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的一生福、祿、壽全,另一些人的一生卻是困苦不堪。是甚麼造成了這樣的差異?有道是:「昨天的你造就了今天的你,而今天的你正在造就著明天的你。」

書生侮神佛 折壽三十年

《太上感應篇感應選錄》中講了這麼一個故事:在古代,有個人叫祁天宗,自恃有點才華,狂妄自大,行為不端,尤其不信神佛,經常隨意謾罵。祁天宗曾在佛寺讀書,有一天下雨把柴淋濕了,他竟然讓書童將木雕的護法神像劈了用來燒飯。當天晚上,祁天宗在夢中見到一紅鬍鬚手執鞭子的神人叱責他:「因你前生勤勞,苦讀詩書,所以這世聰明有學問,如果去應考,可以連連及第,食祿萬石,享長壽。現在你狂妄自大,侮慢神靈,冥司已經記下了你的罪行,你應享有的福報已被削減一半,以後如不知悔改,必遭重罰,無須勞煩我來鞭打你。」祁天宗醒了後,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在人前誇耀說:「連神鬼都怕我啊!」

祁天宗的母親在家中供養著佛像,有一天趁母親睡著了,祁天宗偷偷將佛像燒毀了。母親看到後流著淚對他說:「你惡性不改,對你不抱甚麼希望了,但願你能生個兒子傳宗接代就好了。」

祁天宗四十多歲了,仍屢試不第,終日心智昏迷,貪戀酒色。有一天在睡夢中,祁天宗被陰吏鎖到了冥間治罪,在大殿上,冥王翻閱冊籍後告訴祁天宗:他本來應該二十九歲中舉人,三十歲成進士,官至二品,壽命七十八。但因少年時狂妄放蕩,因此削減壽命為五十四,官至五品。又因他四十歲以後,仍繼續作惡多端,為此天帝震怒,將他的福、祿、壽全部削減殆盡,並打入地獄,萬劫不許超生。祁天宗醒來後,將夢中所見告訴家人,自己大喊道:「後悔已經晚了!」隨後吐血而死。他遺留下的兩個兒子都長得像鬼似的,一個嘴歪斜眼、一個瘸腿斷臂。沒過幾年,祁家就衰敗無存了。

現實中的許多人真的像祁天宗這樣,有點小才華,卻自視甚高,甚麼都不放在眼裏,往往這樣的人大都一事無成。特別是犯了侮辱神佛這類的事,還不只是困苦終生,死後還要遭到地獄的刑罰,那就太不上算了。祁天宗就是這樣的一個例證,本應享受榮華富貴,卻因自己的狂妄被折壽。算算他折去的壽命當在三十年以上,豈不令人嘆息。

縣令護佛堂 延壽三十年

還有一則因保護佛堂而得延壽的故事記載在《太平廣記》裏,很發人深省。

說的是在唐朝開元十五年,皇帝下令讓天下所有村坊的佛堂,小的一律拆除,大的佛堂則全部關閉。許多不信佛的人都聞風而動,一些大的佛寺和佛像也被毀壞了。豫州新息縣縣令李虛,平常剛愎自用,脾氣暴躁,行事常常違背道義,又喜歡喝酒。這天他正喝得爛醉,州府的官文就送到了,要求他在三日內拆毀本縣境內的寺廟。李虛見此大怒,就對手下的官員下令:「在我的界內,如果有人膽敢拆毀佛堂的一律處死!」因此,新息縣境內的佛堂得以保全。

事後,他也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一年後,李虛病逝。家人將他裝入棺材,準備第二天下葬。晚上,他的家人圍著棺木哭泣,到深夜時就聽到棺木裏有敲打聲,家人打開一看,原來是李虛活過來了!之後,李虛就向家人講述他在地府所經歷的事情。

李虛說他到了閻王殿,閻王命差吏拿來李虛的善惡簿,一看惡簿記錄,罪行累累,就要對他動刑。李虛很害怕,連忙說:「去年皇帝降旨,要求各地拆毀佛堂、搗毀佛像,只有我管轄的地區沒有毀壞佛堂。不知這功德可否抵消罪業?」閻王大驚,命獄吏趕快拿福簿來查看。

獄吏拿來了福簿,上面記載善事極少,只有一張紙,唸道:「去年有聖旨下令拆毀佛堂,唯獨新息縣的佛堂得到保全。應折其一生的罪過,並延長壽命三十年,然後再投生人道。」差吏話音剛落,那厚厚的罪簿頓時燒得一乾二淨。閻王就把李虛放了回去,於是他就活了過來。

李虛保護佛堂的善舉,不僅抵銷了以前所做的壞事,還得以延壽三十年。世人當從中汲取正面的意義。

這兩則故事的主人公因對待神佛的不同言行,得到的結果也不同:一個折壽三十年,被打入地獄;一個延壽三十年,下世還能回來當人。有些人不相信神佛,可不相信神佛,神佛就不存在了嗎?犯下了侮辱神佛的大罪,遭到地獄的折磨只是遲早的事。而有的人即使在無意中保護了神佛,以及修煉神佛的人,他們就能得到神佛的保護。◇