋後算帳,為何會希望辨認抗爭者的身份?

羅斯解釋,美國的《第一修正案》中列明,政府不得基於內容或觀點禁止表達自由。縱使政府可制定合理的規則,但必須提供合理、公開的抗爭場地讓人自由表達。

香港《禁蒙面法》與美國有顯著不同

羅斯說,香港的《禁蒙面法》與美國有顯著的不同。美國的《禁蒙面法》,源於20世紀白人至上主義的三K黨(Ku Klux Klan)運動出現。

「美國人的表達自由受憲法和最高法院的裁決影響。由於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障,有類似禁蒙面規例的州份,禁令的條文往往是針對「正在犯罪的人士」,並非所有示威者」,她解釋說。

條文通常會列出「不能遮蓋面貌去犯案」。但人們可以上街戴口罩活動。而香港的《禁蒙面法》,適用於所有人,即港府把所有人都標籤為暴力抗爭者,這種做法在美國是不被允許的。

她說,香港抗爭者的數量之多、街頭運動的長久度,都令她十分敬佩。港人的訴求已清晰向全球展示,成立調查警民雙方衝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是理想的平息方案。

港府訂立《禁蒙面法》的必要性遭質疑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的薩爾茨堡(Stephen Saltzburg)教授,接受自由亞洲專訪時表示,香港無疑是進入了一個緊急的情況,每日的暴力事件,要尋求一個和平解決的方法已越來越困難。

薩爾茨堡曾任多項美國政府公職,包括當年伊朗與反對派調查的副獨立顧問,司法部長量刑委員會代表等。

這位曾任美國司法部刑事副檢控長的教授說,在美國,警察很少會蒙面執勤,但當警察逮捕極度危險犯罪份子時,如墨西哥大毒梟古茲曼(EL Chapo),他們才會蒙面,但警察的臉容和警章要被看見,令市民可以辨別警員身份,或向其作出投訴。

薩爾茨堡質疑港府啟動《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的必要性。

他說:在美國,警察會面對生命的威脅,因為公民有持槍權,有同等的火力,攻擊步槍等甚至可能超越警察的火力。但在中國,只有警察和軍人可以持槍,如果中共派兵進入香港,後果將會是屠城,香港民主告終。

薩爾茨堡強調,這個結局可能是中共所要,並非是港人所要的。

他說,美國也有《緊急法》,但美國有國會修訂和立新法來限制總統的權力。美國有一句說話「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當《緊急法》允許掌權者可以為所欲為時,就必然地走向獨裁。

港媒:《禁蒙面法》例一開 後患無窮

《蘋果》刊發評論說,港府引用《緊急法》啟動《禁蒙面法》,此例一開,後患無窮。此條例賦予特首權力不受制約,日後港府可自行推延區議會選舉、禁止網站和通訊軟件,以及延長拘押時間等,毋須經過立法會通過。

除蒙面惡法外,林鄭月娥8日召開記者會說,暫停動用《緊急法》頒佈其它法令,但如果局面變得太糟糕,不排除向北京當局請求干預,以結束已持續了近4個月的抗議活動。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直言,港府藉《緊急法》頒佈蒙面禁令,「將香港推向更加無法挽回的人權災難之中」。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也稱,有關法例條文規管的情況太過廣泛,不合理地限制市民的自由。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則預測,《禁蒙面法》所造成的悲劇,料比反送中慘烈10倍。

香港12所大學的學生會6日發表聲明,強力譴責中共和港府一手摧毀香港法治,宣告香港步入極權統治,港人為自由早已把生死置於度外,「不自由,毋寧死」。

港府啟動《禁止蒙面規例》屬先定立、後審議的附屬法例。這項已付諸實行的規例,要到16日立法會復會後才提交立法會審議。#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