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管局銀行監理部近日向銀行查詢香港目前局勢對資金流走等的影響,要求銀行發現異常情況就要向金管局匯報。

香港《蘋果日報》的消息說,金管局銀行監理部向銀行詢問香港局勢對資金流走及金融機構頭寸部署有何影響,該局又要求銀行一發現異常狀況,無論是分行或ATM提現、本身客戶資金調撥離開、市場整體資金安排有突變,這些都要「即時」匯報。

報道引述業界人士的評論表示,以往該局每年都向銀行進行最少一次有關市場流動性的廣泛監測查詢,但這次講明一有資金異常需「即時」匯報,查詢範圍亦較以往詳盡精細,反映當局金融防險已進入警界限。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楊宇霆就《禁蒙面法》的實施對香港經濟或資金流向的影響表示,外界應從更宏觀的角度分析,當前的關鍵是,香港局勢及社運若僵持下去,無論政府採取甚麼措施,「其他人是否仍然繼續相信本港具備競爭力,還是適合投資的地方?」

楊宇霆認為,香港目前的局勢如果再持續一段時間,對經濟及市場信心必構成嚴重打擊。

香港當局使用緊急狀態法發佈的《禁蒙面法》生效後,市場屢傳金管局將訂《提款法》限制每人每日提款金額。民眾5日排隊從ATM取款,導致ATM擠兌潮,部份自動提款機因此出現現鈔不足的情況。

雖然金管局兩次公開闢謠不會限制每人每日提款金額並稱沒出現明顯資金流出香港,但海外流亡人士郭文貴7日表示,香港每人每天只能提出6000元;也有業界人士透露,近兩個月一直有巨額資金和大量黃金從香港運出。國際投行高盛報告估算,香港9月份流往新加坡的資金在30億~40億美元。

香港評論人士季陶引述金融界人士的觀點說,香港政府用《緊急法》已令部份外商十分擔心:「香港國際金融中心、資金可以自由進出已變得不確定,因沒有人可以保證,港府一定不會用《緊急法》限制資金進出,這對香港甚至北京已造成打擊,而且打擊相當深遠。」該法令已經傷害了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經濟學者鞏勝利也認為,抗爭者和政府繼續對峙下去,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